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暗暗的東京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加藤嘉一

44日晚上,我搭乘全日空航空公司的航班,從北京起飛回到東京。我原本以為,與平時一樣,乘客不會很多,飛機不會太擁擠。抑或,乘客應該比平時更稀少,畢竟日本災後還不到一個月,核危機尚未結束。

結果,我判斷錯了。航班裡的人還滿多的,感覺很擁擠,不寬鬆,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然而,著陸羽田機場後,我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回到了災區

晚上8時左右,機場裡很暗,到處都在停電。當然,該排隊的人排隊,該領取行李的人領取行李,該看護照的人看護照。人的面孔沒有亂,心態沒有亂,秩序沒有亂。

那天先要直接回家鄉伊豆。從機場要換幾次車,才能坐上東海道線。我與平時一樣拿出手機查了一下路線。手機鐵路服務熱線告訴我說下一班車“2007出發看了手錶,已是2005錯過一班的話,就要再等上20分鐘。我開始全力奔跑。過了查票的地方,周圍依然很暗。到了熟悉的電梯區,發現電梯全被停了。這時我看見一個通知:為了配合東日本災害,機場裡所有電梯都暫停使用我趕緊拿著行李跑下去。看看四圍,像我一樣著急的人很多。東京的夜裡依然那麼忙碌,國際大都市的節奏依然很快。這一點,與災害發生前沒什麼兩樣。

最終我還是沒能趕上那班車,只好等下一​​班。在後站台站定,看看四圍,都很暗。不管是車站牌還是自動售貨機,都不再像往常那樣發出光芒,後站台附近的超市也關門了,大家都主動配合節電。

上了京急線的電車,還是與平時一樣稍顯擁擠。到了神奈川縣最大的城市川崎,我下車換乘,坐上了東海道線的電車。我很疲倦,就加錢坐上了一等車廂。時間已過了21時,乘客還是非常多,有很多剛剛下班的人。有的喝啤酒,有的聊天,有的玩手機,有的看書,似乎沒有人還陷在災後的悲傷中。與平時一樣,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隨著車離伊豆越來越近,乘客也越來越少。我下車的時候,空氣依然那麼新鮮。母親開車過來接我。見到我後,她說:嘉一,你回來了,怎麼瘦成這樣子?我確實很疲倦。315日從東京回到北京之後,我就一直忙於與地震相關的寫作和報導。這三個星期以來,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日本危機上。

在車上我問母親:後來停電等情況怎麼樣?生活沒事吧?她很隨和地說:沒事,偶爾停電一會兒。但不管政府要不要百姓停電,我們都會主動配合的,現在比原來更加節電。除了必須用的電之外,我也不多用。畢竟在災後的關鍵時刻,大家都互相體諒一下。到了家,弟弟在看電視,但沒有像往常一樣開著燈。我對他說:你很節電啊。他回我:當然,你別說廢話。我打開電腦處理各種雜事,也沒有開燈。

第二天中午,我去往東京。東京城表面看起來也與平時一樣,大家都在忙碌走路、上班,各忙各的,人情味兒還是相對淡薄。下午兩點,我到了靠近澀谷的表參道訪問一家公司。樓裡很暗,房東不允許裡面的各家企業開燈,企業也主動配合。 4月初,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天氣很舒服,本來就不需要開空調,這點對核洩漏危機後必須省電的日本社會來說,是相當幸運的。

開完會已是下午4時。我搭地鐵去往東京的辦公室。到了地鐵站才發現,東京的電梯基本全都暫停,大家都在步行上下樓梯,車站裡超過一半的燈關著。上了車,空調沒開,但窗都開著,畢竟東京地鐵的客流量非常大,人口密度相當高,空氣流通很重要。路過車站書店,也只開了不到一半的燈,在門口附近看到我的新書擺在那裡。 哦,第一次看到呢,位置還蠻好的。一點點的欣慰讓我生出了一些平常心——過好該過的日子,該發生的總會發生。

下午6點半我離開辦公室,去往《FM東京》電台做直播,話題是災後的的日本與中國演播室附近的燈也基本關著,大家都在忙碌的工作著。我在節目中說,地震海嘯發生後,中國民眾格外關注日本動態、尤其是核電站洩漏問題,中國政府也開始進一步審視自己的核計劃,媒體也天天報導核輻射對中國大陸的影響,民眾也保持警惕的態度我相信,地震反而拉近了中國人與日本人之間心的距離,中國民眾也努力去從日本經驗中吸取教訓,沒有盲目指責日本,也沒有悲傷看待日本。

節目結束後,電台老闆送我到樓梯時說:地震發生後,我們24小時滾動播出新聞。電台這樣的媒體近年以來走入低谷,根本比不上電視、報紙這些媒體,但大危機的發生讓我們所有工作人員再次意識到,電台有電台能做的事情。我們一直在認真思考,能夠為災區的災民們帶來什麼樣的信息、什麼樣的音樂、什麼樣的安撫,聲音的溫度能走多遠。

我回答說:您講的我特別認同。聲音的溫度,確實很重要,相信無數國民都需要你們溫暖的聲音。我此刻感覺到我們的百姓都沒有亂,大家都在做好該做的,互相配合節電,做出自己一點點貢獻,這點令人欣慰。同時我也感覺到,東京好像回到了原始狀態,走路也好,關燈也好,人們盡量依靠不用電的方式繼續生活。希望在這個過程中,電台能夠發揮更加原汁原味的作用。再見。

過了晚上8點,我離開皇居附近的FT東京辦公室,要回到8公里之外的住處。在附近簡單吃了點便飯。過了晚上9點,日本地鐵基本還在正常運行。但我沒有走進地鐵站,而是突然很想走回家,不知為什麼。我走著,走著,享受著東京暗暗的光景。不管今天如何,明天依然繼續。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