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毛澤東到中國新領袖

英國《金融時報》 席佳琳 吉密歐 報道

在共產主義中國的心臟——北京天安門廣場正中央一座巨大的紀念堂里,毛澤東的遺體在他去世35年後,仍躺在玻璃棺里供人瞻仰。

每年有數十萬游客前來參觀,目睹他臘色的面容。人們贊譽毛澤東帶領中國人擺脫了外敵壓迫的枷鎖,建立了現代中國,但也正是他曾經一再發起政治運動和清洗,導致數千萬中國人喪失生命。

在天安門廣場北端,通往故宮的天安門上,仍然懸掛著這位已故領導人的巨幅畫像,中國的每張紙幣上也都印著他的肖像。

然而,毛澤東並不只是一位令人敬畏的已故君主。201210月,中共最高層將向新一代領導人交棒。在那到來之前,毛澤東的遺產和形象在角逐高位的政壇精英手中,變成了強大的武器。

今年,在中共慶祝71日建黨90周年之際,黨內的意識形態戰線逐漸明顯:不同派系之間爭奪著影響力,試圖決定黨的未來發展方向。外國使節和商界領袖正密切關註著這場角逐,試圖從各種跡象中判斷:中國會否淡化、甚至全面逆轉使其成為一個經濟強國的市場化改革。

9名成員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是中國政治權力的塔尖。作為政治局常委的角逐者之一,薄熙來最先為毛澤東招魂。他在西部直轄市重慶擔任市委書記,用一整套毛式口號和宣傳手法管治著這座城市。每逢特別的日子,重慶市民會收到“紅段子”,即發送到手機上的毛澤東語錄。當地一個官方電視台將所有商業廣告都替換成了“紅色節目”,即講述革命歷史的肥皂劇。公務員、國有企業職工和學生被組織起來唱“紅歌”,即歌頌開國領袖和黨的贊歌,其中一首唱道:“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

由於薄熙來將這場運動和幾項很受歡迎的政策——更有禮貌且不那麽腐敗的警察;在市內種更多的樹;更便宜的房價——相結合,市民們極少抱怨。26歲的重慶設計師伊莎貝拉•羅(Isabelle Luo)說:“人們不應把這些‘紅色’玩意兒太當真,它並沒有怎麽影響我們的生活。”

但事實上,像羅小姐這樣的人並不是薄熙來的目標受眾。當這名61歲的政治人物在講話中大量提到毛澤東時,他其實是在向黨內其他領導——至少是其中某些領導——喊話。

薄熙來是已故中共革命元老薄一波之子,這讓他與看上去將成為中共最高職位繼任者的習近平一樣,躋身極有影響力的“太子黨”行列。習近平現任國家副主席,其父習仲勛曾在握有大權的中宣部擔任部長。習近平幾乎肯定將在明年的黨代會上接替胡錦濤,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和國家主席。雖然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這兩個最高職務的人選已經基本確定(現任副總理李克強估計將出任總理),但政治局常委會的另外7個席位仍有待確定,它們已成為競爭者們激烈政治角力的焦點。

毛澤東祖籍地湖南省一家官方報紙的編輯、歷史學家蕭建生指出:“對那些自稱傳承了黨的根脈的人來說,重提毛澤東無非是一種符號。”

改革的倡導者們作出了反擊。以“喋喋不休”為筆名撰寫博客的一名教授提出,不妨用“浙江模式”來取代薄熙來的“危險宣傳”。浙江是中國民營企業最發達的省份,“浙江模式”就是以該省為藍本的一種發展模式。他預測,這將帶來公民社會和民主的崛起。

習近平已發出信號表明,他明白薄熙來的意思。去年12月,他在備受關註的一次重慶調研期間,曾評價薄熙來的做法“深入人心,值得稱贊”。資深中國觀察家林和立(Willy Lam)最近在美國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發表的一篇評論中指出:“習近平與薄熙來親近,顯示出這位副主席可能正在建立自己的(政治盟友)隊伍。”

太子黨的另一名代表人物也因為重提毛澤東而引起波瀾。毛澤東早期戰友劉少奇之子劉源將軍,在為一位保守派作者的新著撰寫的序言中,晦澀而又挑釁性地呼籲回歸“新民主主義”。這是一個比鐵桿共產主義理論稍稍自由化一些的概念。毛澤東和劉少奇在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前曾宣揚過它,但後來它被毛澤東摒棄。

劉源在他高深莫測的文章中還呼籲,加強軍事建設要比文化發展更重要。他將戰爭譽為立國基礎,還對2001年恐怖分子襲擊美國世貿中心表示同情。現任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的劉源,預計將進入對軍隊具有最終控制權的中央軍委。

對於薄熙來和劉源這樣的人來說,以毛澤東語錄來為他們追逐權力鼓勁,看上去具有極大的諷刺意味。由於毛澤東曾經迫害了幾乎所有當年的戰友,大多數太子黨政治人物,包括薄熙來、劉源和習近平,都曾目睹父母在他們現在尋求蔭蔽的意識形態下飽受折磨。觀察人士因此相信,他們的這種“借用”形式大於內容——他們只是試圖重樹毛澤東主義的表象,利用民眾中的懷舊情緒,而並非要重啟毛澤東時代的任何一種災難性政策。

