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北美新老華人參政的成就和奮鬥

--庚寅中秋節有感

湯本

作為炎黃子孫,每逢佳節倍思親,我這裡指的親人,不僅是中國的親人,也是美國的親人,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工作、居住在美國、加拿大的華人,也是北美華人之大家庭的成員。

華人究竟能否真正獲得主流社會的尊重?華人能否自己不用再提如何融入主流?

或者,用更加積極的話語來說,何時,華人擁有我就是主流的觀念?何時,擁有我就是主流的權利和責任?何時,我就是主流的社會現實?

這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可以說,從國會對華人歷史歧視案的道歉做起,這是非常的開端。美國華人參政領袖薛海培,近年來,和美國民主黨國會議員趙美心女士,正在做著不懈的努力。首先,我們理應向他們致敬!關於此項道歉的重要性和影響力,筆者在今後的文章中會加以陳述。

在加拿大,我們不斷聽到好消息。溫哥華作為一個瀕臨太平洋的都市,華人參政如火如荼。影響華人參政的華人輿論,也受到加拿大政府的高度重視。原因很簡單,因為加拿大華人普遍素質比較高,參政積極,目前已經在各種選舉中,形成了關鍵少數的政治力量。

丁果先生作為一個華人評論家,最近,被主流報紙Georgia Street 稱為加拿大最有影響力的非英語評論作家。我們為丁果感到高興,也恭賀他獲得這樣的稱譽。一方面,這是丁果在華人文壇尤其是華人媒體上,多年耕耘的成果,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加拿大的華人媒體輿論已經足以影響加拿大主流政治的大氣候。筆者不禁僅僅為丁果高興,也為加拿大華人公民族群高興。

我真的不知道加拿大有多少華人擔任重要政府崗位。但是,加拿大政府對華裔的聲音的重視,說明了加拿大的民主政治下,輿論和選票的關鍵作用。

在美國,美國很多華人,都因為奧巴馬政府有三位華人(駱家輝、朱棣文及盧沛寧)擔任部長級高官,而感到自豪和驕傲。這或許是民主黨華人的成就,也可以說是美國華人參政的成就。

因為,這一成就,有多元化美國的偉大意義。但是,人類之所以進步,是總是不滿狀態。對於美國華人參政,我們也同樣有很多不滿。上述三位參政人士,清一色的是美國本土或者香港出生的華人,這種多元化,還只是美國本土以及受到西方政治經濟文化強烈影響下的多元化,遠遠不能說是世界的多元化在美國的投射。因為這三個人,他們的文化思維全部是已經美國本土化的人才的文化思維,對於美國如何體現世界多元性,是很不夠的。

為何如此講,因為這三人他們所有的東方智慧,只具有中國文化上的一部分,有的甚至只有殘枝碎葉,在他們身上的影響,構不成世界多元性產生美國新動力的意義。

世界的多元性,如此重要嗎?美國卻確確實實存在認知、並消化世界的多元化的巨大歷史任務,美國現今存在的國際國內諸多困境和問題,有的甚至是災難性的問題,是因為,美國的精英集團,還沒有深刻理解世界多元性,對於美國發展新動力的深刻重要性。

似乎,美國華人參政的成就遠不如加拿大華人參政的成就,或者,至少,美國新華人沒有加拿大新華人參政的成就大。因為,加拿大第一代華人移民參政就職的比例,大大高於美國。

在九十年代以來的華人參政史上,有四個華人以半生和一生的努力,忠於美國,耗盡心智,卻折戟美國的政治荒漠(批評者語)。這四個人,也可說是四個失敗的悲劇,令人感到悲哀。

第一個是土生土長的胡紹基,當了多年的洛杉磯市議員,當時他競選洛杉磯市長,應該有勝券在握,但卻因為華人的不努力,也因為政治環境逼迫下,他不不得不稍微討好黑人,就輸給了一個從來不問政,名不見經傳的有流氓政治手段(一位美國之音記者認為)的白人共和黨的商人,其中族裔的歧視因素自然是不能排斥的。

在克林頓時期,第一代台灣移民的民主黨助理商務部長黃建南,歷史乾淨,能力出眾,但是因為捐款風頭太健,在某些方面出現很多人都有過的失誤,得罪了強勢集團。這下,抓住一點毛病,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黃建南黯然退隱。

