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奧巴馬鞠躬和說不的勇氣

湯本

在舉世矚目的核安全峰會上,美國總統奧巴馬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握手見面,奧巴馬半欠身做鞠躬狀,引髮美國一些媒體的批判和不滿。認為堂堂美國豈能向中國一個非民主國家的領導人鞠躬。

發出不滿之聲的這些媒體忘了,奧巴馬不是第一次在國際場合向其他國家領導人鞠躬。奧巴馬再訪問日本拜見日本天皇時,就向天皇深深鞠了一躬,這個幾乎是九十度的大鞠躬,當時立即也引發了美國一些媒體的批評。

應該作一些符合奧巴馬鞠躬理由的分析,首先,雖然日本是戰敗國,前天皇是富有戰爭罪責的人士,但,這畢竟過去了六十多年,現在的天皇,不對二戰罪責負責,他具有後二戰的和平思想,本身主張美日緊密合作,對於美國在日本的駐軍以及經濟合作等事務,比起日本的極端民族主義者們來說,更加富有理性和良好願望。何況,天皇比奧巴馬年長許多,奧巴馬出於年齡的尊重,出於對於歡迎他訪問的日本政府和人民,表示禮儀和尊重,在日本各家各戶的電視屏幕上,馬上產生好感,有利於美日首腦會談。美國在美日首腦會談的原則不變,鞠一下躬,何妨?

事情當時起了一些新聞評論風波,隨著奧巴馬訪問日本的成功順利,美國朝野也就沒有了怨言。

那麼,現在,面對比自己年長將近二十歲的中國領袖,奧巴馬也欠身鞠躬,具有同樣尊重電視台前十幾億的中國觀眾,代表美國人民向中國人民表達友好感情,這也沒有什麼過錯。奧巴馬作為美國總統二年級生,既然,向過去的侵略國,現在美國盟國-年長日本天皇鞠躬,似可不必非議。那麼,更何況向曾經和美軍和志願軍人一同浴血戰鬥的中國軍民的國家領袖,欠身表示尊重和友好,更是禮所當然,不必非議。

曾記否,當年美國總統布希,在美德首腦會談中,發現德國女總理克默爾老是縮著脖子,很不舒服的樣子,就主動幫她按摩脖頸,德國也是二戰戰敗國,世界領袖美國總統,居然淪落成按摩男郎?

如果這樣批評,當然很離譜,說布希總統動作不得體,也不恰當。布希總統是個體育健兒,活潑好動,本來牛仔性格,喜歡隨心所欲,助人為樂,幫幫一個年長的相貌極為一般的德國女總理,也是好心,所以,有一陣不痛不癢的批評後,再沒有人敢多說布希過分。

筆者以為,無論布希按摩,還是奧巴馬鞠躬,都顯示他們在國際事務中,很講究禮儀,先入為主,富有親和力,我先客氣有加,你自然也敬重我幾分,我很友好,你還能不友好嗎?

這也是一種外交主動,筆者以為,從奧巴馬與胡錦濤的四月華盛頓峰會會談情況來看,美國與中國停止紛爭,努力在全球包括核安全的各個領域內友好合作,達到雙贏。

對長者鞠躬,是對這個長者代表的大國的尊重。一個東亞經濟第一也是世界經濟第二的大國,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奧巴馬體現了一種新穎的“外交攻勢”,顯示出奧巴馬的勇氣,敢為人先的勇氣。

無論是日本天皇,還是中國國家主席,因為受了奧巴馬的一躬,反而產生更加得寸進尺的外交不妥當的行為嗎,事實上,沒有。

因此,從外交進展和外交發展來說,奧巴馬的鞠躬是成功的。美國是一個重利益而不是重虛榮的國度。這兩個鞠躬,實在是體現了奧巴馬的外交新風格。值得讚賞。

當然,奧巴馬為了他的戰略生存,屢屢作出與自己競選承諾相反的舉措,對自己的競選口號似有所忘卻,筆者曾批評他,或許是一種不得以的政客行為。但是,奧巴馬最近的內政努力和成果,尤其是在斡旋以巴衝突的外交努力,尤其是他對鷹派的以色列總理說不的勇氣,令人尊敬。這使得人們想起他的著作《無畏的勇氣》。

不久前,在奧巴馬與素有鷹派之稱的以色列總理內唐亞胡的會談中,美以兩國在屯墾區軍民點擴建問題上,爭執不下,奧巴馬終止會議,離開了。

可以說,這時,奧巴馬顯示了:美國的堅定,美國的睿智,美國的原則。作為一個華盛頓創立的國家,一個林肯發揚光大的國家,一個為了人民屬於人民由人民決定的國家,精煉地講,一個民治民享民有的國家,美國所具有的魅力,在奧巴馬和喜萊莉所堅持的外交原則上體現出來。

當然,現在是美國必須堅定的時候,在美以關係上,幾十年來,美國政府受到太多的利益集團的嚴重影響,偏袒以色列,帶來了國際和平的嚴重失衡,帶來美國安全的嚴重危機。

美國要真正幫助巴以取得和平,美國要想維護創造21世紀長久的和平,必須公正。給予巴勒斯坦一條生路和活路。須知,六十年代,由馬丁路德金領導的非暴力的民權運動,就有很多黑人骨乾和人士提出,沒有公正就沒有和平。今天,這個“沒有公正就沒有和平”的口號,衍生髮展,惡性存在,居然成了一種威脅美國和西方世界公民安全的行動。作為美國國家首腦奧巴馬和外交領袖喜萊莉,自然懂得,如果不給巴勒斯坦組織生存空間,不努力推動巴勒斯坦國,世界就沒有寧日。

該鞠躬就鞠躬,該退出會談,就退出會談。當時,奧巴馬非常堅定終止會議,也很有禮貌地向以色列總理內唐亞胡表示,“我要回家和米歇爾和女兒們吃晚餐”,我要走了。

奧巴馬的勇氣,無論是欠身鞠躬的勇氣,向中國人民傳達合作及友好的意願的表示,還是向以色列總理說不的勇氣,表達美國原則,批評以色列不能太過分了,是他個人的勇氣,作為政治家風範的勇氣,但也不僅僅是他個人的勇氣。

這不僅僅是奧巴馬的個人的勇氣,也是美國良知和人民的勇氣,這種勇氣,來自於實事求是的精神,來自於和平對待任何一個民族的美國建國原則,來自於美國理性和智慧的醒悟,來自於,作為世界領袖,正如美國前總統布希所說,美國必須謙卑的精神。

當然,筆者不希望網友讀者通過這篇文章,就誤以為這個世界從此充滿正義,陽光燦爛,萬事大吉,就以為美國當下政治完全走上了以全體人民福祉為宗旨的正軌,1961年,艾森豪威爾總統批判的美國利益集團對美國政治的負面乾涉和影響,至今依然存在,而且發展成了美國極端的利益集團主義,違背著美國建國原則,違背著歷史上和現實中的美國政治良知和文化良知的理想和希望。

但無論如何,奧巴馬的與中國的合作努力,有利於美中關係,有利於海峽兩岸和平合作和穩定,他對中東和平的努力,都值得尊敬。

2010-4-17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