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加國決定遣返賴昌星內情

丁果

賴昌星原本仍可能滯留加拿大,但主張快速遣返罪犯的保守黨取得執政地位,從移民部長、外長到總理都強烈主張將滯留的經濟罪犯全部遣返中國,摘去「罪犯天堂」的帽子,與中方反貪的政策方向吻合。

十二年的歲月並不算短,一個「抗戰」,加一個「內戰」,也就是十二年。遠華走私案涉嫌主犯賴昌星,就這樣度過了在加拿大的十二年逃亡生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從他以香港居民旅遊簽證踏入加拿大國土的溫哥華國際機場,被遣返回中國。

決定賴昌星命運的時間點,是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六點。聯邦法院向名單上的媒體人士(包括我在內)和相關人士,電郵傳來了聯邦法官蕭爾(Michel Shore)送給賴昌星辯護律師馬塔斯的長達二十七頁的判決書,認定賴昌星是涉及走私和賄賂的中國逃犯,中方已經承諾不會有死刑、監獄的虐待,因此賴昌星不會受到辯護一方所提到的「不可彌補的傷害」,所以取消他的「滯留」,決定遣返。

其實,在二十一日的早上,決定賴昌星命運的最後一次申請延緩遣返的控辯雙方陳詞時,敏感的記者都可以感覺到,儘管馬塔斯通過電話陳述,舉出當年加方律師在上海取證時見到的陶蜜(在遠華工作)如今找不到了、法輪功等人士在監獄受到迫害等例子,來說明賴昌星被遣返具有危險性,但蕭爾多次打斷他,認為他「老調重談」,與五年前的延緩遣返申請時的辯護沒有區別,並沒有新的根據說明中國政府會食言,是馬塔斯的想像。不少人預感,這次賴昌星是凶多吉少了。事實果然如此,蕭爾在判詞中將賴昌星比喻為中國政府手中的「一個小鳥」,大家都可以見證其結局,因此,中國難以改變其「承諾」。

畢竟是十二年的司法官司,水很深,要在兩個星期中決出勝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移民部和賴昌星律師之間,即互相爭鬥,又彼此了解,你出招,我接手,一來一往,在小小的法庭上,展開了沒有硝煙的攻防大戰,讓一個嚴肅的司法案件,宛如好萊塢電影撲朔迷離的故事情節,精采紛呈,莫衷一是。賴昌星,真的是一個人物。

這次遣返風波的發端,是移民部下屬的加拿大邊境事務處(CBSA)在按兵不動五年之後,突然在七月七日拘捕賴昌星,再次動遣返程序,並提出新的舉證,認定賴昌星違背了軟禁條例,有潛逃的風險,這些舉證包括賴昌星與黑社會大圈幫大老有接觸,並在溫哥華開「紅樓」聚賭。

七月十八日,身穿紅色囚服的賴昌星出庭應訊,神色自若,顯見他對事態的發展已有心理的準備,賴昌星的那張微笑照片立刻登上全球媒體。七月十九日,法庭聆訊繼續,但因為媒體數量太多,移民及難民局(IRB)審裁委員金格(Leeann King)沒有讓賴出庭,而是通過電話應訊,經過問話和兩造律師的多番攻防,金格作出裁決,並用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宣讀及解釋裁決,認為賴昌星沒有潛逃風險,保釋條件包括:每逢週四下午到CBSA的指定地點報到一次,而不是之前的每月報到一次;賴昌星只能有一個聯絡電話,手機要經常充好電及開機,及提供電話通話紀錄,讓移民部隨時找到他。至於維持不變的條件,是要求賴昌星支付七萬加元(約合七萬四千美元)保證金及若更改住址,要預早二十四小時通知移民部。除繳納七萬加元保釋金和保證隨叫隨到外,還禁止與有關黑幫人物接觸等。

