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80-20”組織的理念失衡和預估失誤

湯本

編者按﹕這是作者湯本先生本八年前的文章,舊文重讀,仍有現實意義,根據網友建議,再度發表。

美國大選已過,以沈靜的心情、理性的態度來看待“80-20”的主張是十分必要的。80-20”組織是功還是過?

一個華人參政的組織功過很難論定,由田長霖、吳仙標等先生倡導的“80-20”組織,見仁見智。他們有相當的影響力和號召力,他們的嘗試和努力,是出於良好善意的動機,是爲了提升華裔參政、亞裔參政的實效和力量,同時也是爲了激發亞裔參政意識和參政熱情。但是,好心和善心,由於方向和做法失誤,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有違美國的立國的基本原則。他們的“80-20”理念失衡和預估失誤,則是明顯的。

由於“80-20”的領導人和組織者,本身不是研究美國憲法和公民風範(Citizenship)的學者,不是職業的選戰分析的專家和策劃者。因此,“80-20”不僅成效不彰,而且嚴重影響了華裔參政、亞裔參政的力量,帶來了一系例的失誤,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一、從政治理想上:“80-20”的主張有違美國的立國之本

從政治理想上來看,“80-20”的主張有違美國的立國之本。美國的亞裔華裔參政組織“80-20”組織一開始就號召全美華人投艾爾.高爾的票。“80-20”組織的這種偏向性提法有違美國的基本的立國理念。

他們強調華人團結起來,他們主張是團結在民主黨艾爾.高爾周圍,而不是團結在共和黨喬治W布希的周圍。從政治理念上來講,華裔美國公民不應該從族裔的角度來選投總統,而是以各自的政治理念,來選投美國43屆總統。沒有人可以宣稱自己可以取代別人來作政治思考,沒有人有權可以以族裔的利益爲由,斷然決定自己的政治主張代表絕大多數的華裔美國公民。

美國憲法補充條款第14款明文指出:“沒有一個州有權力對在美國出生和歸化的美國公民的權利(包括選舉權、個人自由、擁有財産的權力)可以作任何剝奪。”這項條款是在1868628日經國會通過的。(見《美國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第23頁,The Claremont Insititute)。華裔美國公民的個人政治選擇權力是不可剝奪的。華裔美國公民堅持這種權利,是無可指責的。

針對“80-20”主張用百分之八十亞裔或者華裔的選票,來影響百分之二十的關鍵選票的做法。筆者認爲,民主的政黨政治中的個人抉擇,不應該因爲家庭親屬關係和族裔關係,而受到影響。

這方面,美國是有選舉傳統和政治傳統的,政治選擇是個人的,不能影響家庭關係,不能影響族裔關係。美國有許多家庭夫妻之間分投不同黨的總統參選人,但從不影響家庭利益和夫妻親密感情。例如,一家報紙刊登一幅照片,在一家房屋的草坪上,分別立著一個共和黨候選人和一個民主黨候選人的宣傳板,男女主人分別表明:“Hers”,“His”。再例如,著名硬派演員阿諾.史沃茲耐格,是共和黨人士,據說還將爭取下一屆加州州長共和黨競選人提名。而他的太太瑪利亞,是甘乃迪家族的成員,是鐵杆民主黨人士,這並沒有影響夫妻感情,並沒有影響他們擴大他們的家庭、生兒育女的努力。

美國公民的自由意志,自由判斷,政治權利是不能由他人決定,更不能以族裔的劃分,以族裔的感情趨向,來要求別人聽從自己。

二、從政治運作上:“80-20”缺乏專家學者作顧問,預測失誤

如果不談政治理想,只談華裔、亞裔的社團利益(這雖然值得探討,但亦無不可),每個族裔都要爲自己族裔的利益作爭取,在政治運作上,常常沒有很強的理想色彩。

即便從政治運作上來看,由於“80-20”運動缺乏專家學者作顧問,預測當選總統失誤,只是憑著一時的意氣,而不是依靠專家的職業的理性的選戰分析。因此,政治運作的效果不彰,明明自己在押寶,沒有深度的研究和準確的預估,卻批評別人是在“押寶”,以民主黨代表華人的利益的說詞,來吸引民衆,這是很片面的。譬如,吳仙標先生在報紙上對記者訪問筆者的觀點,作不客觀的評論,認爲,“猶太族裔社團和愛爾蘭族裔社團全部支持的是艾爾.高爾。”事實上,據筆者瞭解的情況,猶太族裔社團和愛爾蘭族裔社團並沒有全部支持艾爾.高爾。這兩個社團支持喬治W布希和艾爾.高爾的都有。而猶太族裔社團更爲精明,猶太族裔商界兩邊都捐款,他們押得是雙寶,誰當選上了,自己都不吃虧。

預測錯誤,這使得“80-20”效力薄弱。如果“80-20”沒有政黨偏見,完全是爲了真正亞裔和華裔的利益,那就必然超脫政黨,準確預估,誰能贏就支持誰,這樣才能有效。即便不談政治理想和理念,有了政治投資,才可能有政治回報。此次,“80-20”在大選落定之後,努力推舉共和黨人士趙小蘭作爲交通部的部長人選,最後,喬治W布希選定了日裔民主黨人士峰田作交通部部長。

