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八章 與魔共舞

8.3

慢慢地,李燕覺得王響像是變了一個人。他的事業看上去是越來越成功了,但他的自信心卻在下降。

當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特別是和生人在一起時,他精神飽滿,高談闊論,派頭越來越像一個大老闆。而在家裡,則常常自己一個人枯坐在辦公室裡,默默地喝著威士忌酒,好像在想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想。

李燕問過他很多次,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他都說只是工作壓力大,要她不要操心。有時喝醉了,他會反复地問李燕:你覺得我有出息嗎?他要李燕一次又一次地給他肯定回答,然後才醉得睡去。白髮逐漸在王響的頭上一根根地增加。

李燕知道,工作上的事,她也幫不上他什麼忙。只是盡量在周末和節假日,拉他出去旅遊。也盡量將兒子小胖豬推給他照顧,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王響逐漸迷上了一些比較冒險的活動,如潛水、滑雪、攀岩、跳傘等等。他的膽子很大,學習新東西也很快。滑雪幾次,就從綠色滑道上了難度最高的黑色鑽石滑道。很快又覺得不過癮,租了直升飛機,把他拉到專業滑雪者的山頂,扔了下去,然後他就踏著滑雪板衝下懸岩峭壁。潛水也是這樣,跟教練學了幾個小時,就開了一條船,去了海裡。

他需要挑戰自己。

每次出門,燕子就會提醒他玩玩放鬆一下就行,不要這麼玩命。他就會說:世界上最痛苦的死,就是安樂死。

李燕笑他:真是山里出來的,別人去玩都是找些文化古蹟像巴黎羅馬埃及什麼的,你就盡往深山老林裡鑽。

逐漸地,王響終於適應了新的生活節奏,噩夢少了,心慢慢麻木,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臉上。

剛開始看到這種轉變,李燕還為王響從新回到正常的生活感到高興。但細心觀察,發現王響很少再和她交流思想,人也變得警惕,很多本來很平常的小事,也會瞞著她,他公司的事更是絕口不提。其實她從來就不太關心波動基金的事情,他的這種過分敏感,反而叫她生疑了。

有一次王響出差回來,李燕接過他的手提箱就打開了,希望將裡邊的髒衣服拿出來洗一洗。王響見狀大發脾氣,指責她把他的東西翻亂了。翻翻對方的東西在夫妻間本來是很經常的事情,用得著發這麼大的火嗎?李燕委屈極了,頓時眼淚就上來了。

王響見自己言重了,傷了李燕,又放低了聲音來哄她。當李燕破涕為笑時,王響冷冰冰地留下了一句不容商量的話:以後不要再翻我的東西,髒衣服我會自己交給你的。

李燕還注意到王響經常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下床,躲進他的辦公室,將門窗都關好了做一些事情。

他有什麼事情要瞞著我呢?從這個時候起,這個疑問經常困擾著李燕。她開始對王響的事情多留一個心眼。她猜想過他是否在外面有女人,但很快否定了,因為女人的直覺沒有讓她感受到他們之間任何感情上的隔離,他對她的關愛一如既往。

那麼就應該是工作上的了。是什麼呢?她旁敲側擊地問過他,也常去看看他帶回家的文件,從來沒有發現任何不妥。其實王響本來就是個比較心眼多的人,又太了解李燕了,李燕能想到的漏洞,很快就讓王響堵上了。

她一直沒有找到答案,於是就時常安慰自己:也許是男人的中年危機?

