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人的決策趨動和經濟理性—— 兼評《動物精神》

孫滌

《動物精神》(Animal Spirits, George A. Akerlof & Robert J. Shiller, 2009)是一本值得研讀的好書,它的及時出版,呼喚整個經濟學理論框架的轉型。從模型方法和前提假設,到決策建議和預測導向,目前的主流經濟學理論同經濟運作現狀及經濟發展趨向都嚴重抵牾,無論在價值測評、資源配置、收益分配、激勵平衡各個方面,經濟學理論都可謂步履蹣跚,在2008年爆發的金融-經濟危機震撼下,其不堪重負的疲態更加明顯了。

阿克羅夫(伯克萊加州大學的經濟學講座教授,2001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和希勒(耶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有名的凱斯-希勒房地產指數的開發者之一)是經濟學領域內部人中的頂尖人物(兩人都師從MIT的經濟學大師P.薩繆爾森),由他們發起質疑和衝擊,要比外部的批評有力得多。

200811月英國女王訪問皇家科學院,問了一個讓經濟學家尷尬的常識問題,毀滅性的市場危機撲面而來,經濟學者為何無法覺察並預警?說經濟學人都毫無所知,指責未免過甚。比如,希勒就曾一連幾年大聲疾呼,狼快來了,被淹沒在主流的噪音裡。又如,希勒的同事,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的基納考博勞斯(Geanakoplos)發覺現行的經濟學模型的基本假設前提有嚴重缺陷,並在2000年就提出過論文,論證槓桿週期效應 很容易就能拖垮市場,業界也幾乎充耳不聞。世紀之初,法國的一群讀經濟學的就曾發起對脫離實踐的'幽閉經濟學' (autistic economics)”抗議運動,並建立替代經濟學的網站和雜誌(www.alternative-economiques. fr,但對經濟學規範教程的觸動不大。很久以來,經濟學研究的嚴重缺失令圈內人都感到不滿。例如,1988年美國經濟學會就組成委員會來調查經濟學的研究生課程,發表於1991年的調查結論相當令人沮喪:美國經濟學研究生課程在製作太多博學的白痴,在技巧上他們或許訓練嫻熟,對現實經濟問題卻一無所知。

一直以來的困擾,是主流經濟學的假說認定,既然人是自利的經濟行為者,那麼他就有充足的能力做充分理性的計算,進而對物質生產及其利益分配形成完全理性的預期。整個理論體係都在設法證明,一切有用的信息已被充分涵蓋在價格里,市場時刻處在均衡中,足以指引趨利避害的人,做出的決策也必定十足理性。基於這些理想化的假定建構起來的模型,先就排除了市場大幅改正的可能性。一廂情願地盲從模型的計算,認為市場崩塌這類小概率事件,最多十萬年才有可能發生一次,完全罔顧近百年曆史上接二連三發生過的危機和蕭條。然而,就在R.盧卡斯、M.米勒等人——佔據著經濟學理論界過去三十年的霸主地位——宣稱說,經濟衰退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世界即便不是一勞永逸,起碼在今後幾十年將安然無事的當口,全球的人都遭了殃。按主流經濟理論建立起來的計算模型,無論是投資界的、研究機構的,還是美聯儲和各級政府的,果然都沒能亮出預警信號;不惟沒有,甚至海嘯已在到處肆虐,這些模型仍然不見反應。毛病出在哪裡?

對於經濟學界的顢頇自得,《動物精神》的兩位作者表達出他們的強烈不滿。他們提出的異見,不在於其見識的高卓——在許多社會學科里,類似的觀點早已廣被接受;也不在其分析的深奧——經濟學理論的假設及推論與現實的嚴重脫節,略具常識的人也能一望即知。他們要回答一個向以科學標榜的學科,經濟學將何以自處?的挑戰;要解釋主流經濟學理論和模型為什麼不但不能預測,不能解釋,甚至不能恰當地描述市場的波動;並試圖進而探討,為什麼個人——市場活動的主體——的經濟行為塞不進完全理性的套中的原委。

理性市場(或稱市場有效假定EMH)和理性預期的假定過去四十餘年一直主導著相關的經濟學研究。對它的批評可以在《市場理性的迷思》裡找到。 (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Market, Justin Fox, 2009。 該書比較系統地回顧和檢討了市場有效假定的形成和演進的歷程,及其對市場(金融)資源配置的扭曲,頗值得一讀。)這裡的考察將僅限於人的理性動物精神的關係。

