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八章 與魔共舞

8.4

在王響搬到矽谷後,波動基金在芝加哥的辦公室也隨之撤銷了,他認為繼續在芝加哥發展客戶很危險,他也需要減少其他地方的客戶和芝加哥的老人的聯繫,以免他們之間將波動歷史上的蛛絲馬跡串起來,引起麻煩。

到矽谷後,王響最為操心的就是該如何辭掉傑夫.戈德曼才最穩妥。然而,在他搬去矽穀不久,還沒有等到王響開口要辭他,傑夫.戈德曼就主動以身體不好要退休為理由自動辭職了,並沒有向王響索取更多的賄賂,即使王響暗示了幾次,他也不接話,顯然是打定了主意不找王響麻煩了。王響當時想這可能是上天的安排,傑夫.戈德曼得了什麼不治之症,對錢已經看淡了。真是謝天謝地。

之後,王響在矽谷找了個會計師作審計工作,此人對金融交易一竅不通。這點對於王響來說是一個長處而不是缺點。那個會計師也同意完全按王響的要求來做審計,其實就是過一段時間在王響準備好的報告上簽字而。世界上願意不勞而獲的人太多了,有限的只是機會。

為了讓芝加哥的那些麻煩不在矽谷重演,王響對在矽谷發展投資客戶非常小心。他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紐約。做了一段時​​間之後,他認識到一個個地爭取個人投資者很費事而每個月為這些個人投資人作投資報告工作量也太大,況且政府對面向個人的基金也監管很嚴,於是就試圖發展一些寄生基金來收羅個人客戶。

這件事,他認識的那個紐約的傑姆斯.皮加諾幫了很大的忙。兩人討論後,一拍即合。王響順利在紐約開設了波動基金的辦公室,以便發展紐約的大客戶,而吸納小客戶的寄生基金也由皮加諾開展起來了。

這個運營模式後來還發展到大西洋彼岸的歐洲。世界各地好些個寄生基金在充當他的銷售站。其實波動基金在各個城市的辦公室只不過是他的公關工具而已,擺出一個大架子讓人覺得是波動基金是一個全球機構。所有的實質性操作都是由他自己完成,他不能信任任何人。

對於不同的投資人,王響向他們提供的投資回報很不一樣。對那些對投資風險比較敏感的投資人如掌管退休基金的LCG資本管理公司,他做出的投資結果風險很低而回報也很好;對於像哥本海默基金這樣習慣於高風險高回報的投資者,他會把投資回報做得高,也適當地加大每月的波動和風險。

他自信波動的報告,這個行業的專家也挑不出錯來。他常常得意地想,金融界的人貪婪又自以為聰明。投資回報不好,他們是不會投資的,但投資回報太好他們也會懷疑其真實性,所以一切必須恰到好處。只有事後做的假數據才會完美無缺地恰到好處

而正是由於數據的過分完美,才讓劉克揚這樣一流的金融定量分析專家看出了破綻,因為真實世界是不完美的。

隨著時間的過去,波動基金報給投資者的賬面數字和實際的資金數量差距越來越大了。因為波動基金報告給投資者的賬面數字永遠都比實際的投資回報要高,如果有老的投資人要贖回投資,王響就必須用新進來的投資人的錢填進去,再加上基金的運作費用和慈善捐款,虧損就產生了,並且越來越大。因此王響的那個有一天奇蹟再次發生從而市場撈回巨額回報的希望,也就變得越來越渺茫。

歷史有時候很滑稽。那是2007年的春天,波動基金的紐約辦公室的秘書收到了一個叫保羅.奧森的律師的電話,此人號稱是王響的老朋友。王響當時人在中國,秘書將這個電話記錄轉給了他。

王響看見這個名字,就氣得大罵這個龜孫”-正是這小子把他的一百萬美元在幾個月內變成了一張59美元的支票。搬離芝加哥時,王響把這張支票放到了波動基金的紐約辦公室,他覺得掛在牆上不太好,因為訪問他的辦公室的人都會問為什麼。受騙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於是他就把它鎖在了抽屜裡。

他本來根本不想理這個龜孫,但轉念一想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於是就告訴秘書,如果以後此人再來電話,可以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他。現在的王響,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傻小子了。

果然,當王響從中國回到美國的幾天后,就收到了這龜孫的電話。

你好,王響博士。還記得佛羅里達的保羅.奧森嗎?保羅.奧森還是那副賤賤的聲音。他聽說王響的波動基金做得越來越好,而他自己的律師業務則做得毫無起色,於是希望和王響合作再撈點錢。

王響一聽這聲音就來氣,心想世上還有這麼無恥的人,你燒成灰我都認得,但嘴上卻說:佛羅里達的保羅.奧森?當然記得。那場馬球比賽讓我終生難忘。

提起那場馬球賽,我真的很慚愧。本來是希望幫助你的,但最後結果不好。你知道嗎?那個花花公子安德魯.斯坦福三世已經死了,吸毒過量。他害了不少人,你我都是他的受害者啊。保羅.奧森好像挺委屈。他知道死無對證的道理,想怎麼編就可以怎麼編。

