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台灣自我創新和承擔責任的時代

湯本

2011220

下面的文章是筆者在1998年撰寫並且發表的文章,文章從評論胡志強先生觀點開始,時隔13年,當時任外交部長,現任台中市長的胡志強先生的當時的觀點,不僅沒有過時,仍顯示出思想的光輝。

對於當下更具啟示意義的,是馬英九、胡志強等一批當時是中生代的領導人士,現在已經成為政府和城市領導人,正在引領台灣紀念中華民國一百週年,開始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是兩岸經貿全面合作的時代。這個時代,是台灣更加具有尊嚴更有自信發展的時代。這個時代,是兩岸人民尋求共同生存繁榮發展,互相學習的大時代。這個時代,是民主法制的台灣,正以自己的巧實力和軟實力,影響包括大陸在內的亞太地區的時代。

當代華人智者,清醒地意識到,無論東西方,都需要改革。東方的社會弊病,源於長期封建制度和獨立公民社會的匱乏;西方的弊病,源於自由下的黑暗和極端利益集團對於人民的公開的或者隱蔽的盤剝。而兩岸的ECFA,則是兩岸領導人以及財經負責人,以遠見卓識,意識到只有中國大陸作主驅動力的大中華經濟區,才能重振台灣經濟,只有兩岸經濟共享繁榮,才能彼此自然友好親近,才能走向更多共識。中華民族兄弟之間,只有互相體讓幫助,只有自己奮鬥救自己。

筆者曾經在演說和文章中多次強調,21世紀,美中兩大國,誰能超越對方,取決於誰能夠在消化對方的過程中,超越對方消化自己。

很像繞口令,但,歷史就是如此無情,無法在更廣闊的世界獲得取捨或者沒有精神消化功能的民族,無法成為強大的民族。

同樣,台灣面臨一個消化大陸,消化美國,消化自己的歷史(正面的和負面的)的時代。

在今天東西方互相消化,互相競爭的大時代,現代的台灣人精英群體,理應成為中華民族消化這個世界,強化自己的最先進群體之一。

這是一個台灣必須自我努力創新和承擔歷史責任的時代。

胡志強的遠見和台灣中生代領導人的優勢

湯本

1998

世紀之交的世界政治格局錯綜複雜,世紀之交的兩岸政治格局和關係也同樣錯綜複雜。新年伊始,外交部長胡志強先生的有關兩岸關係的一番講話開啟新意,頗值得玩味,深析。

一月五日,胡志強在立法院即僑政委員會答詢時表示:兩岸關係的定位不是國際關係,兩岸關係定位不應以國際關係視之,而台海問題一定是國際關切,但不應國際化要把台海問題國際化,外國人躲都來不及了!

在海峽兩岸關係處理上,胡志強體現了務實精神,體現了遠見。

一段評論,卻在四個方面,頗具政策宣示的政治寓義,以及作為台灣外交領導人的理性思維:

一是,台灣的政府再度以此澄清所謂流言傳播甚多深廣的台灣,獨台國獨(中華民國獨立)的說法。

二是,務實外交釋以新意,務實外交,只作為台灣生存發展的一種手段,爭取國際空間的手段,務實外交是手段而非目的,而非是刻意形成兩個中國的外交努力。

三是,對美國外交及政策界的基本趨勢的準確了解。顯示其對國際格局以及美中(大陸)關係的深度了解,拒亞洲周刊報導,在任駐美經濟文化協調處處長時,胡志強約見的眾,參議員之多,令各方人士以及中國大陸外交人士吃驚。胡志強在這些廣泛的接觸中,對美國政界的普遍了解,了解到美國的基本的海峽兩岸關係的政策立場。

四是,對中國大陸政情,事物的相對其他領導人的較為深的了解,海峽兩岸的事務,本質上是中國人的事務。要做到江澤民的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要做到李登輝的中國人要幫中國人,首要者,都是中國人。

國際關切與國際化,一兩字的差異,顯示出政策決策中的智慧,其中,清晰地透露政策中的程度的微妙,顯然,借助國際關注,但不是依靠國際力量,當是務實的抉擇。事實上,加深或擴大台海問題國際化,即不現實(外國人躲都來不及了),又很危險。胡志強的觀點顯示了清醒的理性。