(經濟)理性的概念是主流經濟學的基石,它假定:

人的經濟活動是自利的追求;

這種自利追求是始終如一的;

人有充足的能力來充分貫徹其自利追求。

幾乎所有主流經濟學派的模型都是以上述的假定為前提條件而構築起來的。

亞當斯密是對上述第一點做了明確有力的正名,也因此被尊為現代經濟學之父。對歷史和現實的考察,斯密得出結論,人類在物質生產和利益追求上的合作,乃是建立在自利基礎上的。受其好友休謨的啟發,他不但在事實上,並且從道德和公義上論證,自利的行為不僅在實際經驗中可以普遍觀察到,而且正當,而且有效。斯密的其他分析,比如分工原理,國家的經濟職能,市場交易的平等尤其是人們自由支配其勞動力的解析,相對均屬次要。 (事實上,斯密也不可能對紙幣、銀行、現代企業組織有所洞察,其時的市場只是個體戶和小作坊分工協調的集合。) 斯密有系統的論證之所以石破天驚,在於他突破了籠罩一切的傳統(道德)意識。當時居統治地位的價值觀認定,凡是合作就必須有利他的善意為前提。道統,尤其是教會,訴求於德性的僵硬主張,貶抑著人們的追求,不但扭曲人性,同時嚴重阻遏著經濟擴展和社會進步。儘管斯密相當謹慎機巧,避免和現存正統發生正面衝突,(在卷帙浩繁的《國富論》裡,據查證,他只有一次間接地提到上帝,稱之為我們的救主)但斯密為自利行為正名,替人類的追求去意識形態化,是需要卓拔的勇氣的。他享有崇高的歷史地位,名至實歸。

但是斯密並沒有規定,個人所有的活動是否都必是利己的。何為利?是否所有的利都能用貨幣來計量,都可以在市場上交易?何為己?是否起於個人的頭而止於他的腳?子女是不是母親的一部分?個體是不是團體——家庭、家族、宗族、部落、民族、種族、企業、組織、國家——的一部分?一個人的信仰或興趣能否通過買賣而增益?以怎樣的價碼來結清才算合理?斯密似乎迴避了深入的分析,可誰又分析得了呢?

一百多年以後,尤其到了馬歇爾的手裡,理性的假定進一步被表述成為人的自利追求是一以貫之的,是個跳躍式的發展。如果說人終其一生自利活動佔了主導地位的假定還大致沒離譜的話,那麼人是否無時無刻不在積累錢財,而且積得越多越善?理性假定的第二層意思是否合理,至今仍是質疑不斷。在邏輯上人們不難推導,追求一項任務的效率和任務本身是否值得追求並是不相互依存的。亞當.斯密明白其間的差別,當是毫無疑義的,他終身的摯友和精神導師休謨的主要歷史貢獻之一,就在於區分兩者的涵義。

至於理性假定的第三層意思,一個人是否有能力來充分貫徹其自利的追求?新古典經濟學理論的抗辯集中在,當個人處於自由的狀況,即在傳統羈絆和政府乾預之前,天生就具備這種能力,能夠無止境擴增自己的利益;而當他擺脫了傳統和政府的影響之後,又能夠恢復這種自由選擇的能力。這樣的假說卻大大跳離了斯密的樸素理性觀,甚至馬歇爾的理性觀。 (順便提一句,斯密在《國富論》裡從未用過理性一詞。) 強加在個人行為的第三層假定,無論對己或對人,都是一種致命的自負 。可以肯定,人類不具備這種能力,許多學科的研究都指明了這一點。例如,哈耶克對此就講得很清晰,但被人引用時,卻往往有意無意地遭到曲解。又如,美國的一本新書( Predictably Irrational, D.Ariely 2008)極為暢銷。該書通過對個人行為的大量實證分析,揭示出人的非理性是系統的、結構性的,可被預測的,對理解人的動物性是怎樣左右個人及人群的選擇和決定,頗多啟發。