湖南的蕭建生表示:“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出現了某種回潮,不過那都是在一些從未經歷過那個恐怖年代的年輕人當中。”毛澤東故鄉——湖南韶山的地方政府官員稱,前去參觀的游客數量有大幅提高,包括許多上香的年輕人。

但蕭建生補充說,就政治人物而言,“他們尋求的是黨最強大的那個符號,只有毛澤東能夠符合這個要求”。他認為,太子黨們對政治權力抱有一種“王朝式”的看法,他們對意識形態的關心,僅僅以後者幫助自己獲取和保持權力為限。

然而,毛澤東主義回潮引發的爭論,已經產生了更廣泛的回響。對30多年經濟改革帶來的赤裸裸的資本主義早就心懷不滿的一些保守陣營,已經對“重慶模式”表達了認同。

在毛澤東主義陣營的主要網站“烏有之鄉”上,近期一篇署名寧雲華的文章寫道:“這些飽含革命先烈鮮血的紅歌,正是人們精神上排毒解毒(西方資產階級精神鴉片之毒)的特效良藥。”

知名學者的加入,讓這場辯論份量更重。經濟學家茅於軾在一篇文章中,要求將毛澤東搬下神壇,“還原成人”。

茅於軾呼籲結束對毛澤東的神化和再度個人崇拜,這讓毛澤東主義者們怒不可遏。在烏有之鄉和其他保守派論壇上,茅於軾被稱為“資本主義的走狗”,還被罵作“牛鬼蛇神”——在文革最黑暗的時期,這個詞被用來羞辱和咒罵鬥爭對象,這些人最後往往會遭到折磨,甚至被毒打致死。一個團體收集了一萬個簽名,要求警方以顛覆國家政權和誹謗罪名逮捕茅於軾。

公眾層面的這些激烈爭執,反應了黨內最高層的分歧:不同派系為了推進自己的議程,或擁毛或否毛。北京一直有傳言稱,最高領導層中較為自由派的成員曾經建議,在未來的官方文件中不再提“毛澤東思想”,這將是一個打破數十年傳統的具有高度象徵意義的舉動。

這種意識形態之爭,甚至蔓延到了受到嚴密控制的官方媒體。最近,被用來讓乾部們跟上形勢、與正確路線保持一致的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一連發表五篇似乎在呼籲政治改革的社評,令公眾吃驚。

就在官員們告訴外國使節和記者們被關押的藝術家艾未未是一個麻煩製造者、不值得關註之際,《人民日報》上的一篇文章卻警告說,需要包容“異質思維”。這一系列社評的最後一篇指出,中國要實現穩定,就必須允許人們說話、發聲,而不是去壓制他們。

一家官方報紙的高級編輯透露,這一系列社評是編輯人員在高層默許支持下策劃的。然而反擊之聲幾乎接踵而至。5月底,《人民日報》又刊發了一篇社評,要求堅持黨的政治紀律,並批評某些乾部在意識形態問題上“說三道四”。

除了對最高權力的角逐,圍繞毛澤東遺產的鬥爭還象徵著一種更為根本的意識形態分歧——這種分歧的一邊是主張向更為自由化的、參與式的政治體制邁進的領導層成員,一邊是全盤否定西方式民主的更為強硬的一派。

更為自由化的一派領導層的代表人物是總理溫家寶。他經常隱晦地談到需要增強民主和包容性,一些人認為這說明他支持實質性的政治改革。雖然有分析人士相信,溫家寶得到了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某種支持,但就目前而言,反對自由化的派系的勢力正在明顯增強。“中國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網絡評論員、大學講師萬鈞(音)說。“激烈的觀念沖突暴露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面臨的危機。”

這是對毛澤東繼任者鄧小平所發起的改革的一種直接批評。鄧小平試圖逆轉毛澤東的很多獨裁做法。在30多年時間里,鄧小平的模式是管用的。越來越以市場為導向的經濟改革讓人民富裕了很多,使得他們在缺乏政治改革的情況下也大體滿意。在全球遭遇金融危機、西方精英國家威信受損的背景下,一些中國領導人聲稱,中國的發展模式代表著一套能夠與西方抗衡的價值觀。

但在內部,許多參與黨內意識形態之爭的人承認,鄧小平模式帶來的紅利即將消失。他們指出很多問題,包括腐敗加劇、社會不安定和收入不平等,還有嚴重的經濟失衡、不可持續的增長模式以及黨的權威受到侵蝕。

對於今天雄心勃勃的政治家來說,無論誰能在新領導層中爭得一席之地,都將面對以上這些棘手的問題。對薄熙來和其他競爭者而言,毛澤東的幽靈能提供的幫助,終究是有限的。

譯者/何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