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八章 與魔共舞

8.1

收到波動基金投資報告的大衛.哥本海默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以為那個天才交易員又回來了。

王響此時又用這個投資回報已經轉正的結果乘機向那些退出波動基金的老客戶發出邀請,要他們重新投資,並將所有費用減半,很多老客戶於是又回來了。良好的回報,僅僅行業半價的收費,這是很合算的買賣。可是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人們都是在被那個字牽著鼻子走啊。

2003年,波動基金的客戶大部分都回來了,波動基金名聲也回來了。然而沒有回來的,是王響投資的能力。他再也不能打敗市場,總是大賭大輸,小賭小輸。這讓王響十分恐慌和焦慮。

從小到大,聰明一直是他制勝的利器,是一個從山里來的農民孩子變成世界頂尖金融專家的魔法然而這個魔法現在失靈了。就像一個武功深高的大師,突然有人廢了內功,他所有的招式都變成了街頭賣藝的花拳繡腿。

他常常想起傑克憂傷的眼神:響,你不明白。一個交易員退役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的功力再也回不來了嗎?他還只有三十幾歲,難道人生從此就要走下坡路了嗎?他很感自責羞恥,也很孤獨無助,無人傾訴。這種事誰都不能告訴,包括燕子。

做了一段時​​間對沖基金,王響意識到個人的這點能力,離獨自開業的條件還差很多,就拿和銀行的關係來說,這不是幾天能建立起來的,只有和銀行有很好的關係,才能以很低的利率借貸資金,提高槓桿率,而高槓桿率,往往是對沖基金贏大錢的關鍵。還有,建立一個高水準的分析團隊,在一定的投資策略指導下,找到最佳的對沖組合併把它們程序化,還有很多……可是這一切,他都沒有準備好,就倉促上陣了如果資金額度小,憑藉小團隊的力量,把握起來也許沒有問題,但自己急於求成,花了太多時間擴大基金規模。可是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只能,唉,破罐破摔吧……

那一段時間,他老做噩夢,總是夢見股票市場崩潰,然後被人追殺。燕子常常在半夜被他的喊叫吵醒,然後就將他推醒。而他告訴燕子,他又夢見了“9.11”燕子將他抱在懷裡,像輕輕拍打兒子小胖豬一樣,讓他再次入睡。

那一段時間,王響猶如生活在煉獄之中。天天有無數個聲音在他的腦海裡來來回回地吵。他的良知說,這是錯的;但他的貪念又告訴他,這不算什麼,錢又不是你自己揮霍了。

他時而恐懼,害怕真相被揭露;時而又安慰自己,他這麼聰明的計劃,一切都天衣無縫。他有時對自己很有信心,覺得有一天一定可以將損失搬回來;有時又信心崩潰,覺得自己無能愚蠢……

他常常想起小時候的下雨天去砍柴,必須走那條山崖邊開鑿出來的羊腸小道,腳一滑,就會掉進萬丈深淵。

王響知道,他還有一個死穴:那個哥本海默指派的賬目審計會計師。他必須盡快把他搞定,在下一次審計之前。

會計師的名字叫傑夫.戈德曼,應該有近六十歲了。據說他是哥本海默家族的一個遠房親戚。他自己獨立開業,擁有一家小小的事務所,僅僅僱用了一名助理。他被哥本海默推薦的原因,除了家族淵源,他自己開業前,曾經在一家金融機構做過會計,對市場和相關的證券法律法規有所了解。

王響不知道如何打開傑夫.戈德曼這個穴道。決定把他約出來探探底牌再說。

他有次電話聊天的時候聽傑夫.戈德曼說過釣魚的事,就約他出去釣魚。老頭受寵若驚,客戶的邀請對他來說總是求之不得的。對於一個小會計,他們的收入和一個對沖基金的老闆是不可比擬的,平時更本不敢高攀向王響這樣的大客戶。