《動物精神》的作者從剖析經濟學理論對理性行為的假說來切入,以人的決策行為如何受其動物性左右為例證,來談現實中動物精神是怎樣影響人們的經濟決定的。

受著19世紀物理科學的輝煌成就的鼓舞,經濟學急欲把自己提升為某種科學,它拷貝了古典熱力學的若干模型和算法,算是穿上了嚴整邏輯系統的新衣。在定量分析工具缺乏的當初,這原本無可厚非。起碼,經濟學從此有了一套能量化計算、能交流、能積累研究成果的話語系統。當時藉用物理學方法的經濟學人,原本也知道這類簡化乃不得不為之,對借用方法的限度也有清醒的了解。然而進入慣性運行後,便漸行漸遠,淡忘了當時假定的限制。於是在簡化基礎上不斷地提純,臆造出一個完全理性人,進而復制出整個市場的理性族,據以打造有效市場規律

殊不知,經濟學研究的對像是人,這和物理學研究的對象獨立於觀察分析的狀態,大異其趣。人是長期進化的結果,又受到文化進化的強烈塑造,人們與環境積極互動,並對生產和分配關係提出強有力的反制。人類的這種根性,在進化過程中鑄就,異常強韌。經濟理論以簡化的名義舍象掉了人的動物精神這個本質元素,等於把待解問題的可行解給先行剔除了。這好比醫學在對付人的疑難病症時​​,先行假設了患者是個超人,開出的方子難保不走樣。

有了這層鋪墊,讓我們來看看動物精神到底指的是什麼。

在經濟學的領域裡,動物精神一詞因凱恩斯而馳名,這類本能屬於潛意識的深層次,凱恩斯在筆記中的旁注為unconscious mental action,故筆者以為,把它譯成人類本能行動,或許更為貼切。這類高級的行動模式理應為人類所獨有,凱恩斯稱之為動物精神,可能是為了人的理性計算相區別。

凱恩斯在他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的第十二章長程期望的狀態里數次用了動物精神的概念,解說在信息缺失或無法齊備的狀況下,人類面對不確定性是怎樣做決定和採取行動的。凱恩斯指出,人們是無法確知和準確測算長期投資的回報的,而這類決定對經濟發展至關重要。經營的成效究竟如何,其結果要在幾年甚至幾代人之後才會清晰起來。因此,投資者的展望不可能是冷靜計算(cold calculation)的結論,而只能靠直感指引,憑信心決斷。不妨說,積極進取,勇於行動是人類經過千百萬年進化刪汰後的特色。

 “動物精神憑信念和直覺積極行動(proactive on trust, intuition and heuristics),得益於人類漫長的進化過程,不斷得到保存和強化。反過來,游移、畏葸、悲觀、被動、得過且過的人,即使曾經有過,恐怕也被淘汰殆盡了。基於信念的直覺行動,在人類歷史上,特別是在轉折和開創的關頭,有著不可勝數的成功案例。

不用說,決定人群命運的戰爭和決定人類福祉的創造開發的動力多半來自動物精神的範疇。仰仗信念積極進取而獲得突破的例證,在人類歷史中舉不勝舉。譬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航行,就是一種憑信念的冒險進取。按照其船隊的三條小船所載的給養,絕對到不了預期的目的地印度。當時人們了解地球圓周長約為四萬公里這個事實,已經超過了一千六百年。要不是哥倫布運氣,巧遇牙買加的島嶼,即便再遲幾天的話,船員準會譁變,把他給宰了!再如,現代人類走出非洲,三萬餘年前遷移至西伯利亞北極圈內的一個小部落,在冰天雪地裡苦苦掙扎了近兩萬年,乘著冰河期的高峰期白令海峽被冰封時, 有一支小分隊,硬是闖了過去。目前整個南、北美洲的原住民,無不是其中兩個男隊員(可能分屬兩個小分隊分別闖入的亦未可知)的後代。

締造了人類歷史的動物精神,今天仍然起著關鍵作用。深圳的崛起,正在我們身邊發生,也是其中一例。眺望深圳,我總不免想,能在25年間從一個不足5萬居民的小漁村躍為1200萬人的大都市,只靠理性計較,能有如此恢宏的結果?許多創業和創新活動,若僅僅靠理性來盤算的話,其回報的期望值都是深度的,根本沒法展開。事實上,有不少原創性傑出人物,也都憑持信念和直覺就大膽行動,才建立起偉業、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真正的創新,按其本質言,是對習以為常的理性行為的顛覆。

