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奥巴馬當選,誰的功勞最大?

--評奧巴馬雜交政治思想

湯本

奥巴馬當選,誰的功勞最大?

當然是奧巴馬的母親!他的母親未婚先孕,他的母親當時只有十八歲,卻以感情為導向,以激情為交融,產生當時最聰明最優秀的男孩,何等地了不起!

一不小心生出個美國總統!奧巴馬母親就是天使,天使是通靈的﹕我就是要生個美國總統!

何其偉大!!!

奧巴馬的外婆也非常偉大,她傾其所有,把心血傾注在奧巴馬身上,奧巴馬說﹕“她把她的一切的一切傾注在我身上!”

兩個偉大的女人,加上偉大的美國社會,造就了奧巴馬。

再來講一個真實故事。

2008年美國大選中,奧巴馬獲得選民總投票(Popular Vote)的數字,原來很可能是62,527,404票。一對共和黨人和共和黨傾向的夫婦來電告訴筆者,但因為他們跨黨投了奧巴馬兩票,奧巴馬獲得選民總投票的數字,最終成為62,527,406票。以6字開頭,以6字結尾,這對懂得中國文化的夫婦說,因為他們的兩票,這從中國文化的角度,意味著奧巴馬時代的六六大順。

奧巴馬時代將六六大順?

這樣的故事帶有幽默和文化徵兆意味,更是美國式的公民意識(Citizenship),但這也是本人觀察諸多人生真實故事中一個有趣故事。一直以溫和美國傳統理論立場思考美國內政外交的筆者,作為學者,這次投票,帶有深思後的預測準確性。更有趣更有影響力的是,在這次高潮不斷迭起的大選中,四位共和黨人士公開或者間接支持奧巴馬,確實帶有強烈的指標性,影響了美國選情,也對奧巴馬未來的四年執政,注入革命性的雜交政治文化(The Political Culture of Mixture)。

那四個老牌共和黨人是誰呢?

第一位,艾森豪威爾前總統的孫女蘇珊.艾森豪威爾首先跨黨支持奧巴馬,這是艾森豪威爾批判美國軍工產業的歷史良知在他的孫女的當代延續。

第二位﹕美國電視節目唯一共和黨傾向的FOX主持人比爾.歐萊利(Bill O'Reilly)也在選前《時代周刊》上對於奧巴馬的政策和主張,表示贊賞,雖然他不表示具體支持哪個參選人,但在事實上,卻支持了奧巴馬,這對於出身中下層工作者階級的歐萊利並不奇怪。歐萊利明確支持奧巴馬用軟實力對付美國的敵人。

第三位﹕前國務卿鮑威爾將軍,在關鍵的最後兩週內,發表非常慎重考慮的支持奧巴馬的聲明,帶動了一大批溫和共和黨人士,也使得不少觀望者的遊離選票投向奧巴馬。

第四位﹕美國保守主義理論權威查爾斯.凱斯勒教授(Charles Kesler),筆者傳統理論研究員(Publius Fellow)的導師,是美國保守理論旗艦刊物主編,他在保守理論旗艦刊物《克萊蒙圖書評論》(Claremont Review of Books, Yolume VIII, Number 4, FALL 2008)上發表The Audacity of Barack Obama一文,文章評論奧巴馬的"林肯的政治理想"和"奧巴馬追求希望的大膽"。同為哈佛博士,似乎他也同樣具有"耶魯畢業生當政16年,該換哈佛大學畢業生了"的隱性情結。他的文章在選舉立場上不表態,但是對奧巴馬的崛起,引領選舉風潮的現象,進行極為客觀的分析,將奧巴馬的思想視為是林肯的思想的發展和延續,這對奧巴馬等於是在理論上的肯定,因此,使得南加州阿蘇薩大學教授丹.龐爾恩(Dan Palm)認為,這在"首都華盛頓產生國家性的影響(National Influence)"。

誰說就是驢子比大象更有良知?

這四位著名的象黨人士,跨越自己政黨的局限,在亂世中,體現美國良知的光彩和力量。

哈佛大學素來擁有挑戰社會的思想力量和人脈力量。今天,哈佛的思想力量和人脈力量,在悄悄滲透美國政權和社會,發揮改革美國的巨大作用。妻子幫助丈夫,力量強大的很。奧巴馬的朋友們,哈佛畢業的,沒有有一個不積極幫助奧巴馬選舉的,為曾經擔任《哈佛法學評論》主編的奧巴馬喝彩助力,還有奧巴馬競選班子華人顧問盧沛寧(Christ Lu),其父母在六十年代從臺灣留學移民美國,他也是哈佛大學畢業,一直擔任參議員奧巴馬的法律顧問。這一批精英人物,對於美國的隱性專制和利益集團造成的社會經濟弊病和災難,應該有著長期作戰的決念和毅力。

我們的聯邦完美嗎?

筆者認為,美國的聯邦不是完美的,但是產生聯邦的美國立國之本(Founding Principles)是偉大的。奧巴馬全身心秉持美國改革的傳統,他真正地信奉林肯、羅斯福、雷根。他在當選後第一次新聞會上,以頌揚的語氣高度評價雷根總統引導美國完成轉型期。而克林頓、卡特、老布殊或者小布殊,處於本黨或者跨越本黨,都對這個第一個黑人總統伸出支持幫助輔佐的手,“非常友好、優雅、誠懇”(very graceful)。當然,富有競选和政治戰略智慧的奧巴馬深深了解美國現狀,他的任何政策,目前必須求穩,而不是急進激進,例如,他對於伊朗總統賀函,不馬上表態,仍然要求伊朗放棄核武。這是他的智慧。

全世界怎麼看奧巴馬當選?