鄺傑靈,又一個華人的驕傲,也是共和黨新秀,根紅苗壯,美國空軍學院畢業,從過軍,母親欲余江月桂是加州州務卿。鄺形象好,資歷強,且在加州財務長任上頗有政績。顯然,穩操勝券。

但他在競選中,忘記了馬克 吐溫《競選州長》小說中的醜惡,自以為能夠穩勝民主黨鮑克塞。結果大意失荊州,他的太乾淨的選舉操守,使得他痛哭流涕地輸給了頗耍小人手段的市井婦女(一個共和黨批評者的話)。

後來,鄺傑靈被小布什提名擔任陸軍部副部長,也橫生枝節,被迫放棄,鄺後來心情憂鬱,得了癌症。

這三個華人精英,有民主黨人人士,也有共和黨人士,三人從此就在美國政壇和華人社會沒有了音訊。

最令人震撼的是今年2010年, 1949年之後出生於中國大陸的一位華人參政領袖,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被白宮提名的美國新華人,他被奧巴馬任命為白宮高層主管,讓新華人美國公民無不雀躍歡喜,但久盼的好消息卻被冰封在冷戰的雪原。因為這位領袖自己都不知道的何方大陸親戚和朋友,現在政治仕途騰達,而株連了可以為美國貢獻才智的人才。誰說美國沒有成分論,這就是一例。四人幫政治和美國政治,都有龍生龍,鳳生鳳,耗子生兒只能打洞的世襲政治,美國還多了一項來自紅色的中國和俄羅斯人必須予以懷疑的冷戰思維,這是一種冷戰思維,被稱為美國必須的安全哲學。

有沒有一種令人心服口服的措施,可以讓1949年後出生在中國大陸的新華人,避開冷戰意識和措施,享有同等參政的權利?

奧巴馬政府無法用人才,這不是奧巴馬的錯,但卻是是奧巴馬政府的慘重損失。為何?以後再談。這位參政者和其他為之惋惜的人們,作為個人,好在,世界很大,自有廣闊天地發展自己。

美國新華人並非都是壞消息。龔小夏,這一位頗具巾幗英雄氣概的新華人參政,她堅韌不拔地走在新華人美國公民參政議政的道路上,去年,她參見了共和黨弗吉尼亞州議員的競選,挨門挨戶地訪問選民,以苦為樂,雖然落選,但是她在本地區為共和黨選舉大大挽回了支持度。現在,作為弗吉尼亞州社區學院董事會董事,作為美國共和黨中央委員被提名人,她仍在為美國民眾服務。她的經歷說明了,當你是主流,你就是優秀華人,你自己代表主流就是代表華人。

她和許多新華人一樣,對於美國名牌學校對於華裔優秀高中生的錄取限制,非常憤怒,認為這是一種反向歧視,為保持其他白人非裔拉丁裔的學生在名牌大學的比例,許多品學兼優的華裔和亞裔被排斥,受到嚴重歧視。因此,她呼籲,華裔和亞裔應該團結起來,為了公正的對待,維護美國憲法的尊嚴,必須討回公道!

而美國的問題,遠遠不是僅僅存在於大學錄取中,美國茶黨,公開提出必須向金融資本暴力宣戰,美國國民,應該面對美國的社會商業道德和體制問題,進行反省思考。

同樣,美國的國際問題上的失誤,表明,美國必須在世界領域具有民主意識,尊重世界的多元。

世界的多元性,是今天這個人類社會的複雜性所致,是人類寄寓的地球的複雜性所致。美國不能體現世界的多元,單一地恪守自以為世界普世價值的美國性,無法代表世界,無法深入了解世界,無法平衡,無法公正,加上美國極端利益集團主義的橫空出世,深度影響美國和世界,自然發生諸多矛盾和無法解決的世界安全災難和衝突。

只有擁有世界的多元性,只有深刻懂得中國和亞洲,才能產生美國21新世紀的新動力。

美國必須謙卑(小布什總統2000年語),美國必須多元,美國必須是世界的代表,美國才能代表世界,美國必須尊重世界的多元性,美國才有希望,美國必須化合併凝聚世界的多元性,美國才能持續成為世界的領袖。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