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日本地震所展現的另一面

日本著名建築師隈研吾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自古以來,日本人就因面對天災時表現出的宿命主義反應而聞名。他們對最近災難的平靜反應令外國觀察人士驚訝不已。但這種令人敬畏的傳奇表現也有著更為陰暗的一面。這場災難不僅讓人注意到,傳統上被描繪為富國的日本存在著經濟不平等,還讓人注意到了城市精英面對貧困地區時那種高高在上和漠不經心的態度。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日本東北地區的貧困,那裡已被此次地震和海嘯摧毀。海邊小鎮的生活從來都不容易。製造業從未在這一地區紮根。長期以來,許多人不得不移居到大城市,尋找季節性工作貼補家用。在最近這起災難中,無數居住在十分擁擠的村鎮的人們,一瞬間就失去了生計——甚至喪失了生命。

建設核電站時,當地居民收到了豐厚的補貼。這也是為什麼東北地區居民和地方政府甘冒風險同意把核電站建在當地。可以說,核電站矗立在海岸線的景象,就是該地區所特有的不平等的產物。

東京的大企業和政治人物似乎對這些不平等視而不見。從東京電力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mpany)對待核電站維護工作的態度中,我們就可隱約看出這家城市企業對邊遠地區的倨傲。東京和其它城市的財富並沒有滲透到邊遠地區,而邊遠地區卻不得不承受核電等風險。

日本政府也對我們這個小國懸殊的貧富差距毫無反應,採取了不聞不問的態度。雖然執政黨民主黨(DPJ)主張的民粹主義政策引起了不小的反響,但對於經濟不平等,民主黨卻比此前執政的自民黨(LDP)更不敏感。如今,命運給我們帶來了一場輻射恐慌,對大城市機構和企業媒體的漠不關心提出了警告。可是東京仍然不為所動。

9/11恐怖襲擊暴露了摩天大樓的弱點,而摩天大樓正是城市社會的象徵。 3/11日本天災顯示出眾神對城市生活之自負和傲慢的憤怒。

迄今為止,城市規劃​​和建築設計一直都是我們這個以城市為中心的時代的工具。建築師和規劃師一樣,都僅僅是在為城市的需求而服務。責任不應當只由政治人物和商界領袖承擔,設計景觀的建築師和規劃師也應承擔起責任。我們漠不關心地將城市流行設計中輕浮、半透明的元素推向地方,強加給地方居民。

東京設計中膚淺乃至浮誇的透明元素,已經嵌入了日本的各個地區。認定這種設計風格很酷的人們一直在模仿東京。因此,地方無論是在物質方面還是在文化方面都遭到了削弱。過去,日本各地都因自己獨特的文化優勢而得到認可,然而在20世紀人們的目光卻轉向東京,地方則被弱化了。

現在,我們必須重新思考該如何為特定的地方設計建築。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歷史、文化——以及潛在的風險。每個地方都應當採取適於應對當地特殊風險的設計風格。

20世紀,在工業成為經濟的主要重心後,別具特色的小鎮風情就不再受到認可。然而,隨著服務業在本世紀成為重心,我們必須向能為國民經濟注入活力的地方小鎮傾注更多注意力。

建築師還必須對指導我們規劃的地圖重新進行評估。效仿東京、巴黎或紐約毫無益處。我們必須研究地圖,評估各個地方的風險和潛力。只有通過評估這些因素,我們才能拿出對建築、城鎮乃至我們國家的真正有力的設計。這次地震震醒了我們,讓我們認識到自己的自負之處:城市人輕視地方已經太久。

注:本文作者是日本屢獲大獎的建築師、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Kengo Kuma & Associates)所長。譯者/王柯倫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