奧巴馬當選,讓全世界震憾,也讓全世界陷入沉思:是肯尼亞人的精子好,還是美國人卵子和胎盤偉大?筆者肯定前者,但更傾向後者,當然這里指的不僅僅是人的胎盤,更是一個社會的胎盤,文化的胎盤,產生民主政治的美國立國之本的偉大胎盤。

奧巴馬當選,讓全世界震憾,也讓全世界陷入沉思:是肯尼亞人的精子好,還是美國人卵子和胎盤偉大?肯定前者,筆者更傾向後者,當然這里指的不僅僅是人的胎盤,更是一個社會的胎盤,文化的胎盤,產生民主政治的美國立國之本的偉大胎盤。

從個人來講,產生美國總統的貢獻最大的當然是奧巴馬的媽媽。

奧巴馬的父親是一個有智慧的經濟學者,但未能撫養兒子。产生美国总统奥巴马最大贡献者是他的妈妈。奧巴馬母亲戀愛的自決意識,未婚先孕的勇敢,社會的寬容,都是產生智慧超常的奧巴馬的客觀社會文化條件。以感情為導向,以激情為交融,是產生優秀孩子的最關鍵的神秘原因。奧巴馬母親感情直覺的偉大,是她對美國偉大的貢獻。

海峽兩岸的中華民族面對偉大的美國,首先,最重要的,先要學習什麼?

海峽兩岸的中華民族,首先,不僅应该努力提高思想文化科技的雜交意識,而且應該鼓勵純粹的愛情,應該鼓勵遠種雜交。不仅应该鼓勵本國不同民族的通婚,也應該鼓勵漢民族與外民族的通婚。同時,從現在起。漢民族應該學習美利堅民族多數人對於其他有色種族的尊重。

海峽兩岸的中華民族,還要學習誰呢?

海峽兩岸的中華民族,要把奧巴馬母親作為榜樣。認真學習奧巴馬母親的偉大精神,現實地看待中華民族現狀,相比之下,中華民族的雜交意識遠遠不如美利堅,落後不止四十年。且不說,現在的大陸臺灣的父母們,有誰能夠象四十多年前,象奧巴馬母親,想愛誰就愛誰,想生就生,天才地生下天才奧巴馬?

且不說,象奧巴馬的外公外婆那樣,幫助自己的女兒帶養黑白混血外孫?大陸可能開放意識更需要加強,你看,北京上海廣州還沒有一個開放的能夠象六十年代夏威夷大學那樣,吸引全世界青年智者的大學,自然,能夠嫁給黑人學者的北京上海廣州女大學生也幾乎沒有。

總體事實上,漢民族自己反對種族歧視,但是漢民族自身對於其他有色種族的尊重遠遠不如美利堅民族。且不說漢民族與外民族通婚,即使中國大陸國內各民族的通婚也是罕見,即使有,中華民族現代文化胎盤遠遠沒有育成,既不可能在四十年後選出一個黑黃混血的總統來,也不可能選出一個漢藏或者漢蒙或者漢維通婚的混血後代當總統。

不過,如果,北京臺北從現在開始,注重中華民族的種族交匯的大熔爐的建設,這是建設創新型社會的重要前提。其中,社會的軟件更為重要,更為重要的是,中華民族要以心血和激情,養育自己的現代文化胎盤。這樣,中華民族在未來將會產生各種卓越人才,不僅黑黃混血的精英人才,也有大批漢藏或者漢蒙或者漢維通婚的混血後代的精英人才。

2008年11月,美國的軟實力昂然高高抬頭。黑白混合種族雜交的奧巴馬,思想混合政治雜交的奧巴馬,族裔混合社團雜交的奧巴馬,所產生的神魅,則剛剛開始。杰出人才是有神魅的。林肯有神魅,奧巴馬也有神魅。

人的權利,人的幸福的追求,人間的民主實現,是有上帝保佑的。跟上帝有關的,都是有神魅的。

面對美國1,000萬人失業,面對世界的不安寧,面對伊阿兩個戰爭犧牲子弟兵生命和耗費人民巨資的痛苦,奧巴馬熬紅了他的眼睛,但他高高抬起他的頭來。

然而,美國社會的陰影依然存在。筆者認為,根據美國的歷史教訓,奧巴馬和美國的跨黨的政治良知們,不僅要努力解決金融危機帶來的社會經濟困境,繼續警惕華爾街金融公司的惡性腐敗,更要非常高度警惕:鏈接利益集團的美國地下黑勢力企圖對銳意革新的當選總統的謀殺。這個威脅,因為已經有白人種族主義者付諸行動,有的已經被捕,美國政治良知和人民,更應該引起高度警惕。

如果歷史不幸重演,那麼,那一聲槍響,將使得全世界為之心碎。

更不用說,在天堂的奧巴馬母親,奧巴馬的外公外婆了,他們的痛心,將使整個天堂痛哭!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