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阿桑奇,埃及抗議及我爸爸是李剛

湯本

阿桑奇引發北非中東和南亞反貪污腐敗的人民浪潮,這個浪潮,形成的連鎖政治反應,就是多米諾骨牌的效應,令人們關注和研究。

阿桑奇引發中東和南亞反貪腐多米諾骨牌效應

先來談阿桑奇,以下對話,是我在鳳凰衛視節目中的評論,應該感謝鳳凰記者,將其變為文字,可以與讀者在此分享。需要說明的是,下文除了錯字誤字做了修正之外,保持了原文。

楊娟:就阿桑奇被捕與維基解密的相關話題我們也請到了目前正在美國的時事評論員湯本先生來為大家做點評和分析,湯先生您好!

湯本:你好。

楊娟:我們看到美國媒體報導說阿桑奇的律師指逮捕事件是美國在幕後策劃,目的就是讓它沉默,對此您如何解讀?

湯本:如果沒有美國相關部門的聯手策劃的話,為什麼阿桑奇作為一個非重罪犯卻要不予保釋。英國相關警方所做的行為,對一個外國人士他所謂涉嫌犯的罪行,對他自己來說已經像瑞典法庭進行了抗辯。那麼在抗辯之後,他本身又不認為自己是違法現象的狀況下,不予保釋的狀況只能讓一些支持它的民眾感到反感,讓一些稍微懂得司法常識的人感到反感。如果沒有美國相關政府的聯手運作的話,就不可能發生現在這樣子的一個狀況,同時也給英美兩國政府這樣聯手行為帶來了嫌疑。我們知道阿桑奇的律師和支持者們批評美國政府,利用一系列的打擊措施恐嚇阿桑奇,來遏制阿桑奇,來想讓他閉嘴,想讓他沉默的一系列做法,反而給阿桑奇律師即支持者們們的指控和批評帶來了一些真實性。

楊娟:另外,湯先生您認為到底是連串的機密洩密的事件還是美國對於阿桑奇的全球追捕對於美國的國際形象造成的實質損害更大一些?

湯本:我覺得對美國的國際形像有相當大的損失,為什麼這麼談呢?因為阿桑奇本人他一個人掀起了一場網絡信息自由的戰爭,而在這個戰爭中,我們發現它體現了一種批判政府濫用權力的反對精神。這個反對精神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是針對戰爭中虐殺民眾的行徑予以反對,第二個反對是反對政府在國際行為中隱瞞人民的黑暗行為。第三個範圍是反對壟斷銀行對人民的剝奪的行為。

他這一系列的反對的行為,使得他的做法給人們一種思考,國家安全機密文件應該符合人民利益,不應該違反人民的利益,如果英國政府、美國政府在這個事情上處理不當,它只能讓阿桑奇在這個過程中變成了一個人民的英雄,我們大家知道整整去年國務院製造的保密文件高達50000件,而奧巴馬自己只產生了1906件,如此眾多的保密文件,給人民帶來了某種程度的不信任:為什麼一個國家有那麼大的保密文件呢?這樣同時會給阿桑奇的行為帶來了一種英雄形象的影響力。

埃及民眾抗議風潮

埃及民眾抗議風潮,被稱為埃及起義,這個提法,筆者是是從美國CNN的原文Uprising翻譯過來的。這場持續八天的埃及人民的抗議,起源於突尼斯,突尼斯的人民從阿桑奇的揭秘資料中,獲悉自己政府的貪腐嚴重的黑暗行為,於是。抗議政府,要求改革。這個風潮,不僅捲到也門,也捲到埃及,現在約旦也有抗議,由北非向中東發展,接著向南亞發展,印度最近民眾抗議不斷。

埃及作為非洲大國,它的穩定,涉及到中東的穩定,涉及到埃及作為美國的重要盟友,引髮美國的高度關注,因此,這場群眾浪潮能否完全推翻穆巴拉克政權,目前還有待觀察。

迄今為止,美國對於埃及局勢的兩個支持兩個要求的立場,是非常鮮明堅定的立場,至少在筆者執筆寫此文的時候。這兩個支持,一是,支持埃及人民的集會自由和言論自由,支持埃及人民的人權訴求和民生訴求,二是;支持穆巴拉克政府的存在和改革。兩個要求,一是要求政府克制,不要動用防爆警察和軍隊鎮壓人民,二是,要求民眾不要使用暴力,和平表達訴求。