進一步分析,胡志強也頗顯現出自信,對台灣民主和經濟成就的自信力。這正是台灣中生代領導人的普遍性意識。台灣的中生代領導人橫跨面較大,姑且分為:

老中生代連戰,錢复,吳伯雄,張俊宏,李鍾桂等,中中生代宋楚瑜,許信良,王建煊,蕭萬長,劉兆玄,李遠哲,施明德等;新中生代胡志強,陳水扁,吳敦義,周陽山,焦仁和,蘇起,李大維,馬英九,趙少康,呂秀蓮等。

中華民族在走向現代化的成就,最可珍貴的是人才的培養與形成,是製度與民主文化的長期建樹。從人才的培養和形成來說,台灣中生代領導人不僅屬於台灣,也確實屬於包括海峽兩岸在內的中華民族,台灣的民主經濟建設成就,是一百多年中國人民追求現代化進程的一部分,他們的才幹,能力,思想,品質是最可寶貴的財富,他們具有五大優勢:

一,完整地受到最佳的現代化教育及相當務實的現代化工作實踐之惠,他們的創造性,思維能力,行為方式,現代人格及現代人文精神由之形成。

二,具有現代政府,民主政黨,與現代企業的管理能力和管理經驗。

三,在多年實踐中,富有對於民主政治運作的經驗和草根群眾的組織能力,具有很強的民意的理解和把握的能力。

四,富有生於斯,長於斯的,耳濡目染,浸淫入心地傳統的中國道德文化的素養。

五,面對變化的國際格局,面對海峽兩岸社會經濟的變化發展,他們具有深刻的台灣優先的意識的同時,亦已漸漸形成了理性的對於大中國地區經濟體以及大中國地區政經必然互動的宏觀意識。

也許有人會認為,民進黨是死心塌地的台獨的黨,其實不然,正如筆者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的題為民進黨- 走向現代大黨的智慧一文中所指出過的,民進黨的務實的戰略變化,將促成民進黨放棄歷史負擔,成為現代大黨。如果不是因為尚還殘存的政宣需要或個別激烈人士的阻遏,許信良,陳水扁都會坦誠相告,他們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近日,台北市政府前新聞處處長羅文嘉在美國指出,未來,民進黨的對手將是共產黨,民進黨將建立中共學的智庫。這明了無誤的信息告訴海峽兩岸,民進黨的政治大戰略不是退縮固守,而是進取發展,是面向大陸。

誠然,台灣中生代領導人仍有相當的缺陷和缺失,從總體上來看,一是與大時代的要求相比,他們的自信心仍顯不足。二是對中國大陸社會的發展缺乏具有前瞻和遠見的深入研究。他們對於這一代台灣中生代領導人極有可能在未來中國現代化中的領導角色,仍然缺乏系統性準備。

無疑,台灣的朝野政治家們,只有將中國大陸的現代化,民主化視為己任,將兩岸四地利益視為一體,台灣的安全才能得以保障。求人不如求己,自強不息免求人,寶山就在腳下。如此,台灣的政經成就才會不囿於海島,台灣向著大陸的內向性的努力,其重要程度不僅不亞於外向性的努力,甚至更為重要。直言之,與大陸的務實內交比與撮爾小國的務實外交更為重要。

在一個錯綜複雜的政治時代,危機與生機並存,這是對有遠見有創見的政治家的雙重考驗。海峽兩岸的領導人中,無論是四十年代末期學運出身,還是教授學者出身,無論是常年持異見的從政者,還是科技專家出身的,都應該看到:一九九八年帶來的海峽兩岸關係的危機與生機,一九九八年也帶來的海峽兩岸關係的轉機和契機。有遠見的政治家應該越過短視的庸眾的偏見。

去年七月,筆者與相識已久的朋友,立法委員週陽山教授在台北晶華酒店,有一番頗有盡興的聚談。夜幕降臨在台北,筆者送周陽山,酒店外,夜色蒼茫,街市喧鬧,談起立法院的種種爭執,民意與官意的折衝,消長,遠見與短視的衝突,頗為感嘆。筆者不禁說道,你們的努力,不僅僅是為了台灣,也是為了中華民族。陽山兄答曰:這也許就是我們在萬分疲勞後的欣慰。

告別舊世紀,迎接新世紀,周陽山的欣慰,也應當是海峽兩岸國共民三黨有識之士的欣慰。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