人類為什麼保有動物精神,進化直到文明階段而仍有其成效?人們可以在其他學科,諸如認知科學、腦生理學、行為心理學,找到解釋,不過人們無可能也缺乏能力做完全理性的計算, 這是顯而易見的。決策尤其是關鍵的決策,多半必須在信息不對稱的狀況下做成。信息完備,或信息對稱,常是人們的假想,甚至是自欺欺人的假想。即令人們最為熱衷,收集信息最不遺餘力,而信息系統的應用最廣泛的證券交易市場,也從未有過真正意義上的信息對稱

那麼,動物精神的破壞性又是怎樣造成的呢?本書的作者,在解析金融市場的大幅震蕩的成因時指出,動物精神一旦導致巨大的乘數效應,可能導致財富大規模的毀壞。說白了,動物精神既是應戰環境的壓力,也是對同類的互動,即在競取機遇和資源的場合搶先競爭者一步的行動。同類之間的競爭和攀比——競爭行為的主要驅動力,常常是乘數效應的觸發因素。

人們常說,人性中的貪婪恐懼是股市劇烈波動的根緣。當人們自主決定並獨立行動時,一個人的貪婪可以被他人的恐懼對沖掉。一旦貪婪者屢屢得手,恐懼者再三受挫,動物精神的攀比,就會使得恐懼逆轉,匯入貪婪的洪流。這時貪婪的乘數效應就會劇增,投機之風大熾,激起泡沫的可怕氾濫。正是人際的攀比和盲從,把趨利和避害推至極端,造成了物質財富的大規模毀滅和生產過程的長期中斷,有時比戰爭和自然災禍更厲害。金融行為學的實驗和市場調查一再證實,人的非理性思維並不僅僅是例外的狀態。你不妨平心靜氣回憶一下,買賣股票時自己是怎樣做決定的,你最熟悉的人——配偶、子女、親朋——做抉擇時的理性程度又如何?最尋常的一個例子,是在選擇終身的伴侶——人一生中可能最重要的決定時,他們盤算的理性程度又​​是如何?看看自己的周圍,當看到並不比自己聰明的同事、同學、親朋的愚蠢冒險居然發了財之後, 有誰還能按耐得住?

主流經濟學理論會爭辯說這就是市場的魔力所在,個體的非理性行為能得到看不見之手的神助,市場用甲的謹慎去平衡乙的冒進,以B的貪婪來抵消A的畏懼,如此等等,於是乎在整體上市場總能保持均衡和有效,個人的過失在市場裡會消弭無形。在討論效用時,經濟學的理論模型無不做了一個基礎性也很要命的簡化,假定一個經濟實體(無論個人還是企業)的效用和其他經濟實體的效用變動無關。這無異在說,自利的個體但求自己所得能多一點,全然不管他周圍的人(無論同事還是對手)的所得有怎樣的增減。就近取譬,你不難明白這個假定的根本性謬誤:年尾發獎金,白領某甲拿到紅包500元,覺得相當欣慰,因為在這個壞年頭老闆還能體諒;但無意中知道同部門的乙拿到的紅包竟有1000元,他會大感憤懣,甚至會抱怨還不如大家都別拿紅包,誰又稀罕這區區五百元呢?你要是老闆,自然不希望甲和乙通氣,不然你發出1500元的獎金,不但打水漂,引起的後果很可能是激勵的反面!這些例子比比皆是,教人疑惑所謂的帕雷多優化,並不是總能改善或促進的。

在新古典經濟學理論的框架裡,人既然被假定成有完全理性能力的行為者,動物精神當然就失去了立足之地。而個人的效用函數獨立於他人的效用函數的假定,已經閹割掉了人際攀比的強烈動機。做了這些不切實際的捨像後,規範的理論就把乘數效應給裁掉了,自然也就無法解釋金融市場的巨幅波動了——人群的動物精神既被閹割,就無從興風作浪。

書中論及的​​“動物精神的其他形式,如講求公平、憎惡腐敗、貨幣謎象、重故事而輕邏輯,人們長期進化而來的種種固有傾向,於是也被排除在現有的主流經濟模型之外。其中,經濟行為人的完全理性的假設所造成的嚴重缺失,罪莫大焉。如作者評述到,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對經濟和管理學的偉大貢獻,具有創造性毀壞的企業精神儘管是大家普遍能觀察到的經濟發動機,始終不能立足於主流的經濟學模型。又如作者對弗里德曼認為貨幣謎象不可能存在的批駁,也值得研讀。弗里德曼漂亮地證明了貨幣謎像在邏輯上不應該成立,但他執意把人性科學化的企圖,卻使經濟學走了很大的彎路。貫​​穿全書,作者都在努力說明,數理邏輯是不能取代生命邏輯的。

