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日本核災敲響中國核能發展警鐘

紀碩鳴

核電乾淨無污染,對發展迅速、環境壓力較大的中國來說非常合適。中國核電技術起步就是二代,技術改造後是二代改進型,近年也開始自主發展第三代核電站。近年中國把核能作為新能源重點,在建核電站規模佔全球四成,但日本核災讓中國核電發展蒙上陰影。日前中國總理溫家寶聽取應對日本福島核洩漏事故彙報後決定,立即對中國核設施進行全面安全檢查,暫停審批核電項目。

一部好萊塢三十二年前描述核子外洩危機的電影《中國症候群》(The China Syndrome)因日本出現核電廠危機而再次被關注。這部一九七九年推出的影片描述美國一個核電工廠發生「意外」,差點釀成巨災,而今天的日本大震後引起的核電廠危機,正令世界處在巨災的陰影下,電影故事成為事實。九級地震、十級海浪留給日本的是滿目瘡痍,死傷數以萬計和永久的災難蒼涼。海嘯引發的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接二連三的冷卻系統故障,造成四個反應堆都發生爆炸,核輻射洩漏,並隨氣流漂洋過海,引起全球恐慌。災難中反思,人類依賴核能試圖化解能源危機的舉措,是否埋下了人類的又一危機。全世界是否該對核電說「不」,會是這次災難中的最大反思。

「中國症候群」成為學術界有關核能安全理論的專用詞句,意謂「一旦核子反應爐心因無法冷卻的高熱而熔解,會直穿壓力容器及包封容器深入地中,最後貫穿地心到達地球另一面的中國大陸,造成核子輻射意外」。雖然這樣的驚悚恐怖至今尚未出現,但隨影片上映後發生的美國賓州三哩島(Three Mile Island)核能發電廠發生嚴重故障與外洩危機、震驚世界的烏克蘭切爾諾貝利電廠事件,都令人類遭遇了核電大災難。

日本遭遇特大地震引發海嘯,福島兩座核電廠爆炸陷入危機,人類又將會遭受多大的磨難,究竟後果有多嚴重還在等待中。核能專家、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教授表示,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七個反應堆,有四個相繼發生事故,其中二號反應堆用作紓解堆芯高壓的壓力池在地震後多天才爆炸,當局又無解釋反應堆後備冷卻系統故障原因及詳情,懷疑是否還有風險沒有公布。他擔心核電站損毀嚴重,壓力池的爆炸威力可能已破壞堆芯的保護外殼,令輻射進一步洩漏。而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核子工程榮譽教授奧蘭特表示,福島核電站事故的情況較一九七九年美國的三哩島核洩漏事故嚴重。

面對核洩漏,日本要緊急疏散福島核電廠周圍的居民至二十公里以外,但核子輻射無情,連二百多公里以外的東京,在西南風飄下,十五日早上,錄得有害核子塵超過正常二十倍的零點零三五微西弗希的輻射。而美國正趕往日本受災區準備協助救災的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前赴災區途中,闖入了事故核電廠釋放的核子塵,歷經核輻射一小時,攝入分量相當正常水平一個月的總和。而在核電站附近上空執行空中救援的三架直升機,共十七名美軍官兵證實沾染微量輻射,要返航以清水和肥皂洗刷。艦隊隨後即撤離現場,大難臨頭,連最先進的航母都急切逃亡。

剛閉幕的中國兩會通過十二五規劃把新能源作為重點產業發展,而核能又是整個新能源產業規劃的重點,但日本正發生的核災難讓中國的核電發展蒙上一層陰影。三月十六日,中國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會議,聽取應對日本福島核洩漏事故彙報,會議決定:一、立即對中國核設施進行全面安全檢查;二、加L正在運行核設施安全管理;三、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四、在核安全規劃批准前,暫停審批核電項目。

