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馬英九的“臺灣的軟實力”

---新年新思維之一

湯本

辭舊歲,新年伊始,兩岸領導人都先後發表兩岸關係講話和“元旦講話”,對2009年兩岸關係的新發展,充滿希望,也表達了令兩岸人民在經濟上廣泛合作感到鼓舞的展望。

然而,能夠讓兩岸人民最終走到一起的社會文化—公民認同的最大公約數在哪里?兩岸人民有沒有共同的政治理想?臺灣的軟實力何在?

還是先對去年的一個重大會議作一點回顧﹕

20081112-13,由高希均先生主持的第六届全球华人企业高峰会,兩岸人士齊聚一堂,馬英九總統以閉幕主講人的身份,做了《拓展软实力,接轨全世界》的主題演講。

馬英九總統講了什麼?

我們從一個也是畢業于哈佛大學的大陸專家袁岳先生眼中,來看馬先生的演講。

馬英九強調臺灣“腦”和“眼”的軟實力

他認為,馬英九在第六屆全球華人企業高峰會上,強調兩岸加強交流,尋求和平發展的道路。他引用孟子與梁惠王的對話,謂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表明自己樂於與海峽對岸領導人共同尋求公共和平發展之道。會議的組織者高希均先生最後致贈一幅和平鴿的圖畫給馬先生,表明大家期盼馬英九先生能充當Peace Maker(和平締造者)的角色。高先生甚至預期兩岸如繼續努力,在2012年前達成兩岸和平協定,則2012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當非兩岸領導人莫屬。
馬英九先生強調台灣依然具有自己明顯的價值,經濟體制比較健康,基本建設相當紮實,擁有優質而不貴的人才,也有逐漸成熟的民主與法制。但是他更指出要培植與發揮台灣的軟實力,他從三個方面提出了台灣軟實力的發揮之道:一是腦的軟實力,目前台灣在資訊產業、專利發明、工業設計方面擁有全球範圍內的相對優勢,但是他以自己在台北任職期間給予泰國喪亡勞工與本地勞工同樣的善後待遇說明台灣需要更加培植具有世界先進水平性的人文關懷;二是眼的軟實力,他突出強調要擴大視野,超越現有的格局,謀求新的機會,他也舉出了這次陳江會的成果說明兩岸在互相尊重、互不否認、為民興利,兩岸和平方向上的進步;三是自身的軟實力,他突出地強調了政府的效能與廉潔,並強調只要政治領導人下定決心,貪污腐敗是可以控制的,廉潔是可能實現的。他最後表示,政治人物要從長計議,以信心點燃實力,激發實力,因此關鍵在於恢復人民對於前途與國家的信心。

袁岳為了表達對馬英九的尊敬,也是表達他對哈佛畢業校友份外友好哥們感情,特地代表大陸在哈佛大學的畢業生,向馬英九表達問候和敬意。但他也提出馬英九發言中的恢復人民對于前途和國家的信心的看法,認為馬英九的民意肯定率掉到二成。恢復信心;在執政黨來說,是一個巨大工程。

大陸應該撤飛彈表達和平誠意

一位叫Tom Zhang的先生,似乎也是大陸人的博客作家,提出了自己對于兩岸關係的看法。他認為﹕

首先,關于撤飛彈問題。關于飛彈,臺灣方面具體指出數量,大陸方面未見承認。但是,如果兩岸沒有結束敵對狀態,大陸即使沒有飛彈,也會有針對台獨的其他軍力,臺灣也會有針對大陸的軍力,對雙方既危險、也拖累經濟。個人認爲,馬說撤飛彈是和談前提,這既不嚴密,也欠主動。根據有約必守原則,如果和談簽訂了協議,任何一方如果還存在針對對方的軍力,就是失信,話語權就歸對方。堂堂中國人,說話應該是算數的。

其次,關于國民黨在大陸謀求政權問題,個人認爲,不是說服務多少年就能解决問題,國民黨也無法保證今後在臺灣連續執政60年以上。問題關鍵是國民黨對于過去(一般為1949年前)對于大陸人民的欺壓,必須作出反省、道歉,要有一個歷史問題的决議。否則,即使在大陸執政,面對那麽多烈士墓,很尷尬,甚至可能發生第二次文革。如果國民黨作出了這種道歉决議,那麽,在條件成熟下,國民黨謀求在大陸執政,看他們自己爭取,也不一定限定多少年時間。當然,這一點,我們也看到目前國民黨在臺灣的處境,可以先就228作出决議。228和在大陸發生的白色恐怖統治是同一性質。

