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G20G2

--評胡錦濤和奧巴馬首次會談

湯本

19763月,毛澤東派“中國民航”的專機,專程接尼克松飛北京訪問,兩人再度相見。這是又一場超出意識形態的對談,這是至今讓人們讀來仍能引發思考的談話。如同第一次會談,話題廣泛,從哲學,到國際戰略,到和平,到美中合作。

毛澤東為何對一位在美國因為面臨彈劾危機而辭職的“丑聞”總統,如此重視友情呢?

在毛澤東和尼克松的談話中,毛澤東問,你到中國來,是為了和平嗎?

尼克松答道﹕“超越和平”。超越和平,美中合作。這個主題,最後,成了尼克松一生最後一部著作《超越和平》(Beyond Peace)。尼克松雖然退休,但是他以對美國的忠誠,對人類和平與合作的事業的信念,寫下了一部又一部著作,他對福特總統、卡特總統、里根總統、布希總統以及克林頓總統,都面對面提出了自己的發展美中關係的見解和忠告。

超越和平,美中合作,這是尼克松的偉大貢獻。毛澤東也完成了他在青年時代產生的“中國聯合美國”的構想,完成他在延安窯洞與美國軍事和政治情報專家懇談的美中關係的理想,毛澤東尼克松共同開創美中關係,尼克松打破堅冰,使得走向極左勢力的中國,不斷從階級斗爭的僵硬走向文明的軟化,從專政的極端走向改革的溫和。

美中兩國的合作,從毛澤東和尼克松握手開始。即便在沒有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之前,軍事合作也在進行,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美國最先進的偵聽設備,運到了新疆北部靠近中蘇邊境的基地,由中國軍事偵聽人員操作,雙方合作獲得前蘇聯的軍隊電子訊息。九十年代末期,當中國軍隊越過邊境,用炮火和坦克“懲罰越南”,美國提供了衛星拍攝的越軍軍事情報。

今天,世界的經濟格局由G20G2為主要驅動力,似乎還是在毛澤東和尼克松的握手的力量影響之下。毛澤東和尼克松的人生經歷思想有很大不同,但是,他們都出身普通百姓家,都是白手起家,個人奮斗。當然,在美中關係發生巨大作用的周恩來和基辛格,他們的卓越才能和智慧,也讓今天享受著太平洋和平的美中兩國人民銘記在心。

現在,美中合作新的偉大合作時代由兩位領導人主導。平民出身的胡錦濤和也是平民出身的奧巴馬,他們的握手,是兩國和平力量的握手,是兩國經濟力量和科技力量的握手,他們是富有人民性和世界性的領導人,懂得創新、堅守與妥協。21世紀領導人,必須具有多元思維,親民為民。胡錦濤訪美時在耶魯大學的精彩演講,是他最“親”西方的一次演講,對孫中山評價很高。而奧巴馬,曾經在亞洲生活,也同尼克松一樣,喜歡中國文化,他是否會成為最“親”東方的美國領導人?

他們都面臨危機挑戰。

和尼克松毛澤東的談話相比,他們的談話議題,更為具體,方方面面﹕如何應對金融危機?如何保護美中經濟利益?如何重疊彼此的戰略需要?如何維護世界安全?如何保護生態環境以及大力發展生態經濟?如何加強軍事交流合作?如何促進科技教育和文化交流?

美中兩國高層將在未來一年中,將會很忙。尋求解救金融浩劫危機的解救之道,加強金融監督管理體制,把握經貿合作和全面互益的主流,促進亞太安全和世界安全。美國對于中國屢次公開宣布建造航空母艦,給予默認。2008年中,一位美國海軍高級將領,甚至公開說,美國將會支持並幫助中國制造航空母艦。雖然事後此語被澄清。但是美中兩國意識到雙方在太平洋的合作的戰略重要性,美國海軍多次主動提出美中海軍的交流合作,這是美國軍方非常明確的態度和努力方向,筆者在一年前與一位美國海軍主要中美關係專家訪談中,就曾經談到這方面的觀點。

G2的出現,最早,是從毛澤東和尼克松握手開始,領袖的眼光具有超越性,領袖創造歷史,領袖喚醒人民。時代順從民意,這是是美中兩國國家,在東西方最具有影響力的兩國經濟市場科技人力互補國家必然趨勢,也是人類歷史的必然發展,不是以個別違逆時代潮流的政治人物所能阻擋的。而在美中及東西方合作和交融的艱難漫長的進程中,李光耀和新加坡發揮了別人別國無法取代的作用。