近年各國忽視了核危機

核輻射對人類及環境的危害災難深重是早有的共識,世界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一直堅持在各地反核行動,要營造無核的世界。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對亞洲週刊表示:「綠色和平認為,核輻射威脅居民安全,破壞生態環境,我們要求各國終止擴建,逐步淘汰已有的核電設備,有計劃的終止核電。」這些年,世界各地新核電項目都擱置了,但近年事故不多,政府輕視了核危機,有的提出繼續延長,要維持核電供應,但日本的福島核電事故引發的災難,又一次敲響了全球核危機的警鐘,各國開始重新審視核電危機的惡果。日本核洩漏消息傳出後,德國約六萬示威者反對延長核能使用期限,在南部城市斯圖加特組成長達四十五公里的人鏈,要求立即關閉德國所有核電廠。示威者表示,如政府不盡快採取措施,對核能問題加以解決,可能影響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巴登-符騰堡州的議會選舉結果,該州對默克爾政黨來說很關鍵。當地時間三月十四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宣布,未來三個月會在全國範圍內調查十七個核電站安全問題。德國駐華大使施明賢也在北京就此表示,德國聯邦政府會更加堅持「退出核能」的決定。

法國電力巨頭法國電力公司原計劃二零一八年在英國修建一座新的核電站,目前受到了英國官方的阻撓,預計該計劃將重新審核。瑞士打算新建三座核電站,並替代老化的五座核站,預計這一計劃也將被暫時擱置,聲稱安全標準需要重新考慮。歐盟總共約一百五十個反應堆,其中一半分布在內陸地震帶,這是歐洲民眾恐慌的主要原因。古偉牧指出,歐洲的核能計劃很難按期進行,各國已在災難中重新認識到核危機的恐怖。

正在逐漸趕上這些西方國家,要成為核電大國的中國,快速發展核電後的核安全問題也引起關注。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記者會上,環境保護部副部長張力軍表示:中國現在運行的核電裝置是十三台,這十三台核電裝置運行一切正常,都是安全的。他並表示,核安全監管部門在場內設置了監測裝置,環境保護部門在場外設定了監測裝置,到目前為止所有的監測結果都表明這運行的十三台核電機組排放指標都遠低於國際國內的排放標準,運行是安全的,運行狀況是良好的。

身兼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總經理的全國政協委員陸啟洲回應媒體時表示,日本大地震對核電廠的影響尚待評估,但帶給中國核電安全發展三個啟示,即採用非電能推動安全系統的第三代核電技術較為安全;從國家到核電企業層面都要做好安全預案;各核電廠之間應加強應急聯動。

事實上,中國目前運行的核電機組,大部分和日本受地震影響發生爆炸的福島核電廠一樣,同屬二代核電設備。正在深圳大亞灣洽談業務的德國西門子核電設備工程師黃亦軍向亞洲週刊表示,包括靠近香港的大亞灣核電廠,是中國最早的核電廠,均使用第二代核技術,採用電力推動式安全冷卻系統,即以後備電力系統推動冷水循環流動冷卻核反應堆。「中國早期的核電站以法國合作的二代或二代改進技術為主,採用水壓式反應堆,以後又有俄羅斯的。德國西門子也提供部分設備。雖然與日本發生事故的福島核電廠同屬二代核技術,但正常運作是安全的。」

儘管當局和專家們都說核電企業運作正常,但市場和百姓在日本地震引發海嘯而造成福島核電廠部分廠房爆炸後,對核電產業心有餘悸。綠色和平組織核能專家表示,用核能發電是對人和環境不負責任的行為,要求盡快全面退出核能。香港城市大學媒體傳播系副主任何舟博士一直關注臨近香港的大亞灣核電廠,他向亞洲週刊表示,全世界都應該停止核電發展,日本是全球安全系數最高的國家之一,在災難面前,至今還不知道後果,即使沒有這樣的地震破壞,危機也永遠存在。

