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媒體札記:賴昌星與賽家鑫

中國最著名通緝犯的好運氣看來真是到了盡頭。

在被中國政府以走私等罪名指控十餘年後,依靠在加拿大避難逃避牢獄的遠華案首犯賴昌星將回國受審。新華社上午發出消息,通過引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答問的形式公佈此訊,即中方對加拿大聯邦法院駁回賴昌星關於暫緩執行遣返令的申請表示歡迎。根據發自溫哥華的電稿, 賴昌星遣返案的所有法律程序均已結束,等待他的將是加拿大政府採取行動將他遣返回中國。

最快明天被遣送回中國,幾乎所有商業門戶都在用頭條標題發布預報。網站專題均火速建立,編輯們配發《中國史上最大走私家族生存之道》、《賴昌星這12年:遣送與反遣送》、《中方曾承諾不判死刑》等歷史記錄。

根據新華社四年前的稿件,當時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曾強調承諾不判賴昌星死刑與司法公平無關與他相比,另一個名叫李昌奎的在押犯人會不會被判死刑,在很多人看來就是司法公平的底線。

賽家鑫”——雖然輿論關注強度不能與上月赴死的鋼琴男相比,但李昌奎的罪行之深由此外號可見一斑。如果說藥家鑫因為他的年輕淚水還有人心生憐憫(新近有記者發布博客,記錄藥家父母哀痛與當時輿情扭曲,滿篇嘆息),那麼賽家鑫所能看到的幾乎全

2009年,雲南男子李昌奎強姦同村少女,並將受害人及其三歲弟弟以極其殘忍的手段殺死。該案一審李昌奎獲死刑,但今年3月雲南高院改判為死緩,此訊7月初經由媒體披露後,迅速發酵,人們迅速將其罪行與非死不可的藥家鑫相比,感嘆藥家鑫死了,賽家鑫還活著針對此案,騰訊今日話題更是連推三期專題,分別是《李昌奎改死緩疑問》、《殺人償命過時了麼》、《再審李昌奎是更大的惡? 》

三個專題恰是對應此輪輿情的三個節點。根據媒體播報,雲南高院的改判背景是婚戀、鄰里糾紛慎用死刑,依據是自首情節和積極賠償,但這顯然不能說服眾人,得到說話機會的評論員普遍認為,本案符合罪大惡極標準,如此改判有損司法公信力,進而質疑此間暗含貓膩。根據一項網絡調查,有將近98%的網友認為李昌奎應死刑,比藥家鑫兇殘,更有法律工作者值此直呼中國祇要還有死刑存在,李昌奎就該享受此待遇。

面對質疑,雲南高院承諾複查,但同時堅稱改判程序合法,不存在徇私舞弊在風暴眼中的雲南,《生活新報》亦於76日闢出頭版位置關注李昌奎案進展,發表頭條評論《李昌奎案有錯必糾,當思重拾司法公信》。該文引用雲南高院副院長田成有的話:如果省高院改判錯了,肯定有錯必糾;但如果經過重新審查,最終認定是對的,請廣大網民和受害者家屬服從判決結果,強調人們對'失去自由'的驚悸還不足以抵擋對'剝奪生命'的畏懼背景下,奢談'免死'未必契合中國國情。

正當人們準備等待複查結果時,《新快報》713日一稿卻將田成有徹底推向了民意對立面。這篇來自廣州媒體的報導,引述田成有呼籲,包括絕不能以一種公眾狂歡式的方法來判處一個人死刑殺人償命的陳舊觀點也要改改了

誰會承認自己是在狂歡?更不用說那些對中國司法公正本就不存多少信心的時評家們了。 《鄭州晚報》當即回應,《不應動輒將民意貶作公眾狂歡》。這篇被人民網推薦的文章,稱公眾狂歡其實是很多人形成某種一致的意見並較為集中的表達,也就是民意體現騰訊715日首推來自紅網的《以狂歡方式判死刑是個偽命題》,批田副院長之論為莫須有的'賽家鑫案'公眾狂歡論公眾實則只是在基於常識、常理,按常規思維來對這起血案給出自己的判斷,他們樸素表達著自己的認知,內中雖不乏情緒化語言,但決定權,還是操控在判案法官手中 …'以公眾狂歡方式判死刑'的網絡暴力當防,但以東郭方式寬縱應死之人,更當戒。拿為抵觸民意'滲透'而虛構出來的偽命題,為自己的工作搪塞辯解,屬於色厲內荏。

田副院長發言中還有一句這個案子10年後肯定是一個標杆、一個典型,更是引來輿論一片冷嘲熱諷。 《珠江晚報》上,單士兵撰文指責《未來的正義如何面對當下的質疑》,將“10年後成為標杆典型比喻為正義的空頭支票成熟的法治絕不應該對民意進行排斥與抵制,也不應該對民意進行敷衍與忽悠,更不應該給​​民意畫一根10年後的標杆來滿足公眾當下的正義飢渴。同此疑慮的還有《羊城晚報》, 714日熱點快評中標題即反問10年後的''審今天的案靠譜嗎?同樣情節、性質的案件,或強調必須依法,或考慮N年後法規改變,進而出現截然相反的判決結果,這勢必導致選擇性執法大行其道,甚而為徇私舞弊、枉法審判大開方便之門。

