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追求真知和學者的特權

--致著名經濟學家孫滌兄

湯本

每次去亞洲演講,遇到在亞洲留學的美國學生和在高校讀書的華人年輕一代,總是有一個問題很難回答,您如何讀書?人,如何獲得真知?

我的回答只能是,讀你靈魂渴求讀的書,要博覽,要精讀,但不要全相信書本,更不要全相信媒體,要在你自己的實踐中追求真知。但者還是沒有說清楚,這個問題,可能要用我們一生的努力來追求。讀書,實踐,追求真理,學者的使命,真的是要我們窮其一生,才能做出一點貢獻的。

於是,我也常常引用用共和黨保守派文化領袖威廉·巴克萊的話在語言的多個前線上展開戰鬥,也引用自由派思想家蘇珊.桑塔克的話:追求第一手知識,追求真理的複雜性和復合性。這兩句話,正式被蘭德公司選為2009年度經典格言中的兩個。

最近幾年,我也常常建議年輕朋友,讀哈佛大學校長德魯.福斯特就職演說全文《讓我們展開最富挑戰性的想像力》(郭英劍編譯,美國哈佛大學第28任校長德魯福斯特在20071012日就職典禮上的演講),其中一段話,可說是對當代學者和思想者的特權最為精闢的闡釋,福斯特認為:真理是渴望達到的目標,而不是佔有物。而在這其中,我們——和所有以思考和自由詢問精神顯示其特色的大學一道——向那些擁抱不容爭辯的確定性的人們提出挑戰乃至是提出警告。我們必須將自己置於不斷質疑(doubt)這種令人不舒服的狀態,使自己保持謙遜的態度,不斷地相信:還有更多的知識需要我們去了解、更多的知識需要我們去講授、更多的知識需要我們去理解。

向那些擁抱不容爭辯的確定性的人們提出挑戰,阿桑奇就是這樣的人。福斯特還認為,上述所承擔的種種責任既代表著一種特權,也代表著一種責任。

在今天這個時代,面對人類的光明與黑暗,挑戰,更是無比艱難。揭露事實,談何容易。

事實上,無論是中國的歷史和現實中的事實,還是美國的歷史和現實中的事實,我們所知道的都是大大小於我們所不知道的。一般的政治集團和政治勢力,總是把信息和知識,也就是所謂傳統的真理,最大優化成對自己最有利的部分,來加以定格化。

許多歷史和理論,常常是後來被利益集團要求並僱傭的知識分子來加以敘述,並稱為最為學術化,用學術化的概念,把代表小眾的真理,灌輸給大眾,變成主流意識。

強勢者逼迫歷史拒絕說真話。強勢者逼迫你接受他認定的事實。強勢者是權力和實力強大者,他們擁有無數社會精英,他們很有智慧地,很強勢地,顯性地,隱形地,影響著這個時代大大小小的傳媒,把他們的意圖和思想輸入到你的頭腦。

2010621日,是坐落在聖塔莫尼卡山上的蓋蒂中心,最後一天展出達芬奇的草稿和他的學生的雕塑展,我們全家去觀賞。讀到了一句展廳展櫥裡的達芬奇的格言,非常精闢,富有思想。中文大意為:任何一種具有本質價值的知識,都必須是來自多種層面的觀察角度。

達芬奇認為一個人最珍貴的知識,是他自己觀察和實踐中獲得的。德國哲學家尼采,也有一個同樣非常深刻的觀點,他認為:思想者(學者)的實踐哲學,對於社會生活的直接觀察,比書齋中的成果更為重要。NietzscheHuman All Too Human, P19

對於美國政治的觀察,媒體和民間,媒體和民間中年專業人士的看法,顯然是很不一樣的。

近幾年,我在去DC的旅程中,有意無意地,在候機廳和飛機上,和好多個各種族裔的專業人士或者知識者攀談,他們對於美國政治、經濟和國際政治金融危機經濟的看法,與美國許多媒體和官方的看法很不一樣,居然,很多,我們都很有同感,或者,都很接近我的思考。但,這些飛機沙龍上的觀點,很多時候,都得不到傳播。

六月下旬,《時代周刊》有一篇文章,把BP的污染墨西哥海灣的嚴重環境污染的罪過,歸咎於骯髒的十二個人(英文原文如此),其中,居然,非常無恥地把奧巴馬和美國汽油使用者--駕車人,也列為其中骯髒的十二人中的兩個。這很明顯地,在為BP解脫過錯,竭力淡化BP的巨大弊病和對這場災難的責任,作者的筆觸是巧妙而又老奸巨猾的。有頭腦的人,都可以看出《時代周刊》這篇文章,有一種被驅動的錯誤,這篇文章顯然是英國財團力圖控制影響美國媒體的努力之一,表現出來的弊病端倪,人們或許一時無法證實背後的運作,但沒有人能夠用事實來否定人們心中的疑團。

2009年,有一個非常優秀的紀錄片,詳細記錄揭示馬丁路德金被利益集團所謀殺的事實,該片是奧斯卡四個候選紀錄片之一,叫做《318房間的陽台上》,居然,這樣重要的紀錄片,沒有獲得美國媒體的應該有的報導和關注,很多人不知道。

當然,美國一些政界人士和一些媒體,對於黎巴嫩人道救援船上被以色列的軍人襲擊致死的歐洲和中東志願者,不會表達一點點微薄的同情和人道的抗議。同樣,美國的一些政界人士和一些媒體,對於一位美國非巴勒斯坦裔的白人女青年,阻擋以軍摧毀平民居所,被重裝甲的推土機在巴勒斯坦活活壓死,腦骨崩裂腦漿流出,自然,也不會表達一點點微薄同情和抗議。

人類這個世界,既然有達爾文主義,就有社會達爾文主義,不管你喜歡也好,還是不喜歡,不管你說他反動也好,它總是依然存在。社會達爾文主義,強悍地和人間每一個活著的強有力的事物,結合在一起。

這個世界,黑暗的東西與光明的東西,孰多孰少?

無法回答。

但學者的特權,就是挑戰社會,向那些擁抱不容爭辯的確定性的人們提出挑戰就是堅韌不拔地揭露並鞭撻黑暗,就是堅韌不拔地追求真知的光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