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薩科齊為何要打卡扎菲?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加藤嘉一

現在,卡扎菲的心情一定糟透了。這位在利比亞掌權42年的獨裁者跟以色列、美國、歐洲、非洲國家和阿拉伯兄弟打了一輩子仗之後,上週末差幾個小時就將迎來自己軍事生涯中的第一場胜利。當時,卡扎菲正在靠坦克和僱傭軍打敗剛剛起義的反對派,重新掌握這個國家。可惜就在這個時候,多國部隊的加入使利比亞內戰變成了利比亞戰爭,海上飛來的導彈和飛機改變了力量對比。卡扎菲在相同的地點,相同的方式,遭到了類似德國隆美爾元帥的失敗。

這次多國部隊加入戰陣的方式令人感到奇怪。出兵之前,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是在利比亞建立禁飛區,以除了派兵佔領之外的任何方式保護平民。不過美國、英國和法國執行決議的方式顯然不止是禁飛,而是直接攻擊利比亞的軍事目標。

更為奇怪的是,過去幾十年來在西方與利比亞關係最好的法國,這次成了轟炸利比亞的主要力量。法國不僅打響了空襲利比亞的第一槍,派出最多的飛機,還率先與卡扎菲斷交,承認班加西的反對派政權。可以說,法國已經成為利比亞戰爭的領導者之一。薩科齊為什麼要一反常態地轟炸卡扎菲這位法國人民的老朋友呢?難道就為了當一次領導嗎?

答案可能是這樣的,因為法國人是世界上最關心外交的民族。據說在美國,除了大城市外,要買一張世界地圖是很難的,但在法國各地的書店都可以買到世界地圖,甚至可以買到別的國家的地圖。法國還是一個自尊心極強的國家,但他們1940年向德國投降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領導世界了。 1991年海灣戰爭中,法國派出了一萬多部隊,但由於人數遠遠少於英國的七萬人而沒有得到指揮權,只好在美英將軍指揮下打仗。

2003年美英決定再打伊拉克,不願參加的法國干脆與德國、俄羅斯和中國一起反對美國。現在利比亞發生戰亂,法國一開始也不支持武力干涉,但在美國表示出與法國一樣的觀望態度後,薩科齊突然改了主意,決定武力介入支持反對派。由於利比亞長期遭到武器禁運,沒有可以擊落飛機的武器,這將是一場想輸都難的戰爭,將對薩科齊的2012年大選起到很大的作用。至於正在處理很多困難問題的美國和幾乎不買石油的英國,也願意看到法國起到更大的作用。

利比亞人民的老朋友薩科齊做出這樣的行為,自然讓法國人民的老朋友卡扎菲覺得無法忍受。卡扎菲威脅說,他將公開薩科齊在2007年大選時接受他巨額贊助的證據。但是,這種威脅對法國人不一定有效。人們都知道,巨額捐款本來就是民主政治的根基之一,只有在明顯損害國家利益的情況下才是問題。我不知道法國有沒有禁止政治家接受外國捐款的法律,但從效果上說,既然薩科齊在關鍵時刻一定要推翻卡扎菲,那他就可以說收錢沒有影響自己的立場,沒有損害法國利益。對於法國選民來說,戰爭的領導權和結局才是最重要的,自己選出來的總統巧妙地騙了非洲的一個瘋子,這不算什麼大事。

當然,事情也可能沒有這麼簡單。現在的中東並不太平,利比亞的西部鄰國突尼斯,東部鄰國埃及都剛剛發生了革命,埃及在革命後更是暫時成了一個沒有憲法的國家,總理要向武裝部隊委員會宣誓就職。由於支柱產業旅遊業完全消失,埃及喪失了大量收入,近年新增的大量年輕人無事可干,隨時有可能再次革命。
而卡扎菲在自己的偶像埃及總統納賽爾死後,就一直想把埃及搞亂,最終把埃利兩國合併成一個國家。穆巴拉克還在位的時候,卡扎菲曾當面對穆巴拉克說:貴國是一個沒有元首的國家,而我是一個沒有國家的元首後來他還多次試圖越過邊境到開羅去和埃及人民直接交流,當然每次都被埃及人阻止。卡扎菲認為沙漠是人類共有的,所以從來沒有向埃利邊界派出任何軍人或警察,對面的埃及人卻始終維持著一條禁止出入的防線,就像柏林牆一樣。

中東革命剛發生的時候,埃及和利比亞同時出現動亂。穆巴拉克雖然也想繼續幹,但他的軍隊畢竟是靠美國巨額軍事援助維持的,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沒有支持他,穆只好下台。但利比亞畢竟是一個石油出口大國,軍餉由卡扎菲支付,軍隊聽卡扎菲的,所以可以被用於鎮壓反對派。另外卡扎菲由於不搞種族歧視,在黑非洲的威信比較高,他成立了一支由黑人組成的泛非洲部隊,這支部隊在內戰中成了政府軍的主力。反對卡扎菲的起義軍雖然一度打到的黎波里附近,但最後還是被卡扎菲打了回去。

如果卡扎菲真的打下了距離埃及不遠的班加西,他將完全有可能繼續前進,為實現幾十年來搞亂埃及的夢想而奮鬥。雖然卡扎菲是個獨裁者,但是埃及也處於絕對的軍事獨裁之下,真的很難說有多穩定。另外,據說卡扎菲手裡掌握有一千多億美元的現金,用這些錢完全可能在埃及搞出些動靜,沒準能把蘇伊士運河暫時關閉也不一定。如果那樣的話,美國在波斯灣的處境就更困難了。法國在這個時候出手,美國應該是感到高興的。

不過,打擊利比亞在長期來看未必是好事。儘管卡扎菲反對美國的歷史要比本拉登和薩達姆加起來還長,但2003年之後,他已經放棄了反美的立場,把造核武器的設備送給了美國人,對自己過去的恐怖行為加以賠償。去年,卡扎菲用26年時間和200億美元修建的一個巨型灌溉系統竣工了,這個系統長達3700公里,可以把沙漠深處的地下水抽出來,把沙漠變成耕地,使利比亞從此不用再買糧食。

可見,卡扎菲已經決定結束自己的瘋狂時代,給國家留下一些好的遺產。但法國老朋友的背叛無疑是這個游牧民族的領袖所絕對不能容忍的。卡扎菲只要活著就會和西方戰鬥下去,但西方已經有了伊拉克的教訓,未必敢派出陸軍佔領利比亞。同時,利比亞已經成為了中東第二個放棄核武裝後遭到西方攻擊的國家,這對朝鮮和伊朗來說絕對不是令人鼓舞的消息。

無論如何,利比亞的前途仍然讓人看不懂。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