犯罪不一定就是墮落,真正的墮落是從心靈接受罪惡開始的。王響接受了罪惡,但也為自己的心靈留下了一個道德底線:不揮霍投資者的金錢。這也是為什麼他在華爾街看上去比較簡樸的原因之一了。這樣,他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認為自己所有的不法行為都是迫不得已

其實一個絕頂聰明的人竭盡全力也未必能跑贏股票大市,何況現在的王響,花大量的精力去研究如何作假,又花大量的時間去釣新的客戶。他用在股票投資上的時間越來越少了,而作假的手段卻越來越高明,釣新客戶也變得得心應手。

王響發現很多有錢人喜​​歡捐款做善事,他便想盡辦法進入這個圈子,也常常大方地捐款。一方面塑造成功形象,另方面爭取別人的好感。他認為用波動基金投資者的錢做慈善捐款不算不道德。與其將錢交回那些華爾街富豪去揮霍,還不如將錢給真正需要錢的窮人去用,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這個圈子中果然有不少有錢的個人客戶投資給波動基金,所以參與慈善捐款也變成了為波動基金打市場的手段。

他爭取投資者的手段也越來越高明,最有效的就是那招欲擒故縱。人都喜歡佔便宜,你越不讓他佔,他就越要想盡辦法鑽進來。他感嘆我們中國的老祖先真是太偉大了,對人的心理了解得入木三分,而千百年來人就沒有一點長進。

2003年下半年,當李燕提出要搬家來加州的矽谷時,王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李燕有些詫異王響答應得這麼爽快,畢竟搬家和搬公司都是很大的事,除非他事先就想好了,否則不會這麼想都不想就決定了。王響從來就是一個對事對人都考慮得很周全的人。

其實,自從傑克阻礙了那個退休基金投資波動基金以來,王響就在認真地考慮公司搬家的事了。

再加上那個更讓王響頭痛的那個波動基金的交易審計傑夫.戈德曼,自從王響第一次設法沒讓他審計波動的交易數據後,他似乎察覺了什麼。

過了幾個月到了第二次審計波動基金的時候,王響又接到了傑夫.戈德曼的電話,問他波動基金的交易賬戶密碼是不是又改了。王響明白這個老狐狸已經知道了他有什麼東西要避著他,這次打電話是在索取賄賂了。

幸虧他原來已經料到了這種可能性,就一邊抱怨網絡上越來越不安全,所以公司的IT人員得不時地更換密碼,然後承諾立刻叫IT人員告訴他新的密碼。

說完正事,就開始和他聊天說自己上次買的那套昂貴的釣魚工具也沒什麼用,要送給他。他知道一套釣魚工具當然不會讓這個貪心而又有膽小的傢伙罷休的,他只是要開始和他探討價碼而已。傑夫.戈德曼謝了王響,然後說自己最近也沒時間釣魚了,在忙著準備裝修房子,問王響有沒有可以推薦的裝修公司。王響明白這就是價碼了,立刻說,當然,有一家不錯的公司剛給我家做過活,做的不錯,到時候要他們跟他聯繫。

掛了電話,王響就找了一家建築公司,要他們去找傑夫.戈德曼接項目,並承諾一切費用由他來承擔。後來傑夫.戈德曼用這家公司給自己的房子加了一層,還在後院修了個游泳池,總共費用25萬美元,全部由王響買單,這是波動基金5年的審計費用。

王響這時很煩心,倒不是心疼這25萬美元,是擔心自己被這個傢伙訛上了不能脫身。只有搬離芝加哥,才有藉口業務方便要找當地的審計而換掉傑夫.戈德曼,即使出一筆錢和他作最後了斷也是值得的。

於是當李燕提出要來矽谷時,王響就立刻答應了,因為他早就想離開芝加哥了。如果要談到王響業務開展的方便,紐約應該是最佳的地方。由於皮加諾的幫助,當時波動基金在紐約的業務已經開始了,並且紐約也無疑是世界的金融中心。一方面希望讓李燕有一個她自己喜歡的生活環境,另一方面也是接受芝加哥的教訓,要盡量把業務區和生活區分開了,搬去矽谷就成了一個更全面的選擇。

就這樣,他們搬離了居住十幾年的芝加哥,來到了矽谷。芝加哥留下了王響真實的成功,也留下了他墮落的軌跡,一切不堪回首。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