不談理想,美國現實政治有情也無情,你沒有在大選中爲支援你準確預估要當選的人士當選,你在大選後的舉薦的力量就顯得實力不足,理直氣壯的程度就不夠。

當然,喬治W布希還是根據內閣的人才本身的素質和才能、多族裔、多黨派的考慮,選中了即將從柯林頓總統政府內閣的商業部長位置上卸任的峰田。

三、從文化上:“80-20”一些人的言行是“政治對立一切對立”的東方觀念在美國的殘餘

80-20”的基層籌劃者的言行,表現了“政治對立就是一切對立”的東方觀念在美國社會的殘餘。華裔亞裔要求平等的權利,要求主流政治家重視的訴求和努力,不應該要求亞裔華裔的犧牲自己的政治選擇權利作爲代價。洛杉磯當地一位“80-20”的負責人,用假話和攻擊性的語言,來攻擊支持共和黨的華裔人士,遭到了亞裔共和黨元老祖炳民教授的批評和反駁。這個基層組織者,脫離了現代民主政治從事者應有的風範和禮儀,陷入了傳統的非民主的政治爭鬥、個人攻擊的心態。

筆者在一家電臺表達了對“80-20”的不同觀點,一位老年聽衆打電話進來,罵道:“你是漢奸!”顯然,罵出“漢奸”的那個聽衆老人的語言“風格”和偏狹的“政治觀點”,說明了北美一些華人面臨雙重啓蒙的嚴重問題。一是如何形成公民現代的語言風格,二是如何學習現代民主政治的ABC

原中國社會科學文學研究所所長劉再複教授在最近與筆者的談話中,指出,“1949年的革命,帶著農民起義的遺留性質,不僅是暴力革命,也把暴力形式帶入語言。”

筆者很同意他的觀點,筆者還認爲,暴力語言,在中國是有傳統的。中國史書上,到處寫滿“賊”、“匪”、“奸”、“佞”、“斬首”、“誅滅九族”、“車裂”、“趕盡殺絕”、“惡滿盈貫”、“十惡不赦”、“絕子絕孫”、“滅子滅孫”,等等等等,舉不勝舉。這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悲哀。更爲悲哀的是,身在美國,仍然陷在中國文化負面的極端性思維的泥淖中,我是正確的,我就是“王”,你和我的觀點不一樣,你就是“賊”,我是忠於大漢的仁者,你是背叛大漢的漢奸。

這個聽衆,連一點常識都不講,支持艾爾.高爾就是正人君子,是“大漢的忠臣”,不支持“80-20”,就是“漢奸”,不投艾爾.高爾一票當選總統就是“漢奸”,這恐怕連艾爾.高爾自己聽了都要捧腹大笑的。筆者曾經見過艾爾.高爾,有過交談,對他的胸懷、領導才能和見識,有深刻的印象。

顯然,“80-20”一些人的言行是“政治對立就是一切對立”的東方觀念在美國社會的殘餘。可見,“80-20”的一些不顧事實的文宣,迷惑了不少對政治常識過問不多的華人選民,卷裹了很多頭腦混沌的華人選民,不是提升了華人的清明正確的參政意識,而是使得東方政治文化的腐敗面在美國腐爛,這是十分可悲的。而低層次的謾駡、煽動對立情緒的“80-20”個別基層組織協調者的言行,更是不值得在此多談的。

四、未來前瞻:亞裔參政領袖應該進行跨黨派的努力

一位長期從事華人參政的社區領袖認爲:“‘80-20’的不客觀性、偏頗性的努力,損傷了喬治W布希與亞裔和華裔長久以來良好的合作感情。對本次大選後華人參政帶來了難度。總起來將,‘80-20’組織的理念的失衡和預估的失誤,導致了華人參政的損失。”

那麽,從未來前瞻,如何看待亞裔今後的參政努力,簡言之:筆者以爲,亞裔參政應該從經濟實力,媒體實力,組織實力,戰略策略和專業顧問的四個方面著手。

而華人未來參政的方向應該是,真正體現美國公民的風範,亞裔參政領袖應該舉行跨黨派的努力。筆者曾經在華盛頓訪問過一個猶太裔的全國性組織,他們是跨黨派的,與其他幾家猶太裔全國性組織,各司其職,精幹有效,互相配合,沒有謾駡和攻擊。與他們相比,華人致命的弱點是不團結。

如果“80-20”不能夠在超越黨派方面作參政努力,那麽,如果“80-20”便可以已經偃旗息鼓,也是它應該偃旗息鼓的時候了。

我們期待著,“80-20”的領導人作有效調整,強化己身的美國民主之本的理念,邀請專業人才作策略策劃和形勢預估,真正爲了美國的利益,也爲了美國華人的利益,而展開跨黨派的努力,如此,華人參政的生存和發展機會以及價值,才能日益彰顯出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