王響恨不得上前去抽他一個巴掌,世界上比他更噁心的人,也少見了,但只是淡淡地說: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是這樣,我這裡有一個投資者,他們家是靠做煙草起家的。他們希望投資一部分資金到對沖基金。不知波動是否會接納他們?保羅.奧森將談話轉入正題。

波動歡迎所有合格的投資者。但是我先把規矩講在前面:第一,波動接受的個人投資人自小額度是5百萬美元,而這個投資者的最小資產要超過5千萬美元;第二,我們不付中間人費用;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不會再去看什麼操蛋的馬球賽。王響打官腔一樣地說著,口氣中有嘲諷,也帶有幾分氣。

保羅.奧森完全明白王響的意思,說:第一條沒有問題,我的客戶的資產有數億,他準備第一次投資1千萬美元。只是中間人的佣金,你看是不是能夠按行業規矩… …你知道如果我把這筆生意介紹給別的對沖基金,總是會拿到一些……”

王響打斷了他的話,不客氣地說:那你就介紹給別的對沖基金好了。你的那點小算盤我現在就看穿了,無非是介紹一個客戶撈上一筆中介費,等一年的投資贖回封鎖期一過,你的投資者把資金撤走,你們再去找一家對沖基金玩同樣的把戲。投資對沖基金,往往有一個投資贖回封鎖期,在此期限內,客戶不得隨意贖回投資,如果一定要贖回,需要付一份罰金。過了那個期限,投資者就可以自由贖回了。

的確,保羅.奧森做過不少這樣的事,搞得名聲不好,沒什麼人願意和他合作。現在他知道再做這種事,就徹底毀了,於是就著急地說:王響博士你誤會了。這樣好了,我會建議我的客戶接受兩年的投資贖回封鎖期,我的那份中介費也存入波動基金,在客戶贖回投資3年後,我才可以將資金轉到別的地方。你看這樣可以嗎?

王響覺得這樣自己已經沒有什麼風險了,就同意了,說:好吧,我再信你一次。我要這筆投資合同一個月內完成,否則我們今天的口頭協議就取消。我在波動基金的紐約辦公室恭候。

保羅.奧森說沒有問題,他們就掛了電話。他似乎很有信心,看來是事前已經做好了客戶的工作才來找王響的。

兩個星期之後,保羅.奧森就說客戶已經簽了投資合同,他希望帶著合同到波動的紐約辦公室和王響見個面,王響同意了。

保羅.奧森一走進波動位於紐約公園大道675號的那棟大樓,心裡就只後悔當年幫那個花花公子欺騙王響是多麼失算,如果當時幫著王響,那麼這麼多年下來和王響合作,自己也就早發了。他暗自下決心,這次一定要全心全意幫著王響。

他到達波動的辦公室的時候,波動的秘書已經在等待保羅.奧森,她立刻將他帶進了王響的辦公室。

王響熱情地迎了上去,不准備再在馬球比賽的問題上給保羅.奧森難看。

你好,王博士。幾年不見,你在華爾街已經是大名鼎鼎了。多年混跡於富人之間,保羅.奧森不愧是一流的拍馬屁專家。

你看上去氣色很好,身材也保養的不錯,比幾年前還年輕了。王響也順便奉承了他一句,這個50多歲的律師的確保養得不錯。

他們很快就進入了正題。王響已經事先和保羅.奧森討論過投資合同的細節,他拿起那份客戶已經簽署的文件,再次瀏覽了一遍,就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談完這事,保羅.奧森並不准備立刻離開,他還想撈更多的好處。就問,波動基金目前的法律顧問是誰?

王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說:波動沒有固定的法律顧問,如果需要,都是找相應的專家來做具體的法律事務。

保羅.奧森說:像波動這樣規模的基金,應該有自己律師了,至少要有一個固定的法律顧問。這是實情,對沖基金到了一定的規模,必須有自己的律師,對內監控員工以確保他們不要從事非法交易,對外代表基金處理法務糾紛。

王響想了一下,說:你提醒的對,我會考慮僱一個律師的。

保羅.奧森立刻說:在你的全職律師到任前,我來給你做法律顧問吧。費用一定從優。

王響看著他,心裡覺得好笑,這個傢伙一會代表投資者,一會又要代表基金,到處都是利益衝突的痕跡,他就不怕有人投訴律師資格給吊銷了?他轉念又想,要整治這個龜孫,就得先把他給套進來。

於是王響就同意了,但和他約法三章:第一不能插手波動基金的內部事務;第二不能和任何波動基金的投資者主動接觸;第三一切以波動的名義進行的活動,都必須事前得到王響的書面批准。保羅.奧森全部答應了,因為這些條件並不苛刻。他最關心的法律顧問費用,王響還是很大方的。

他們很快地簽了一個法律顧問協議,保羅.奧森高興地離開了波動基金,覺得自己不虛此行。

後來保羅.奧森又陸續幫波動拉了幾個投資者,他都是既從投資者那裡拿好處,又從波動拿中介費,外加固定的法律諮詢費,肆無忌憚的利益衝突。王響對這一切都裝作不知情,中國人相信不是不報,時機未到。

這麼多年的歷練,王響已經將與魔鬼共舞的技巧練得爐火純青。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