日本地震引發海嘯捲起滔天巨浪達十米高,何舟說,大亞灣核電廠防海嘯能力的圍牆僅六點五米,更何況,自然災害的破壞力根本無法預測。「至今為止,現在的生產力完全夠全人類吃飽穿暖,不可以為了電,把『魔鬼』釋放出來。沒有替代能源,就讓經濟緩慢一些。」何舟認為,核災難不像其他天災人禍,不僅直接威脅人類生命,而且禍延子孫後代,「被核污染的環境需要自然界很長一段時間的淨化,我們不能用生命和子孫後代的幸福作賭注」。他指出,中國目前核能發電僅佔整體發電的百分之二,前車之鑑,懸崖勒馬,成本不高,沒有必要重蹈西方的覆轍。

也有評論質疑,中國連奶粉、棉被的安全都管理不好,連連出現「毒奶粉」、「黑心棉」,「難讓人相信核電廠堅不可摧」。中國未來十年將以超乎尋常的速度發展核電,新建核電廠數量將是世界其他國家總和的三倍。中國核電廠數量猛增,相關的腐敗抬頭,削減成本、增加獲利以及貪腐盛行下哪有安全?零九年八月,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康日新因涉及一起總額十八億人民幣的核電工程招標舞弊案,而遭到解職並收押。

核電系統爆貪腐大案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零四年至零九年間,被告人康日新利用擔任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兼秦山第三核電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便利,為他人在企業經營、業務承攬、職務升遷、就業安排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六百六十萬餘元。這個案件的爆發令人擔憂,中國核能管理人員在決策時,安全並非最優先考量。

安全問題引發顧慮,特別是中國很多核電設施建造在大城市附近,一旦發生事故,可能會使千百萬人暴露在輻射之下。國家核安全部門和各核電企業是否有因應特大地震襲擊,以及電力和通訊全面故障,制訂核安全應變計劃?這些計劃是否可以經得起像福島核電廠那樣的事故的考驗?在數小時之內有秩序地疏散數以十萬計民眾,中國真的能做到嗎?這樣的疑慮在日本核電事故後都暴露出來。

建國之初,中國就將發展核工業置於重要地位。早在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周恩來向毛澤東、黨中央報告,建議成立原子能事業部。一九五八年改稱第二機械工業部,一九八二年又改名為核工業部,統管中國的核產業。改制後,成為企業化運作的機構。目前,中國負責承建核電站廠的是兩大核電公司——中國核工業建設集團公司及中國廣東核電集團公司,都屬大型央企。

由於核電只需消耗很少的核燃料,就可以產生大量的電能,每千瓦時電能的成本比火電站要低二成以上。核電站還可以大大減少燃料的運輸量。例如,一座百萬千瓦的火電站每年耗煤三四百萬噸,而相同功率的核電站每年僅需鈾燃料三四十噸。核電的另一個優勢是乾淨、無污染,幾乎是零排放,對於發展迅速環境壓力較大的中國來說,再合適不過。

「核能以低成本低耗能帶來光明,自然受歡迎」,中國智密區研究所副所長王長信研究員向亞洲週刊表示,全世界運行核電機組四百四十多台套,中國核電起步晚,為安全還停頓很多年。改革開放後加快引進,起步就是二代,技術改造後是二代改進型。王長信長期從事能源政策及國際合作研究。他強調﹕「中國上核電項目,首先考慮的是安全,周邊國際環境不好,戰爭攻擊的目標首先是核電。中國早已開始引入第三代核電站技術。」

中國制定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以後,要引進第三代核電站,美、法之間各有一套三代核電的技術,在中國市場展開競爭,但法國的技術複雜且成本高,美國認為,他們擁有的三代核電技術簡單安全。二零零七年,中國引進了由美國西屋公司開發的、目前世界上安全性最好、技術最先進的第三代先進壓水堆核電技術(AP1000)。中國考慮在消化吸收再創新推進中國核電自主化進程中,實施了「三步走」戰略:第一步,外方為主,中方全面參與,形成AP1000沿海核電廠址的標準設計,建成浙江三門、山東海陽四台核電機組自主化依托項目;第二步,中方為主,外方支持,形成AP1000內陸核電廠址的標準設計,建成一批AP1000內陸核電廠;第三步,全面自主創新,形成具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CAP1400標準設計,建成重大專項示範工程及規模化建設。王長信指出,雖然中國要形成以自主核心技術為主的核電產業還有一段時間,但這是目標。