其三,關于三民主義三民主義是孫中山創立的革命理論。中共在信仰馬列主義的同時,又稱自己是真正的孫中山繼承人。也就是說,三民主義有多種版本,其中國共的分歧是國民黨一大版本三民主義講義,哪個是正釋國民黨一大版本包含聯俄、聯共內容,作爲一大决議,確認這個版本是正釋,這是中共承認的。但是,國民黨一大后,孫中山又來了個三民主義講義,稱馬克思是社會病理學家,這個版本是蔣介石承認的正本。据學者認爲,孫中山自己的傾向有動搖之處。從三民主義講義看,孫中山對國民黨內的黨員(不當皇帝的)革命徹底性就有疑慮。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除了軍事含義外,應該也有思想含義。後來也確實有獨裁統治。

作爲一種主義,三民主義影響深遠。其基本構架是民族、民權、民生。但闡釋起來,又有許多分歧。有民主人士曾經說過,把一種主義放進憲法,讓全國所有公民都信仰它,就不妥當,憲法最主要的功能是保護公民權利。而現在的社會是思想多元化。三民主義本身也要與時俱進,不斷發展。這主要是國民黨的思想任務。

Zhang先生認為,“我們認爲,就中共而言,說自己是孫中山的真正繼承者,這是毛澤東与蔣介石爭奪正統的語言。實際上,中共標榜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幷且不斷發展馬克思主義。每個政黨都可以有自己的指導思想。問題是,國民黨不能說,你中共的指導思想跟我不一樣,我就不跟你說話了。中共提出一國兩制,國民黨不接受的話,你也可以提出自己的主張,然後求同存异,找出最大公約數”。

Zhang先生認為,“有關這些問題,有歷史問題,有未來問題。國民黨需要瞻前顧後,而面對現實問題,則是要有現實的態度。和平与發展,兩大主題都有一個機遇問題。就拿拼經濟來說,臺灣四周,面對的最大市場是大陸,共同的語言、近距離的地理條件、大陸廣闊的市場,是臺灣建立國際營運中心、金融中心的後盾,和氣生財、不能太客氣。有的事情如64,大陸內部、世人有爭議的,國民黨不宜作爲不接觸的借口。發展兩岸關係,不要像請客吃飯、談戀愛那樣推推托托,要主動。我們相信國民黨會主動面對機遇。如果臺灣再閉關自守下去,大陸拼經濟也不能等,如果大陸北、西、南三邊都開通發展了,减少了經過臺灣的人流、物流、財流,肥水流到外人田,那很可惜。”

Zhang先生的觀點,除了最後經濟機遇問題看法較為理性之外,其他觀點都值得商榷。首先,關於撤飛彈問題,筆者認為,臺灣的執政黨努力拓展與大陸的經貿合作,實現大三通,此時此刻,如果,大陸應該聲明,分階段不斷撤除飛彈表示誠意,不僅對兩岸關係有利,對大陸和平現象的建立,也非常有利。這個世界,雖然常常看見軍力強大者可以橫行,但是過于依賴軍力者最後會被自己的實力戰略所累,中國大陸官方應該深度了解南臺灣人的反北京情結,非一時一事所致,帶有歷史的原因,如果,大陸率先作出和平努力,兩岸關係將會更加順暢發展。

袁岳先生的客觀與Zhang先生的偏頗

總體上,看袁先生和Zhang先生的看法,筆者認為,袁先生畢竟留學哈佛,觀點比較客觀公正,盡可能從經濟科技和腦力工業的角度,談臺灣的優勢,而Zhang先生雖然處于一種說理的角度,在兩岸經濟合作應該突破政治歧見,努力和氣生財,這個觀點頗為可取。但在兩岸終止軍力緊張以及政治觀念,帶著某種偏頗,對三民主義的評價,也不夠公正。Zhang先生,應該看到這樣的事實,鄧小平以後的中國領導人,在國際政治思想上,不出頭,韜光養晦,不願意成為馬克思主義陣營的總首領,他們知道﹕馬克思主義可以救中國,但中國不能救馬克思主義。胡錦濤提出一系列的和諧社會、科學發展觀的口號,就是強調中國走現代化的道路。

