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章 山里的故鄉

10.3

那是王響和李燕共同捐助的一所小學,鄉村的小學,也就是幾件寬大些的木瓦平房而已。地震之後,那所希望小學,不知道是不是垮了,也不知道小學的孩子們是否安全。王響有些記掛。

姐夫趙江水陪王響走了三、四里路去鄉里看那所希望小學。房子都倒塌了,沒有奇蹟。但萬幸的是,據說孩子們雖有幾個受傷,但沒有死亡,因為是一層的平房,孩子們在房屋倒塌前都及時跑出去了。受傷的孩子也是上山滾下來的石頭給砸的。

王響記得大約在兩年前,他們全家三口一起從美國回到鄉里為這所新希望小學開學剪彩。他和燕子還為是不是要帶兒子一起回來而爭論,因為那也是五月,美國的學校還沒有放假,兒子要來就得曠課。他認為兒子不能為了這點事而耽誤學習,但李燕堅持要帶兒子回來。她的理由是:兒子從小就生長在一個優越的環境,必須要讓他看看世界上更多的孩子是怎么生活的,讓他體會幫助別人的快樂。李燕說還說,兒子的人格成長往往要比學習上的一點進步要更重要。在兒子的問題上,做媽媽當然有更多的發言權。於是他們全家三口就一起來了。

那天,他們就站在那間現在已倒塌的學校房屋前,小學的孩子們排好了隊站在操平里。鄉領導說話,校長說話,然後是王響說話,熱熱鬧鬧……當時這些人說些什麼,包括他自己說些什麼,他都已經忘記了。大概也都不過是些場面上貫見的漂亮話而已,記不得也罷了。

此時闖進他腦海的,是在回家的路上和燕子的一席談話。

按慣例,希望小學可以由捐款人來選擇命字,很多的希望小學最後都會以捐款人的名字來命名,如王響希望小學。當時鄉里的領導問王響取什麼名字為好。他躊躇著,不確定是以自己和李燕來命名,還是以父母的名字命名。於是就問李燕的意見。

李燕開完笑說:沒想到你這人名譽心還這麼重?原來以為你只愛錢呢。

王響說:你就把你老公看得如此不堪嗎?我再喜歡名利也不至於在一所鄉村的希望小學的命名上斤斤計較。只不過是應應景,完成鄉里領導的任務罷了。

李燕說:其實名利都是過眼煙雲。就拿這所鄉村小學來說,不管用誰的名字,它能存在多長時間?人們又會記得多長時間?開始幾屆的學生可能會知道誰是捐款修建它的人,也許還沒等他們高中畢業,就忘記了。

這個道理王響也懂,他說的應該也是真心話,並不在乎一所鄉村的希望小學的命名。接著他也開玩笑地說:像咱們這種水平的人,怎麼樣也應該有志於'名留青史',至少也該混個'遺臭萬年'吧。

李燕悠悠地說:“'名留青史''遺臭萬年'又怎麼樣?你沒看過紅樓夢嗎?記得那首'好了歌'嗎?'世人都說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今何在?荒塚一堆草沒了!'”

王響說:哎,李燕,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虛無主義啊?他根本沒看過'紅樓夢',他對賺人眼淚的愛情小說沒有興趣。在中國古代的四大名著中,他只看過三國演義水滸的故事小人書,看原著太麻煩了。

李燕說:好,咱們不談虛無主義,來點你的強項,物理學。

這和物理學能扯上什麼關係?王響笑了起來。當年李燕在大學的物理學作業,大部分都是他幫著做的。他不敢自稱物理學家,但和李燕相比,物理學當然是他的強項。

李燕看了一眼王響,接著說:當年那門天體物理入門的課程,我們倆是一起選修的。你記得嗎?

王響得意地說:當然記得。期末考試我得了個'A',而你應該是'B'

李燕老實地說:其實,如果平時作業不是你幫我做的話,我的期末成績可能是'C'。但關鍵不在考試成績。

王響說:哦?那你認為關鍵在哪裡呢?

李燕接著說:你不會忘記天體物理的老師說過,我們的太陽有一天會變成'紅巨星',它的光芒和熱浪將急劇的擴展膨脹,會吞噬整個行星系統,包括地球,因此生命將不復存在……”

王響打斷她的話說:這是天體學的一點入門常識,無需上天體課就可以知道的。和盤托出你的底牌把。

李燕不緊不慢地說:既然地球、生命都會有一天不復存在,那'名留青史''遺臭萬年'就都沒有什麼意義了。

這次王響這個物理學的優等生,倒是讓李燕這個“60分萬歲的墊底生給繞進去了。他嘿嘿一笑,說:沒想到李燕當年物理作業總不肯好好做,最後物理倒學出境界了。

境界不是學出來了,是悟出來的。你們這些'學富五車'的學者不一定就一定有'境界',而我們這些沒學問的家庭婦女也可能有自己獨特的體會。佛家認為,心中有禪,就會處處有禪,家務事中可以見禪,物理學中也可以見禪。李燕抬起頭微笑地看著王響,充滿自信,這個物理高材生,也有被我作弄的時候?想到這裡,她甚至有幾分得意。

呵呵,沒想到我還娶了個哲學家做老婆。話談到這裡,王響的確有幾分佩服李燕了,真的不知道李燕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睿智了。他用手捏了捏燕子的臉,這個女人常常會帶給他一些驚喜。

他一直都把老婆當成一個弱者來保護,其實看來這個弱者是誰還說不定呢。好長時間,他們夫妻之間都沒有這種心靈的交流了。全因為那道陰影。

他很期望也很享受與李燕的心靈交流,但他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因為他知道,下面,李燕就會將談話的方向引到對他的秘密的追尋。而他什麼都不能說,又不願對妻子撒謊。他清楚李燕一直在試圖尋找他的秘密,但那不會有結果,他自信他的騙局做得很高明,即使是金融專業人員也無可奈何。但是他怕燕子,她雖然不一定了解這個騙局的技術始末,但可以洞察他的靈魂,這讓他無地自容。

於是他哈哈一笑結束談話,說:好吧,咱們聽哲學家的,這所希望小學的名字就叫'王家山希望小學。'”

兩年剛過,'王家山希望小學'就倒塌了。下一次,不管誰來捐助和修建這所小學,命名的遊戲還會再做一遍。歷史常常在轉圈圈,就像地球一樣。

這時,王響又想起了前幾天在北川中學的廢墟上遇到的楊老師說過的話:我記得你是個很聰明的學生,難得的聰明。但要有大智慧,還要修煉哦。

也許,我有的只是聰明,而李燕則更為智慧?然而一個人聰明如何?智慧又如何呢?

突然,他感到很思念妻子,應該說是離了婚的妻子。這一陣離婚的疾風驟雨不知道把她摧殘成什麼樣了。她現在能頂住嗎?

姐夫提醒他該回王家山了,要不然天黑之前就到不了家了。他轉過了身,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做夢吧?他使​​勁柔了柔眼睛,再定睛看了看。

沒有錯,李燕就站在不遠處。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