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底層知識青年:革命還是改良?

湯本

大陸學者於建嶸教授,一直關注中國社會的公平正義性,最近在大陸的《瞭望新聞周刊》提出了底層知識青年的概念,他的文章發表日期是201046日。文章題目是《底層知識青年將改變中國》。他認為:三十年改革後的今天,知識青年群體一部分被利益結構化,成為佔社會主導地位的知識精英聯盟;另一部分被去利益結構化,成為底層知識青年群體,他們欠佳的處境使他們可能萌生憤青意識,對抗主流價值觀,對未來社會影響深遠。(參見於文)

於建嶸對底層知識青年的做了初步的分類,雖然還不夠深入精細,明顯缺乏田野工作,但大體符合現狀。他指出,網上的對官方的主流價值的反彈意見,大多數出自底層知識青年的不滿與反抗將來,會形成官民對抗

於建嶸認為,社會分配的不平等不公正,是個底層知識青年的憤怒的原因。官二代,富二代,是造成今後社會的動蕩的原因。可以說,於建嶸的看法是客觀的,他的聲音是可貴的,中國大陸這一批學者俱有良知,具有實事求是的精神,指出問題,才能思考問題,解決問題,這是中國未來改革的希望

於建嶸提出的利益表達機制,希望底層知識青年獲得利益表達機制,如何獲得?黨的基層組織委派?人大官定候選人員選擇?還是普選的方式選出?這些都是急迫需要探討的,如何使得人民代表真正代表人民,這是對胡錦濤溫家寶執政團隊的考驗,也是對兩年後接班的習近平李克強執政團隊的考驗。

站在海外更寬廣的思考角度,筆者以為,中國社會現實中,不僅存在底層知識青年不滿和反抗的可能性,也存在其他社會階層對貪污腐敗的嚴重現狀的強烈不滿和反抗。從各種可能的角度,來思考未來中國大陸政社會的走向和趨勢,做一個宏觀情景的多種可能的預測:

第一,革命,這種可能性有,但很小。無論孫中山的革命,還是中共早期以及毛澤東的革命,都離不開海外的強力支持。例子很多,單單是陳獨秀成立共產黨之後,第三國際就會給他五千美元的匯票作為革命經費。周恩來之所以能夠在歐洲邀請鄧小平從打鐵做鉗工的法國工廠出來,成為職業革命家,是因為季米特洛夫提供了革命經費。何況,孫中山、毛澤東這一批革命家們,所具有的革命精神,有一種拋頭顱的勇氣,現在的底層知識青年,一沒有海外的大力支持,二也缺乏領袖團隊和系統精神價值。革命必須有國際革命氛圍,現在是現代化全球化的時代,革命,武裝起義,山野根據地,已經失去以往馬列主義盛行,交通閉塞可以武裝割據的條件。斯里蘭卡的反政府毛派武裝猛虎覆滅的下場,就是一個例子。

第二,一個很重要的願意,革命不能發生和成功,是因為革命沒有國際外部條件,中國的市場經濟已經和美國的市場經濟,逐步交融,美國的國家利益,日益與亞太經濟利益尤其是中國的經濟利益,結合密切。這種結合,反對中國動亂,支持中國穩定,比較有代表性的觀點,是基辛格顧問公司的執行經理、也是學者Joshua Cooper Ramo,在2010419日美國時代周刊上發表的文章《如何看待中國》(How to Think about China)。他的文章認為,對中國的遏制政策和借助中國發展美國利益的交接政策,都已經不適用今天的局勢,他提出美中關係的雙向進化演變(Co-evolution)。其核心建言,是雙方都有所妥協,互相磨合著發展美中關係。

更為重要的原因,現在中國有革命的星星之火突發事件,但沒有可以燎原的社會內部條件,多數人對三十年改革給自己帶來的實惠的滿意,超過了對於三十年改革帶來的腐敗的不滿,或者,準確地說,對於腐敗的不滿和仇恨,不至於帶來革命的變革社會的政治動量。

從今天急需改革的角度,在三五年內,必須思考策劃的,並加以落實的,是改良。也就是共產黨自身的改良,一黨多派,全民黨,智庫功能,辯論決策,等等。目的是,讓弱勢的底層知識青年把他們匿名的網民的不滿和反抗,變成黨內一個公開派別的旗幟鮮明的公開宣言,立場清晰的利益爭取。黨內各派別,按照民意強弱,而不是按照權利大小,討論、辯論並決策公共事務。這個以黨為範圍的論壇,也是一個充分保持穩定,保障民族主義的團結的政治論壇。

從長遠的角度,以今後二三十年的歷史進程來看,或許可以採取緩慢變遷的民主化,這個民主化,可以是所謂社會主義民主化,也可以是資本主義民主化。怎麼進行,是一黨獨大,但黨內充分民主?還是國共兩黨競爭?後者,則需要循序漸進,首先需要實踐,開闢政治特區,筆者在十幾年就提出的政治特區的模式,也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不管中國大陸向何處去,應該真正落實胡錦濤的權為民所謀,而不是權為己所謀,而不是權為己之子所謀。誠如溫家寶在今年人大記者會上說,公正比太陽更有光輝,使每個人也有自由和全面發展的機遇

要減緩從而不斷消除中國大陸的社會危機,必須給每一個公民平等發展的機會,也就是讓自我發展的人心不再受到絕望的壓抑,而不僅獲得於建嶸提出的利益表達機制,而且,也獲得保保障自己的利益獲得機制這就是,每一個公民可以獲得平等競爭自己的經濟利益的社會機會,也保障每一個公民參與政治,在政治上有充分的權利,來參與政府並幫助政府運作的良性發展。

簡單地講,當中國大陸真正出現人民政府的時候,中國大陸的真正的穩定時代才會到來。

201041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