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章 山里的故鄉

10.2

姐夫,趙江水。王響喊著。

那個在大樓的廢墟上蹲著的漢子轉身回頭。王響,怎麼是你?!

姐夫趙江水對王響也是有恩之人。記得上大學第一次回家時,王響在北川縣汽車站剛下汽車,好幾個扛著扁擔的挑夫就衝了過來,他們要搶著為王響提行李,以掙得那點微薄的力氣錢。當沖在最前面、搶得最兇的那個人終於拿到他的行李時,那個蓋住他臉的草帽也隨之掉在地上。王響看見了姐夫的臉,他憨笑著說:原來是自家人。

王響知道,就是靠這根扁擔,姐夫為他一塊一塊地掙來了學費和伙食費。這麼多年過去了,姐夫還是靠他的扁擔在養活家人。而華爾街的那些人,包括他自己卻可以揮金如土。天理公平何在啊。

你在刨什麼?王響問姐夫。

是你侄女毛毛,她被埋在下邊了。趙江水平靜地說。他無淚,也不見悲傷。王響不知道為什麼,身處地震中心的人都變得無淚了。

王響心疼了一下,想起了那個長得很像姐姐小時候的女孩子,她難道也遇難了?可是地震已經過去十來天了,任何人生還的希望都變得非常十分渺茫。王響理解姐夫不願放棄的心情,但是得正視現實啊。

他問道說:姐夫,你知道姐姐他們怎麼樣嗎?爸媽又怎麼樣?

地震的時候,我在北川打工,毛毛在中學上學。我聽說毛毛沒有出來,就一直在這裡刨。你姐和你侄子,還有爸媽都在鄉里。我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王響知道毛毛生還的機會很小了,他需要將姐夫的情緒轉移開來,於是說:姐夫,我看我們還是趕快趕回鄉里去吧。他們也許還在等著我們救他們呢。這裡還有救援人員,萬一有活人,會有人救的。

一語驚醒夢中人,趙江水著急了:是啊,我們得趕快趕回去救他們,解放軍也許還沒來得及趕到這麼邊遠的地方呢。他拿起地下的扁擔就準備走。

王響說:姐夫,別著急。我們找幾個幫手。

於是趙江水找了幾個他的扁擔幫的哥們,王響找了幾個外地來的自願者,就背著那些王響帶來的東西,向鄉下出發了。他們走的是那條沿著北川河蜿蜒而上的山路,當年王響常常沿著這條山路和小伙伴們一路走一路快樂地擊著小石頭……

可是這是條通往王響故鄉和童年記憶的路,是他小時候和朋友們一路擊著小石頭上學的路,現在它被滑坡的山石堵住了。這次回鄉的路途異常艱難。

兩天后他們總算到達了王家山。可是,他們來得太晚了,幾乎整個山村都被滑坡的山石砸得稀爛。原本風景秀麗可以媲美旅遊景點的王家山,被震得支離破碎。上帝為什麼要毀掉自己的美麗杰作?

王響的父母在地震中雙亡,和鄉里許多其它地震中死去的人一起,被胡亂埋葬在村邊的一片亂墳崗。那是十分恐怖而又令人絕望的一幕景象,誰會希望自己死後會被如此草率地扔在這塊地方?人命太賤了。

王響的姐姐王華和她們的小兒子活下來了,一家人見面後抱頭痛哭,為死去的父母,為毛毛和其他親人,更為活著的人要面對的艱難生活。

只有回到了王家山,才會深切地感受到什麼是貧窮,地震讓貧窮更為赤裸,王響心底的那種對貧窮的恐懼又被喚醒了。這種恐懼一直都伴隨著他,是他奮發上進的動力,也是他不願接受失敗的理由。因為知道貧窮的滋味,他嚮往富貴,又憎恨富人的奢侈。他的靈魂在貧窮和富貴、恐懼和憎恨之間,沒能找到一個和諧的落腳點。

當年王響是鄉里很多年的第一個大學生,是全鄉人的驕傲。媽媽說他出生時哭得特別響,於是取名叫

鄉里人原來對王響媽的說法不以為然,以為她在吹牛,因為鄉里人認為哭得越響的孩子越有出息。直到他考上了大學,鄉民們才相信了王響媽的話,他一定​​哭得最響。他是鄉里百年一見的人才。

王響從小數次聽媽媽說過他出生的故事,小時候信以為真,等到長大了理解到那隻不過是又一個望子成龍的母親一廂情願的創作時,自命不凡的感覺已經深植於他的心中。

在這個窮困的鄉下,一個大學生是全家的驕傲,更是全家的沉重負擔。自從他上高中以後,家里人就沒吃過一頓肉,父母日曬雨淋地在山上勞作,所有的收穫都變成了一塊一塊的紙幣,積累成了王響的學費和生活費。姐姐早早地嫁了人,唯一的條件就是要丈夫一起支持弟弟上學,於是另一個農民的家庭又無聲地用他們的脊梁撐起了王響的理想。

等到王響功成名就之後,家里人從來沒什麼要求。王響把父母接到美國住了幾個月,但他們不習慣美國的生活,很快就吵著要回老家,回來後過著與從前一模一樣的日子,甘之如飴。姐姐和姐夫和當年的父母一樣,將全部精力都投在為子女賺學費上,他們希望孩子們將來也能像舅舅一樣有出息。

現在村里的房子都倒了,死了幾乎一半鄉民,他們有少數是房子砸死的,更多的是由於山崩的泥石砸死的。另外一半活著的鄉民們,在野地裡支起幾口鍋,每天從菜地和山林裡弄了些東西煮一煮充飢,晚上就用從倒塌的廢墟里拉出來的棉被裹著過夜。政府雖然已經空投了不少救濟食物和藥品,但這次地震受災的面積太大了,政府的主力救援隊伍一時還顧不上這麼邊遠的山里。

王響將帶來的食品分發給鄉親們,他知道這只不過是杯水車薪。但鄉親們看王響能在這個時候回鄉和大家共患難就很感激,說:王響家的先人積德了,出個這麼好的子孫。然後就不再言語。

記得兩年前回鄉的時候,鄉親們熱情地圍著圍著他問長問短,不斷打聽國內外的新鮮事,大人們揪著孩子們的耳朵要他們向響叔學習,好好唸書,長大好有出息。然而現在困擾鄉親們的問題只有一個:怎麼活下​​去?

在基本生存和華麗的理想之間,人們都會毫不猶豫地讓生存優先。

數年來,王響一直忙於自己的事業,對老家關心很少。能數得上的僅僅是為家裡翻修房子出了一點錢,為姐姐的孩子付了點學費而已。

當然,王家山不會忘記,王響兩年前捐助給鄉里那所希望小學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