美中關係,經貿將是主軸,一位西方記者寫道﹕“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會發現形勢已經大不相同——他的美國和歐洲同伴們正渴望著中國購買他們國家製造的產品,以幫助他們走出衰退。

確實,拯救世界金融和經濟危機的將是中國迅猛發展的內需市場,僅僅以重慶為例子,重慶作為中國人口最多區域最大的直轄市,它的經濟增長點,百分之九十五來自這個城市以及這個城市引領的大西南區域的經濟增長,只有百分之五受惠于外貿。

毫無疑問,中國的5000億美元經濟刺激計劃是為了刺激中國內需的,這其中既包括購買外國商品,也包括購買中國自己製造的產品,這都有利於世界經濟。據《基督教科學箴言報》331日報導,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負責人安琪葛利亞也指出說:雖然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建議中國來拯救世界,但如果中國能做的好,它也將會幫助這個世界。

奧胡峰會後,美中戰略經濟對話機制,變成了戰略暨經濟對話機制,一字之差,意義大不相同。前者局限在經濟領域,後者全方位地探討合作的全面性。而且分工也很有趣,戴秉國主持戰略合作對話,王歧山主持經濟,這無異于喜萊提出的全面合作對話機制,這是一種半結盟的政治經貿和軍事合作狀態,未來中美的全面結盟的狀態呼之欲出。

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和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6日聯合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為了世界經濟的複蘇,中國和美國這兩個經濟大國必須合作,並成為二十國集團的推動力。沒有一個強大的中美兩國集團,二十國集團就會讓人失望。 G2引領G20

美中合作,主導世界,將澤披兩國人民,將賜福世界人民。至少,在太平洋和世界的經濟和安全上。

早在2006年,鄭必堅教授,前中共黨校常務副校長,目前擔任中國改革開放論壇負責人,他一直積極主導參與中國智囊界與蘭德公司每年一次論壇交流,曾經極有遠見地指出,“中美兩國的合作,將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偉大事業。”

筆者同樣樂觀,美中在21世紀的越來緊密的合作關係,不是排他的唯一的,不具有針對第三者的敵意性,而是競爭中的對等的但更為緊密的合作關係,但合作雙方煥發出來的新的民族精神和經濟力量則是單獨一個國家所無法顯示出來的,一加一不是等于二,而將大于二。美中兩國應該更具有進取心,應該生更加具有和諧性,這對世界有好處。

G2出現,是好事。不過,兩個大的現實存在,不能忽略,也是需要客觀指出的﹕

一是,盡管,美中合作的主流趨勢大方向是不會改變的,但是,鑒于美國的立國之本,鑒于美國根深蒂固的文化理念,美國對于中國制約制衡的機制和防範心態,還將繼續存在。歷史的事實依然存在,在美中建交的公報發表後,美國國會壓倒多數通過了《臺灣關係法》,這是一種戰略和政策平衡,更是美國的立國之本在美國外交政策的體現。尼克松和毛澤東可以成為朋友,而且,尼克松主導的美國不支持臺灣獨立的國策也一直延續至今,但是,美國對于民主和人民自主意願的強大支持和意志,至今同樣沒有削弱。

二是,一個經濟強大發展的中國大趨勢已經出現,中國經濟出現良性循環。改革-受益-消費-積累-投資-研發-發展,一波又一波,推動經濟發展。中國制造大飛機,是系統綜合工業制造能力的體現,現在,已經有能力同時自主制造或改建三艘航空母艦。人們自然產生很強烈民族自豪感,海外華人也為之驕傲。但是,不要忘記,中國大陸為了經濟發展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無法解決的官員貪腐普遍現象,貧富懸殊,分配嚴重不均的社會問題,公民權利的爭取遭到阻撓,弱勢族群沒有話語權,等等,如果持續不解決,將會成為嚴重危機的問題。

可能,有人會認為,中國發展得很好很快,君不見,曾幾何時,中華民族能夠有三個籃球明星,在美國NBA成為全球矚目的職業運動員?

這話不錯,但是只是講對了一個方面,如果一個大型經濟強國,也是體育大國,在市場經濟有強大競爭力,在運動場上,也有強大競爭力,但卻在政治改革上,在社會文明建設上,缺乏內在和外在的競爭力。一個社會,在公共議題上,沒有必要的競爭,沒有自由的意見發表,沒有自由的演說,沒有自由的辯論,這個民族如何走向成熟?這個國家如何持續發展?

我們期待著高度評價孫中山先生的胡錦濤總書記把他的尊敬變成行動。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