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俄羅斯為何變臉拋棄卡扎菲

蒯轍元

總統梅德韋傑夫要求卡扎菲下台,與普京唱反調,除了國家戰略利益,還有競選連任的考量。

在法國多維爾八國集團(G8)峰會上,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首度明確表態,要求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卡達菲、格達費)下台,並將參與調停利比亞衝突。舉世皆知,此前俄羅斯一直指責美國北約空襲利比亞逾越了聯合國一九七三號決議,反對北約武力干預利比亞內政,並強烈呼籲和敦促盡快結束利比亞戰爭。俄羅斯總理普京更為激進,他堅決反對美國北約對利比亞進行軍事打擊,並將其比作「歐洲中世紀十字軍東征」。儘管梅德韋傑夫對普京的這一比喻表示不同意,「不可接受」,但仍然反對訴諸武力解決利比亞問題,主張通過政治談判,和平解決。然而,在此次G8峰會上,俄羅斯為何突然變臉,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向呢?為何梅德韋傑夫毅然決然站到美國北約一邊要求卡扎菲下台呢?顯然,這堶惇J有俄羅斯國家的實用主義外交考量,也有梅德韋傑夫個人的機會主義政治盤算。

現在看來,卡扎菲政權的終結是大勢所趨,儘管在其國內尚未到人心所向的地步。要求卡扎菲下台,或炸死、獵殺卡扎菲,摧毀卡扎菲政權,是美國和北約的既定方針,而且迫不及待地達致這一目標,也成為其不容延誤的戰略任務。對處於嚴重債務危機和財務危機的歐美來說,盡快結束這場勞民傷財的戰爭,分享在利比亞的經濟和政治利益,也成為焦急的美國和北約刻不容緩的戰略訴求。正是意識到這種已無法逆轉或改變的大趨勢和大結局,如果還不及時站在美國和北約一邊,俄羅斯在利比亞的利益,甚至在北非和中東的利益,都會受到美國和北約的排擠和吞食。為了在後卡扎菲時代保住和謀取俄羅斯的國家利益,俄國選擇在這次峰會上向美國和北約做出戰略性妥協和政策轉變,似乎也就順理成章了。

當然,俄羅斯此次大變臉也並非僅僅是俄羅斯單方面的外交行動,而是同美國和北約或說同G8中的G7有重大政治交易或者說利益交換的結果。據說,美國總統奧巴馬在這次峰會上已向梅德韋傑夫作出承諾:將在反導問題上做出讓步,將促進俄羅斯加入世貿組織(WTO),自然也不會排斥俄在利比亞的重大利益。而法國總統薩科齊則為俄購買法國「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問題掃清障礙。

再者,俄羅斯進入新世紀以來,其國力、軍力、國際影響力都在急速下降,尤其相對於中國的崛起而言,更顯現出俄國在國際政治、地緣政治上的失落。此次抓住機會與美國和北約為伍,不啻是一次重大的戰略選擇,既為了保護和謀求在利比亞的重大經濟利益和政治影響力,又力圖避免在北非中東地區被邊緣化,並欲再度挽回俄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恢復在該地區作為世界大國存在的地緣政治地位。

其三,俄羅斯這次突然變臉,還有針對中國崛起的戰略計算。原本在利比亞、北非中東問題上,中俄兩國的政治立場是協調一致的,此次俄羅斯大變臉也旨在同中國拉開距離,更為配合近期實施對華政策的新調整需要。俄羅斯已經或開始在中亞、印度、日本、韓國等地區,進行針對中國崛起的戰略調整。俄羅斯儘管是領土橫跨歐亞大陸的世界大國,但從歷史、文化、地緣、人種淵源而論,主要還是屬於歐洲國家。歷史上作為西方列強中的大國——沙俄帝國,對中國侵略佔領時間之長、掠奪利益之巨、侵吞中國領土面積之大等方面,在西方列強中無出其右者。所有這些歷史淵源都使得俄羅斯從民族心理到國家政策上都同西方國家一樣,害怕中國崛起,並視中國崛起為威脅,因而在牽制、遏制中國上,俄羅斯同西方列強有共同意識和利益。儘管中俄關係現已是歷史上最好的關係,但俄羅斯仍然在為牽制中國而進行戰略調整。首先,在軍事上拒絕向中國出售先進武器的同時,卻同印度共同開發和出讓第五代隱形戰機T50;另一方面,又在經貿上毀約,把原本與中方共同開發的石油項目轉而與日本共同開發,並在向中國輸油輸氣問題上製造障礙,影響經貿合作。因此,中國應對俄羅斯在此次峰會上的外交大轉向進行認真的戰略評估,做出相應的戰略應對。

俄羅斯此次大變臉,除了國家利益、北非中東和全球戰略的考量外,還有俄羅斯國內政治和梅德韋傑夫個人政治利益的需要。為競選下屆總統,梅德韋傑夫同普京已從暗中較勁發展到公開較量。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是國內政治的延續,外交政策的變化是國內政治變化的反應。這次梅德韋傑夫選擇投入美國和北約的懷抱,顯然是出於欲競選連任的政治需要,他需要美國北約的支持,需要外交上的突破性表現為他在國內的競選加分。顯然,這是梅德韋傑夫精心的政治策劃:抓住普京在對美國和北約秉持強硬態度的時機,出其不意地大轉向,在國際政治上置普京於被動地位;把原本同普京在對外政策上的策略分歧,轉換成在維護國家戰略利益上的政治對立;從而趁機從中漁利,圖謀在選戰中戰勝普京。

事實上,梅德韋傑夫有些自不量力,畢竟現時俄羅斯的國際影響力有限,利比亞已明確表態拒絕俄的調停,只接受非盟的調停。至於俄羅斯的國家政治利益和梅德韋傑夫的個人政治利益,在如此充滿變數的國際國內政局變幻中能否如願以償,尚難預料。亞洲週刊

蒯轍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國教育學術交流中心常務理事、中國智業發展戰略委員會副主任、港澳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特約研究員。著有理論專著《世紀之交的求索》、《中國崛起與挑戰》、《危機下的中國》、《崩潰邊緣》、《中國大轉型》及長篇小說《商界恩怨》、《角逐》、《囫圇在愛河》等。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