全書結論時,作者指出,當前的主流經濟模型所能討論的經濟行為其實相當有限。下面的四大類經濟行為裡,主流經濟理論有能力解釋的恐怕就只有右上角的那一類。

理性行為

多元動機               錢幣動機

完全理性

多元利益動機           惟有貨幣計值的利益動機

+ 完全理性的經濟行為   + 完全理性的經濟行為

        有限理性       

        多元利益動機           惟有貨幣計值的利益動機

+ 有限理性的經濟行為   + 有限理性的經濟行為

利益動機

2008年爆發的市場大崩塌,觸發了經濟學理論的範型轉變的時機,檢討和審核經濟學理論的基本假設,將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為了回應英國女王的質疑,經濟學家兩度致函女王(皇家學會2009722日; H.Hodgson & Group 2009810日),在集體認真檢討的基礎上,提出他們的看法,大致認為,是經濟學在學科數學訓練的偏狹和學術文化的缺失,脫離現實世界、固執不切實際的理論假說,以及對市場的實際運​​作不加評判地美化等等,造成了經濟學對現實的詮釋和指導能力的貧弱。

對新古典經濟學誤導的前提假定,早就有人表達出嚴重不滿。例如,大師中的大師,K.阿羅和H.西蒙在這方面的批評,幾十年前的見解就已非常精到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閱兩人已有中譯本的演講集:

《組織的極限》,肯尼斯阿羅著,萬謙譯, 華夏出版社2006(The Limits of Organization, Kenneth Arrow, 1974)

《基於實踐的微觀經濟學》 (赫伯特西蒙著,孫滌譯,格致出​​版社2009(An Empirically-Based Microeconomics, Herbert Simon, 1997)

主流經濟學理論的一些積弊雖然久已為人們所認識,在經濟行為的解釋和經濟政策的製定上卻一直盤踞著,引起不小的偏誤和損失。如果說當時數據和工具不足,構建理論和模型之初不得不做牽強的假設,那麼眼下,數據和計算機能力有了極大的改善,對人類腦的認知和行為動機的研究也有了非常可喜的進展,為什麼還得抱殘守缺,固執於對人和市場的完全理性的假定呢?

這個困惑在《動物精神》的出版也看得出來。兩位作者是美國的權威學者,而且各自在一流學府開設博士課程,四五年來研修人的非規範理性行為如何作用於經濟決策的後果,但要不是這次金融海嘯的突發衝擊,他們很可能還不敢把本書付印,公開亮明立場,挑戰新古典經濟學理論基本假設的缺陷。事實上,從本書的內容來看,作者在編輯上的倉促和觀點論述上的慾言又止,還是相當明顯,唯恐開罪同行。

從另一個角度,這也反映出一門學科發展到一定成熟的地步,就會形成其固有的規律,包括慣性和惰性、根深蒂固的信念、盤根錯節的利益。改變要牽涉到基礎性假設,所謂範式轉換者,從來都是極其困難的。 T. 庫恩的名著《科學變革的結構》對物理學的演進史做了開創性的批評,能幫助我們理解經濟學研究的現狀。讓我們寄望,經濟學能夠由這次代價慘重的大衰退獲得推動力,從基本假設前提著手,來徹底改造它的範式

對此,我們藉用經濟諾獎得主,天才學者H.西蒙在他的《基於實踐的微觀經濟學》裡的一段話,恰如其分地表達出對經濟學的憂慮和期待:

我們必須寄希望於經濟學研究生,能使經濟學的實證研究再度活躍。學生對現狀存在著很大的不滿,甚至變得虛無起來。許多學生對它們失去信任,為不得不把研究時間花在毫無結果的形式主義上面而懊惱不已…… 開闢新路徑的願望還在,超越計量經濟研究來探索新的實證研究方法的願望還在…… 現有的經濟學理論不足以應對國家和整個世界所面臨的一些複雜問題的情況是可悲的。我們在提高和改進那方面的理論上應該不懈努力。在具有戰略意義的學科如經濟學上,哪怕稍稍取得一些進展,對整個世界的公共事務和私人事務都將帶來巨大的價值。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