二零零九年,中國十一台、總裝機容量九百零八萬千瓦在役核電機組繼續保持安全穩定運行。全年累計發電量六百九十二點六三億千瓦時,發電設備利用七千九百十四小時,平均負荷因數達到百分之九十點三四,均創歷史新高。二零零九年,國家加大核電領域投資力度,陸續核准、開工一批核電專案,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加快推進。在零八年核准四個核電項目十四台機組的基礎上,零九年又核准三門、海陽、台山三個專案六台機組;在二零零八年新開工六台機組的基礎上,二零零九年又新開工九台機組。

二零一零年中國建成二台新的核電機組,投入商運的核電機組增至十三台,總裝機容量達到一千零八十萬千瓦,佔世界核電總裝機容量(三點七五億千瓦)的百分之二點八八;二零一零年中國新開工建設十台核電機組,在建核電機組數達到二十八台,總裝機容量為三千零九十七萬千瓦。中國佔了全球在建核電總規模的四成以上。

西方青睞中國核電市場

關注中國核電產業發展,全球核電廠大批東移,美國、法國、德國等一些國際頂級核電企業都紛紛在北京設立亞洲區、中國總部,要瓜分中國的核電市場。全球最大核電公司法國阿海公司計劃加大投入,並在北京設立了中國區總部,中國區總部與該公司亞洲區總部平級,直接對阿海設在巴黎的全球總部負責;此外,西門子加速技術轉移,成立了「西門子中國北京研究院」;施耐德電氣則把亞洲區總部和中國區總部同時遷入北京望京科技園。就連美國微軟公司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比爾·蓋茨也看中了中國的核電市場,他率領美國泰拉能源公司來到了國家核電技術公司的總部,探討泰拉能源公司研發的「行波堆」技術及其後續合作開發計劃。

依據《國家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未來五至十年,中國新建核電機組將以每年五至八台的速度遞增。有消息指,中國更會以年安裝十台核電機組的速度發展核電,十年後中國沿海將有百餘座核電設施。按規劃,二零一五年,中國核電裝機容量將達四千萬千瓦,到二零二零年,則可能達到八千萬千瓦,佔全國電力裝機容量的百分之五、發電量的百分之八。中國核電大發展,王長信指出,日本核電事故對中國有啟示:中國要確保採以三代技術;對已使用的二代機組做好安全保障的預案確保萬無一失;建立國家主導的核電企業聯動機制,開展有效交流;核電產業合理布局,科學選址,要有應對突發事件的措施。

日本福島核電廠事故引起的核危機,對中國發展核電產業敲起的警鐘不應該是技術性的,而是戰略性層面的。和「十一五」規劃期間一樣,西方社會正不斷淘汰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但中國卻大幹快上垃圾焚燒發電廠,結果留下了環境二次污染,被專家質疑中國固體垃圾處理戰略失誤。今天,國際社會處於反思核電帶來的核危機,告別核能之時,中國又該作何思考呢?

未來十年,中國至少投資核電項目將超過九千三百億元人民幣。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表示﹕「我們建議中國及香港告別核能,將核電投資轉到包括太陽能、風能等清潔、再生能源項目。」他批評,香港政府危機意識薄弱,一直自稱核電安全,香港的電力公司也在大亞灣投資,還要主動追隨在香港附近再投核電,「這是不負責任的態度」。

核電企業越蓋越多,中國人需要承擔的風險自然增加,雖然過去十五年間中國核電企業並未發生嚴重事故,但日本也是在多年沒有事故中遇到了天災人禍。中國不少核電廠選址鄰近人口密集大城市,令到數以千萬人暴露在核洩漏威脅中,核安全始終在中國是個大問題。日本地震引發的全球核危機,重新思考限制核電措施,中國是否也應該從戰略布局上要作新的思考呢?!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