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利比亞戰局將如何演變?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哈斯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今年是《考慮時間:決策者應藉鑑歷史》(Thinking in Time: The Uses of History for Decision-Makers)一書出版25週年,該書闡述瞭如何最好地從過去的事件中汲取教訓。這本書是“忘記歷史的人注定將重蹈覆轍”這句格言的推論。這對今天的利比亞尤其適用——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軍事干預利比亞的人,都已經從史海中尋找論據。

站在道德立場上對軍事行動給予支持的人,包括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經常表示不能重複1994年未能對盧旺達進行干預的錯誤。主張設立禁飛區的人,則會舉出伊拉克北部或前南斯拉夫的例子。不過這些都並非完全相符。不像盧旺達,利比亞社會結構中並沒有單一或主要的民族裂痕。穆阿邁爾•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對反對派發出的無情鎮壓威脅,可能只是內亂局面中的威脅,目的是恫嚇武裝起來的反對派,並不見得針對班加西的所有男女老幼。

可以說,近幾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經驗更有參考價值。重塑社會的宏大計劃在遭遇了當地的現實後,進展並不順利。那裡的經驗也證明了,要想把初期的軍事勝利轉化為長期的成果,是十分艱難而且代價高昂的——就像我們現在發現的,禁飛區並不能控制地面戰局一樣。

在利比亞,最初的有限禁飛區已經開始演變為更具雄心的行動。然而我們仍未取得決定性突破。現在的問題與其說是按照我們迄今的路線進行干預是否正確,倒不如說是“現在該干什麼?”

聯合國安理會第1973號決議所要求的立即停火,並停止任何針對平民的攻擊的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但如果卡扎菲真的遵守了呢?美國要求卡扎菲下台,這與聯合國決議的要求不同。奧巴馬政府會接受卡扎菲政權繼續存在嗎?如果利比亞政府軍遵守停火要求,而叛軍沒有遵守呢?

內戰極少能自然停息。僅僅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以上這些情況都不大可能。較為可能的有三種情況。一是持久戰,哪一方都無法發起決定性的打擊。這樣,禁飛區能使作戰雙方在戰場上勢均力敵,週日叛軍奪回石油重鎮卜雷加(Brega)和拉斯拉努夫(Ras Lanuf)就是一個例子,但這會延長內戰,造成更多苦難和生命損失。如果出於人道主義立場而採取的軍事行動竟造成了這樣的後果,那麼就會既諷刺又悲哀。但這的確是可能的。

通過外交斡旋結束戰爭也是可能的,但這同樣可能性不大。相反,國際社會可能需要考慮增加對反對派的支持。可以出動外國軍隊以提供直接支持,也可向反對派提供武器,以提供間接支持。

第二種情況是卡扎菲政府倒台。這種情況可能通過支持叛軍,或卡扎菲政權內部瓦解而實現。不過歷史經驗顯示,在可以團結反對派的目標(仇恨現政權)達成之後,反對派更有可能四分五裂。

如果卡扎菲政權的確倒台了,那麼幾乎可以肯定必須向利比亞派駐外國維和部隊,或某種更有力的軍事存在,以提供安全保障。然而尷尬的是,目前這種軍事存在是授權設立禁飛區的聯合國決議所明確禁止的。況且也不清楚部隊該由誰派出,成本該由誰負擔。更令人擔憂的一個問題是,反對派能否將自身轉化為一個全國性組織,有能力代表利比亞人民的利益執政?然而我們對自己支持的這些人了解實在不多,因此完全有可能出現這樣一種情況:一些反對派脫離陣營,在利比亞某些地區乃至全國實行不寬容的伊斯蘭統治。

第三種情況是利比亞現政權設法打贏內戰。短期來看,國際社會將不得不談判。長期來看,西方會面臨一個更艱難的選擇:試圖通過秘密行動和製裁推翻現政權,或通過經濟或其他手段約束它的行為。畢竟,說服卡扎菲放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靠的就是這種手段。

然而現在利比亞充滿了各方力量和各種變數,無法預測軍事干預會有怎樣的結果。誰都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更無法預測倘若發生什麼會造成怎樣的結果。但歷史經驗表明取得成功是很難的。即使取得了成功,花費的時間和成本、始料未及的後果也都會多於許多人最初的預期。

作者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主席,著有《回顧兩次伊戰》(War of Necessity, War of Choice: A Memoir of Two Iraq Wars)

譯者/王柯倫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