《雲南信息報》亦於714日首度開口,倡導《李昌奎案,司法者​​理當更少情緒化》。文章羅列關於此案輿論各種焦點,批評田成友之高調言論:公眾不適應當前司法現狀,司法者不反躬自省,卻稱之為'公眾狂歡',顯然是比'公眾狂歡'更大的情緒化“10年後中國社會如何變遷誰也無法預料,活在當下的人們最關心的則是法律會不會成為司法者手裡量刑畸輕畸重的工具。

針對法官們輿論審判的非議,新浪已然推薦楊濤之辯,不能把輿論監督誤解為司法審判干擾,批評雲南高院上綱上線,呼籲民眾要警惕司法者藉輿論審判為名排斥正當的輿論監督:時下,有關輿論審判的話題最為弔詭,只要判處對自己不利或者有可能做出對自己不利的判決時,各方都會推之於'輿論審判'”

當然,一番辯解之後,田副院長的死刑觀至少也有評論員願意現身相挺。 15日鳳凰網即摘《晶報》信海光個人專欄,《李昌奎案,終歸要闖民意的少殺慎殺》。作者顯然是廢除死刑的支持者,他的感嘆是:在藥家鑫案審理期間,輿論中產生過死刑存廢及'少殺慎殺'的爭議,當時多數人認為,即便要寬容免死,也不應從藥家鑫開始,按同樣的理由,李昌奎當然也不應被免死,但是,以此邏輯,要克服觀念碰撞,到底該從哪個案子開始呢?

十年標杆說出台後三天,雲南高院宣布重審——第三個節點至此到來。

朝令夕改之下,對法官素養的抨擊就更加有底氣了。 《南方都市報》18日刊出馬光遠個論《李昌奎案與死刑存廢的時空穿越》:按照中國現行法律再審程序啟動的條件,案件的再審一般意味著'案件確有錯誤',而在李昌奎案中,這種錯誤顯然主要指引起外界極大爭議的死緩的判決結果。作者更是直言中國一些法律學者和個別法官以法律精英自居的態度本來就有自戀之嫌,並引美國陪審團制度為正面典型:司法公正在每一個普通人的心裡,而不是在精英所壟斷的法學知識裡。

但法律精英也在批評,罵的同樣也是法院。 《檢察日報》昨日引用李昌奎新任辯護律師張青松之言,稱其質疑雲南高院啟動李昌奎案再審程序不合法,強調該案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方面無明顯錯誤。

里外不是人的雲南高院,總算得到了《南方都市報》的同情。這份長久關注司法公正的媒體今更以社論分析《重審李昌奎案,夾縫中云南高院何去何從? 》,文中陳述:對於雲南省高院而言,堅持二審,面臨的將是網民們的憤怒和不滿,引發的將是公眾對現行司法系統愈發的不信任;啟動再審,感受到的將是法學精英們的質疑,對於終審結果的輕易更改,造成的也將是司法權威的流失。因此,無論云南省高院做出何種決定,都將受到在分量上不容忽視的質疑。而究其根因,或許還在於司法審判獨立性的不足,使得普羅大眾始終無法真正信服法院。不過,同樣需要指出的是,大量民眾基於對法院不信任而引發的種種'毫無根據'的猜疑、憤懣,以及由此所形成的輿論風潮,也存在影響法院獨立判決的可能性。但更為弔詭的是,在目前中國的權力架構中,輿論對司法可能產生的影響往往也通過行政權力進行傳遞。正是這樣一幅複雜的權力博弈圖景,使得我們得以更為深刻地理解夾縫中的雲南省高院所面臨的處境,甚至,我們也得以從中管窺中國司法建設的重重困境。

其實,這也正應了羽戈在《羊城晚報》上的慨嘆,李昌奎案改判,試水還是玩火?死刑在中國,從來就不僅僅是一個法律問題。若由法律人說了算,也許存廢之爭早就停止了。故田成有的言辭能夠激盪多大共鳴,雲南省高院的邏輯能夠堅挺多久,還得看最高法與立法權的火力跟進。假如最高法繼續鴕鳥政策,立法之匕繼續深藏鞘中,那十年的承諾,必定敵不過民意暴力的一聲喊殺。

作為註腳,雲南昨日又傳消息,昭通男子賽銳殘殺女子27刀後,一審被判死刑,但云南省高院終審改判死緩,理由同樣是其有自首情節,且案件系感情糾紛、矛盾激化而引發在引述了人們對這位富二代案犯的怒火後,騰訊首頁專題作出總結:連續兩起死刑案改判死緩,雲南高院的作為只能讓民眾對於'司法不公'更為擔憂。 而廣州日報今天更是由作者已然問上一句,賽案與李案,誰是誰的'標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