本來,賴昌星抱怨單獨囚禁,不能打電話,時刻都有兩個監護人盯人,保釋通過,就可以回家「處理一些私事」,但是,加拿大聯邦司法部連夜入聯邦法院,禁止釋放賴昌星。這樣,在七月二十日,保釋聆訊再度舉行,賴昌星沒有出庭,而是通過視訊出庭,賴昌星特意帶上黑框眼鏡,比往常顯得溫文爾雅,結果法庭也再度宣布賴昌星有條件釋放。但是,移民部也第二次上訴,聲請繼續延押,引發輿論猜測。直到聯邦法庭二十一日暫緩遣返令申請聆訊結果出爐,戲劇性的變化終告結束。

賴昌星案件自始至終沒有擺脫過政治陰影的籠罩。很巧,這次兩星期的決戰,與加國外長白德(John Baird)的首次出訪北京時間(七月十六日至二十四日)交叉,白德在北京與副總理李克強、外長楊潔篪會面,商談總理哈帕秋天的第二次訪華,面對記者提問,白德坦言,賴昌星案件是交談的內容之一,這給加拿大輿論探討政治力介入司法的話題提供了廣闊空間。但白德堅持,政府無法干涉司法進程。

加國政治環境巨變

其實,賴昌星案件的內容本身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賴昌星所處的加拿大政治環境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主張快速遣返罪犯的保守黨哈帕政府,在經歷了五年的不穩定少數政府執政後,在今年五月的聯邦選舉中獲得了突破性進展,取得了多數執政的地位,從移民部長康尼、外交部長白德,到總理哈帕,都在各種場合強調,將與中國政府步調一致,把滯留在加拿大境內的多達數百人甚至上千的經濟法犯罪分子、貪官污吏遣返回中國,而要做到這一點,具有指標性意義的賴昌星案是一個關鍵案例,加拿大政府志在必得。我在與移民部長的多次交談中,都提到了賴昌星案件的處理,他每次都對我說,賴昌星不是加拿大歡迎的人,遣送他回去的立場不會有任何改變。我在全球首次報道賴昌星前妻曾明娜和女兒賴真真自願回國的消息後,康尼就對我說﹕如果賴昌星想回去,我們願意提供所有的幫助。

加拿大政府窮追猛打賴昌星,很清楚,具有雙重意義。一是向中方表示,加國政府堅持要求遣返賴昌星,是認真的,並非裝樣子,但司法獨立審判是繞不過去的,這種表態,表明加國不願意讓拖延十二年的賴昌星案件再影響加中關係,也表明加拿大想摘去「罪犯天堂」的這頂帽子,這與中國政府的嚴打貪官污吏和經濟犯罪分子的政策方向正好吻合。

其實,逃亡十二年,賴昌星也有倦意,他自己多次對我說,回去總要回去的,希望在十八大之後。他也沒有否認過,他與北京的溝通渠道是暢通的。他在三個事情上作了準備,一是同意曾明娜和孩子們相繼回國,這是打探和鋪路;二是在最後關頭,放棄出版《賴昌星說賴昌星》的自傳,也是為了不與政府交惡;其三,他對我提出了回國自首的三個條件(發表在《金融時報》中文網上),其中一個就是要求公開審訊。這些因素在蕭爾的判決詞中也有涉及,並成為決定遣返他回中國的重要依據。

賴昌星被遣返,回答了三個延續十二年的謎底和懸念。第一個懸念就是,加拿大司法體系一直想留賴昌星,其實,當法庭拒絕賴昌星政治避難,就是決定了不想留他,十二年就是爭取得到遣返的條件,如今得到了,當然就需要送人回去;第二個懸念就是,民眾普遍認為,中國政府只是表態,其實並不想讓他回來,如今,賴昌星回去了,就表明北京是玩真的,事實上,賴昌星的回去,恐怕也不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政治內鬥;第三個懸念就是,賴昌星一旦被遣返,就不會好死,這就要留待中國方面來證明了。六十三歲的法官蕭爾認為在新的形勢下,中國沒有理由違背承諾。而我則答應賴昌星,未來會作為加拿大的媒體人,到中國的監獄去探視他。歷史還會繼續關注賴昌星,他的傳奇還沒有畫上句號。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