顯然,美國的戰略非常清晰,他們更擔心任何新掌權的伊斯蘭人或者組織,採取與以往穩定中東局勢不同的做法,最後導緻美國中東立場和政策的危機,在中東,對於中東局勢和以巴衝突最具有影響力的國家,一是埃及,二是約旦。約旦雖然目前沒有想埃及一樣的經濟困境,但也面臨抗議,政府發言人在抗議之前就表示了要改革的願望。

埃及局勢,目前還處於不確定狀態,但是,在奧巴馬與穆巴拉克通話,穆巴拉克主動改組政府,維護公共治安,交通警察回到崗位,目前,似乎民眾依然不買賬,有組織仍然要策劃大規模的抗議和示威,但是,不管埃及局勢是改良還是革命,一個大都趨勢已經出現,未來,埃及民眾的人權和民政訴求不再是空中迴響,而是獲得不斷的尊重和實現。

從全世界的角度,阿桑奇的解密文件中的揭露突尼斯政府腐敗的內容,及其突尼斯、埃及等國的民眾抗議活動,它的長遠的作用,將為正面推動公民政治的建設,推動公民文化的建設,提升公民的權利。

我爸爸是李剛

一個官二代,在車速限制五公里的校園裡,用時速五十公里的狂速,醉酒駕車撞死一個女大學生,撞傷一個女大學生,前天,經過審判,輕判為六年刑期。

在大陸媒體和網絡,在當時肇事後,被方拘留時,這個官二代喊道,我是爸爸是李剛很快,成了一句營運和流傳非常廣泛的話。

因為李剛是保定市一個區公安局的副局長,小小官僚,他的兒子就敢如此猖狂!顯然,他認為,用這句話,可以換來被拘留時的客氣和禮遇對待,這是護身符,這個護身符,至少在保定官場上,在保定警察界,是管用的一句話。否則這個紈絝子弟,不敢如此猖狂。

單單這句話,就值得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官員們深思,中國的官場腐敗,已經到了極為嚴重的地步。一個小小區公安局副局長,就可以有如此威勢,讓小警察們聽到李剛這個名字,就可以戰戰兢兢,不敢對這個狗屁官二代,有任何凶相和不周之處。

現在,案子的輕判,更令人震驚,因為這個李剛,花了九萬人民幣,先搞定受傷者,不讓她有任何要求重判的訴求,然後,再花了45萬人民幣,搞定死者家屬,讓他們不向法庭對肇事者訴求重判。

而原來死者家屬聘請的律師,根據死者家屬要求,是基於對社會的負責,對死者的尊重,對司法正義尊重,對社會安全的負責,要求以惡性肇事的交通刑事罪,嚴加判決。

李剛們,頭腦很清楚,在刑事罪還沒有訴訟之前,將民事訴訟,先給予了結。也從另一個角度,可以看出,這些死者和傷者家屬們,在社會壓力和生活壓力下,對犯罪事實的不再堅持,雖然,不能說他們見錢眼開,但至少,他們為了一己的賠償,卻不僅漠視了司法的公正嚴肅,不僅漠視了社會安全的公義心。不僅無視了傷者自己的險些喪命的不幸,更是漠視了已經被剝奪生命的死者的尊嚴。

錢可以買輕罪嗎?社會主義的中國,錢可以將重罪,減成輕罪嗎?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中國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官員們,河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官員們,保定市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官員們,居然,沒有想一想,這個區的公安局副局長李剛,他的工資只有五六千元人民幣一個月,他從哪裡弄來總共超過五十萬元人民的錢款?

這是簡單到小學生都可以做出的推理:應該查查李剛,他就可能是一個貪官。

幾天前,溫家寶總理親自前往北京信訪辦公室,會見上訪人,聽取他們的上訪陳訴。後來,根據報導,這些上訪人,回到地方上,受到高規格的接待,他們的問題解決了。

那麼,還有多少個上訪人,因為沒有獲得溫家寶的接見,而無法陳訴受到地方官僚剝奪欺負甚至充滿冤情呢?

當然,今天,中國社會在發展中,多數人得到了改革的實惠,上訪人的人數比例,和民眾總數相比,或許,還是一個小的比例。但是,民眾對於地方以及各類官僚的不滿,甚至痛恨,不是在減少,而是普遍地在增加。

如果我爸爸是李剛這樣的恬不知恥的話語,還繼續在中國盛行,這就說明。這是李剛們的官二代,以他們封建腐朽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級和血統的惡臭,在向民主的社會主義做猖狂挑戰!這就說明,中國社會的公平正義,中國公民的權利和責任,就都處於急需提升的危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