他們約定到芝加哥北郊密西根湖邊的一個小鎮去釣魚。王響對釣魚一竅不通,臨去的前一天到釣魚專賣店買了一套釣魚竿具,他大概聽了聽店員的介紹,買了一套最貴的。

那是個夏日的周末,王響和傑夫.戈德曼分別開車去了約定的釣魚地點。當王響到達的時候,傑夫.戈德曼的水桶裡已經有好幾條魚了。王響謙虛地說,我不會釣魚,只是年紀見長,希望學一些能讓自己平心靜氣的活動。

傑夫.戈德曼說:你的釣竿很好。

一天之中,他們漫無目的的聊天。總結一天的聊天,王響了解到傑夫.戈德曼認為自己老了,很有退休的意圖,但他那個第二個婚姻生的兒子還小,必須接著做下去,退休金就更沒著落了。王響還了解到,傑夫.戈德曼與哥本海默並沒有所謂的親戚關係,他只是通過哥本海默的一個親戚認識了這位大老闆而已。

那天釣魚活動結束時,王響學會了釣魚,也對如何搞定傑夫.戈德曼打下了腹稿。
雖然傑夫.戈德曼一年只審計兩次波動基金的賬目,但波動基金一直按月來平均付給傑夫.戈德曼費用。一個月後,傑夫.戈德曼給王響打了個電話,說這個月波動多付給他一倍的費用,可能是波動的會計搞錯了。

王響說沒有錯,這麼多年了,波動一直沒有增加過審計費用,即使按市場通貨膨脹率也該加了。他開了個玩笑說,對沖基金是一個暴利行業,實在對不起社會大眾,至少應該對合作夥伴寬厚些。

這是一個王響精心計算過的行動。首先,他給傑夫.戈德曼增加的錢數目恰當,多到叫他動心而又不生疑,同時又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這個沒見過什麼世面的老頭,就可能給嚇回去如果傑夫.戈德曼不願接受他的這次加價退回來,也不會讓他難堪和引起猜疑,因為他沒有提任何要求,一切無懈可擊。如果傑夫.戈德曼接受了,那他的下一步行動就好辦了。

傑夫.戈德曼沒有抵擋金錢的魅力。他對王響千恩萬謝,說波動讓他離退休又進了一步。

這就好辦了。王響偷笑了一聲。

又過了一個月,該是波動基金審計的日子了。王響將所有的賬務​​按常規交給了傑夫.戈德曼。但是,他將波動交易賬戶的密碼改了,這樣,傑夫.戈德曼就不能進入波動的交易賬戶查對真實的交易數據。這其實是審計最重要的一步。

傑夫.戈德曼有打電話來了。和王響聊了幾句天后,就提到密碼的事。王響裝作不知道這件事,說:好像是改了。怎麼連我都沒告訴?承諾盡快叫人把密碼告訴他。然後他又像隨便聊天一樣地說:你都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認真地查每一筆交易嗎?查出過什麼沒有?真是太敬業了。

傑夫.戈德曼說:審計了你們這麼多年波動的賬目,還真沒有發現過什麼不妥。只不過要走走過場而已。其實,他很多時候也是偷工減料並沒有好好看那些交易數據的

王響說:如果我是你,才懶得去一筆一筆地去看這些交易數據,多麼繁雜呀。這樣不就算是真正退休了嗎?

傑夫.戈德曼說:說的也是。

天下有哪個公司喜歡被審計每一個細節呢,不僅給公司造成額外的工作負擔,況且,有些財務上的事本來也就是模棱兩可的,所有的審計都是只不過是為了應付政府以及公司的客戶的無可奈何而已。作為一個老會計,這個道理他自然懂得。

王響最後又承諾要人盡快把密碼告訴他,就掛了電話。

王響後來沒有告訴傑夫.戈德曼密碼。而他也沒再問密碼的事。這也就兩相方便了。這個坎王響就這樣輕易地邁過去了,比他想像的還要簡單。

天下有幾個人能抵擋不勞而獲的誘惑呢?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