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阿拉伯民主需要錢

前聯合國常務副秘書長馬克馬洛赫-布朗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席捲阿拉伯世界的革命已變成一場政治獵殺運動,我們這些旁觀者都沉浸在這場競賽中。但是當爭鬥變得沒完沒了時,我們看到的還是一場正義的競賽嗎?

在利比亞,政治和軍事行動似乎正漸漸陷入一場沙漠僵局。在埃及和突尼斯,臨時政府正放慢民主轉型的進程。在敘利亞和也門,國內衝突風起雲湧,勇敢的平民走上街頭,但局外人似乎做不了任何事情來左右結果。我們眼睜睜看著敘利亞抗議者被攻擊,卻無能為力。在巴林,政府似乎又重新掌控了局面。正如一位阿拉伯朋友所言,這裡正變得越來越不像春天,更像是其它三個季節。

但其中還有一個更深層面的因素,也可以說是關鍵的變量,那就是經濟狀況。這個因素相對更枯燥乏味,因此受到的關注也少一些。但它可能與最終誰會獲勝的關係更大,因為經濟狀況可能會改變所有這些國家的最終結局。

在利比亞,一個切實的問題是誰先把錢花光。儘管北約(Nato)向的黎波里的目標發出連續轟擊,但仍沒有找到為反政府軍買單的方法。如果把給穆阿邁爾卡扎菲(Muammer Gaddafi)的補貼(他們不敢取消這一支出)計算在內,他們現在每月的花費約為3億美元。現在,班加西籠罩著一種絕望的氣氛,反政府軍看到他們的西方支持者們正慢慢地試圖從利比亞被凍結的資產中釋放出數百億美元。北約轟炸了卡扎菲的油田,從而創造了某種公平的競爭環境,因為反政府軍已無法再負擔進口汽油。因此,在石油儲量豐富的利比亞,衝突雙方誰會獲勝,現在可能取決於誰先用盡燃料。

在突尼斯和埃及,兩國最需要的改革——大膽出售國有企業資產、經濟自由化和引入外資——都已名譽掃地。被推翻的政權曾利用這些政策來推動增長,但付出了高昂的政治和社會代價。財富和權力的分配是如此不均,這些改革已變成當權者親信們掠奪財富的骯髒遊戲。如今,當人們最需要這些改革的時候,它們卻失去了可信性。

相關方面已做出努力,希望讓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參與進來。但世行因參與早先的改革而名譽受損。在東歐擁有令人讚嘆的改革記錄的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則被持懷疑態度的民族主義者視為過於歐洲化。

但在其它地區,這種經濟絞索可能會帶來更好的結果。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不可能自己出面譴責敘利亞,更遑論制裁。但敘利亞政權正逐漸耗盡資金,要想繼續存活下去,就必須藉助貸款。放貸者可能會比外交家更難安撫。無論以哪種標準衡量,敘利亞政權現在都存在信用風險,不太可能找到負擔得起的國際資金。當然,國際上也不會提供任何救助。因此,當外交手段不解決問題時,金錢就會顯靈。

國際上的決策者應問一問,能否將這些經濟現實結合起來,形成一個連貫一致的新改革戰略。隨著埃及和突尼斯等國從政治陰霾中走出來,運用創造力提供轉型資金、外資激勵措施、貿易機會以及最重要的社會安全保障,仍可以推動大膽的改革,創造就業和實現增長。

任何一項民主實驗都需要這些條件才能堅持下來。資金——由於阿拉伯國家先天富有,在很多情況下都可以是貸款——應重點給予那些正轉危為安的國家,而不是用來維繫也門和敘利亞這樣的政權。管理這些計劃的國際官員們常常認為,他們能通過砸錢來實現改革,但最終結果都是補貼了難以為繼的現狀。

在歐洲仍深陷自己的金融危機而無法自拔之際,人們幾乎無法容忍再去伸出援手。即便如此,現在仍是大膽投資阿拉伯成功的時刻。在政治和安全形勢陷入困境時,經濟仍將是最有力的改革動因。讓我們用我們的資金、或者至少是貸款來支持真正的改革吧。

本文作者是FTI Consulting歐洲、中東和非洲業務董事長,曾擔任聯合國常務副秘書長譯者/梁艷裳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