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最後的鹽道

中國財經作家東方愚為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稿

小時候家裡沒通上電,照明用的是煤油燈,那個時候我們習慣稱煤油為洋油記憶中,村里有過幾次搶油風潮,村民們傳說洋油要漲價,於是呼啦一聲都往供銷社跑,有人拿著瓶子,有人提著壺,還有直接用擔子挑了兩個水桶來的,好生誇張。

未曾想到的是,二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們還在搶,這次搶的是食鹽。有人罵國人素質低下、盲從成災。這種批評者要么生來就是衣食無憂者,要么就是一個沒下過廚房且不問世事的自命清高者。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物資緊缺,到現在的琳瑯滿目,中國在吃飯和照明上不再捉襟見肘,但內心卻始終有一種不安全感。

當然,兩種不安定感是有區別的。當年我們僅僅是一個價格敏感者,再說,如果生活一片漆黑,與彼時(上世紀80年代初)上下齊盼改革春風的氛圍也不搭調到了今天,我們搶購食鹽,並不僅僅因為對未來碘鹽受污染的擔心和對價格的敏感,而包含了更多複雜的因素——對假冒偽劣商品層出不窮的深惡痛絕,甚至對政治環境變幻莫測的焦慮。

看到廣州的一則新聞,有市民出高價總算搶到了一家商舖新進的碘鹽,喜出望外地回到家中,卻發現這些包裝上的條形碼是完全一樣的。毫無疑問,他買到了假貨。不知道應該誇獎這位市民的細心,還是吃驚於鹽販們嗅覺之靈敏與行動之迅速,而這正是我們的真實處境。

前兩年因釣魚島事件中日關係緊張的時候,有壽司店打出本店三文魚從挪威進口的聲明,現在日本核洩漏後,發出類似吼聲的飯店更多了。我不喜歡吃三文魚,也吃不出來原產地。只是一邊感慨做生意的不易,一邊在想,如果因為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中國人而在國內掀起抵制挪威貨的活動,三文魚的進口地會不會馬上又變了呢。

雖然經濟學家和政客們常拿恩格爾係數來判斷一國居民生活水平的高低,但如果居民在吃喝拉撒睡時都要考量政治因素,這顯然不是好現象。鬱達夫說一粒沙裡看世界,現在則是一包鹽裡看世界在搶鹽風潮當中,對普通百姓來說,他們搶的是生活必需品,而對執政黨來說,這便是一種值得警惕的群體性事件,特別在如今多國政變和衝突的氛圍中,他們自然而然會把事件的潛在危害評估到一個較高的層級。

所以中鹽總公司第一時間發布通告,稱會力保食鹽供應穩定。 穩定壓倒一切從表面上平息了風波,卻沒有對一切的魑魅魍魎給予懲處。這便是癥結所在。

317日中國的鹽業股票幾乎悉數漲停,連涪陵榨菜也一度衝擊漲停。私募基金是否在這次搶鹽潮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甚至是否就是始作俑者,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要說這次鹽荒的受益者,在我看來,並非私募基金,而是中鹽總公司。這一現金流為負、利潤連年下降、負債率超70%的央企,去年提通過兩個五年的努力,實現資產破1000億元,進入央企第一方陣規劃時,尚顯得有些不自量力,現在它終於找到了正當理由,那便是所謂的維護市場穩定。 2009年就提出、後來一拖再拖的中國鹽改何時開始,也是個未知數。又一個中石油將冉冉升起。

有部紀錄片叫《最後的鹽道》,說的是身處險惡自然環境但擁有一方鹽田的西藏康巴族人,如何進行製鹽、運輸、貿易的,他們堅持這一傳統的時間超過了2000,至今仍用最古老的方式手工製鹽,不用水泵,以確定不受污染;馱鹽隊走到交易地(物物交換)要花四天四夜的時間。片末有句總結語是,他們在提醒我們在現代文明中所失去的東西在我看來,摒棄傳統工藝充其量只是一種遺憾,而慢慢地將道義甚至信譽扔掉,穿上一件叫做唯利是圖的內衣和叫做和諧穩定的馬甲,則是一種災難了,那才是真正意義上最後的鹽道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