但是,淡化階級斗爭,淡化無產階級革命,不必要否認中國現代史上革命出現的必然性。孫中山幼年時喜歡聽太平天國起義老兵講故事,他對天下不公非常憤怒,所以提出天下為公的理想。他了解到中國革命的複雜,20世紀10-20年代中國社會的腐敗和壓迫,土豪劣紳的猖狂,軍閥惡霸的橫行,已經到了中國歷史上最黑暗時期。天下不公,自然發生革命,天下不公,無法告別革命,孫中山就曾經強調,“革命就是博愛”。孫中山天才地預言民族解放的重要性,將民族主義放置于三民主義之首,就是中國國情使然,鴉片戰爭以來,中華民族的精英人士,不僅面臨救亡圖存的危機,同樣也面臨經濟危機和民主自由啟蒙的重大歷史使命。

還是再回到筆者的問題﹕能夠讓兩岸人民最終走到一起的社會文化—公民認同的最大公約數在哪里?兩岸人民有沒有共同的政治理想?臺灣的軟實力何在?

盡管,兩岸領導人在大三通、經貿合作、社會文化交流已經邁出大步,兩岸合作2008年取得巨大成就,但是,隨著經濟社會合作的深入,政治思想和現代文化的認同,將會越來越緊迫的擺在北京和臺北的面前,是無法回避的。

馬英九的軟實力在哪里?除了上面他講到的“腦”和“眼”的軟實力,臺灣擁有電子高科技等方面的硬實力優勢之外,在軟實力方面,正如馬英九在其他場合已經談到的,司法獨立公正,民主程序和制度,以及臺灣可貴的公民社會建設的成就,都是臺灣的軟實力的王牌。但馬英九很少提,甚至給人回避提三民主義的感覺。

胡錦濤在兩岸關係回顧中,強調經濟合作,強調兩岸的中華文化的交流認同,也避開了政治思想的共同追求的這樣政治敏感話題。

三民主義曾是國共兩黨出發點,也應該是本世紀國共兩黨的歸宿

中國大陸思想文化界,自身有一個巨大的誤區,不敢提,或者不能提鴉片戰爭以來中華民族的仁人志士的前赴後繼的奮斗。不管革命的流血,還是改革的彎路,都是中華民族的經歷的歷史事實。在當下,全球演藝和直觀藝術界高度歌頌張藝謀的奧運開幕式,不僅使得他成為《時代周刊》2008年全球第四個有影響力的人物,也受到大導演史匹伯格高度評價,認為張藝謀的藝術貢獻“已經保障了他在世界歷史的地位”。但整個開幕式也存在嚴重缺陷,對能夠給中國人帶來百多年來巨大進步和成就的孫中山等等領袖人物和革命家和改革家的社會變革,居然,在整個開幕式上,可以不提一句。沒有一百多年的社會變革和進步,中國大陸怎麼能夠辦成奧運?!拯救中國的,不是中國的古董和陳舊腐敗傳統,而是革新,而是中華民族杰出人士對世界挑戰的回應!

筆者認為,大陸臺灣領導人,應該看到這樣的事實,百多年來,國共兩黨的領導人們,從偉大的孫中山開始,經由毛、鄧、胡、趙、江,經由蔣氏父子和李登輝,先後在民族主權(民族主義)、在經濟領域(民生主義),在公民權利(民權主義),作出了巨大的奮斗實踐和貢獻,這個實踐有時候充滿痛苦,這個貢獻有時候主導口號不一樣,但是大陸和臺灣社會實質性的變化在先後逐步發生。當然,更偉大的改革契機已經出現。三民主義曾是國共兩黨救國救民的出發點,也應該是本世紀國共兩黨的歸宿。當然,新三民主義,應該由兩岸人士共同籌劃思考更新創造。

面對這樣歷史性的偉大任務,胡錦濤和馬英九,作為國共兩大黨的當下領導人,你們看到了新時代的燦爛曙光了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