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人的尊嚴高于一切

--評洛杉磯市270萬美元狗食歧視案

湯本

 

         12月初的一天,南加的天空晴朗湛藍,陽光燦爛和煦,令人心情舒坦,我和朋友Trent午餐聚會,很愉快地聊天。白人的他出身在一個中中產階級家庭,從小受到良好家庭和學校教育,現在也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忽然話題轉到洛杉磯正在發生進行的黑人消防隊員被辱罵吃狗食歧視案,我們的意見截然相反,午餐的氣氛就凝重起來。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Trent說﹕“讓我們辯論(Let’s debate)”。先插一句,在美中文化的差異中,有一個差異很明顯,美國親人和朋友之間對政治、社會事件看法不同,不會影響親情和友情,而中國人際關係無論是家庭或者朋友,因為政治觀點或對立或不同,便是你死我活,便是斷絕往來;或者一言不合,便怒目相對。我想,我和Trent的這場午餐中的小小辯論,不會影響我們的友誼。

 

    不是歧視動機驅動 但是歧視傷害結果

 

        從美國傳統的社會道德來說,美國人的人際關係具有更多張力,更多人性、人的和諧倫理。或者說,共處一個家庭的人們,感情的經濟的共存意識超越政治和社會的不同意見,共處一個社會的人們,把社會的和諧和公民社會的總體利益和權利看得高于政黨、政治集團的政治歧見。

 

        回到文章開頭,Trent 第一個不贊同以270萬美元作庭外解決的理由是,四個消防隊員將狗食摻入黑人消防隊員泰尼.培爾斯(Tennie Pierce)的餐食中,因為泰尼.培爾斯綽號就是“狗”,他認為,“四名消防隊員不是歧視動機驅動”(They were not discrimination motivated)”,Trent是學法律律出身,語言警準且具法律性。我立即回到﹕“是的,他們或許不是歧視動機驅動,但是,他們造成了歧視傷害結果”。

   

        原來,洛杉磯市黑人消防隊員狗食歧視案已經經過了兩年多的法律訴訟。談判溝通,最後由洛杉磯市議會多數表決通過,以270萬美元作種族歧視案庭外和解。這個多數,可以正式看作合法的多數,代表很強的民意。但是拉丁裔的市長AntonioVillaraigosa卻予以否決,根據行政和司法程序,市議會在1130日必須達到三分之二的多數,方能否決市長的否決案。但是在1130日洛杉磯市議會未能達到三分之二的多數,從而宣告庭外和解的流產。雖然這是一項地方性的種族歧視案,但使得正在程序進展中的1219日的法庭正式訴訟,不僅成為美國整個社會族裔爭議的焦點,也成為國際媒體關注的事件。

 

        被種族歧視的案情說起來簡單,但也很複雜,黑人消防隊員泰尼.培爾斯(Tennie Pierce) 兩年前在用餐時,被兩個白人,兩個拉丁裔的同事,同時辱罵“你在吃狗食”,他的餐食中事先被摻入狗食。泰尼一氣之下,提出控告市政府歧視案。如果市議會多數同意理賠270萬美元庭外和解落定塵埃。本來可以聲息平定,但卻因為試圖否決拉丁裔的市長之否決的市議員會未達到十人的三分之二的多數,于是,形勢陡轉,風起雲涌。

 

        任何新聞吸引眼球是因為觸動了心靈。對此案的爭議越來越大。123日洛杉磯時報刊登的讀者意見,黑白立場尖銳對立。除黑人以外的少數族裔多數人,包括多數華裔,站在白人的立場上。不是認為這是惡作劇,不是歧視,就是認為即便是歧視案,賠償過高;不是認為這是背後有人教唆這個黑人消防隊員發財,就是認為納稅人的錢不能讓貪心的黑人和律師傾吞。

 

        玩笑、惡作劇,還是種族歧視案?

 

        筆者作為華人,支持市議會最初的和解賠償的決議,也許是美國華人社會對此案評論的異類聲音。人的尊嚴高于一切。惡作劇或者善意玩笑與歧視案的根本區別,前者在事前事後能夠被當事人接受和原諒。而歧視案的本質是因為當事人被歧視者的言行深深感到侮辱,人的尊嚴受到了嚴重傷害,不僅形成了不健康的情緒,也導致了精神傷害。

 

        道理很簡單,玩笑、惡作劇(prank),是在彼此容忍,事後道歉,互相體諒的人際環境中是合乎情理的,而種族歧視案則是被害者不僅不接受,而是感受到了自己因為是黑人,被其他族裔看不起歧視的“族裔低下感”。經過有照片證明泰尼.培爾斯也曾經參與對別人的玩笑,但是這是事前事後被開玩笑者都能接受,而且在照片上就明確注明這是還有友情的玩笑。因此,不足以作為證據對狗食歧視案起到推翻的作用。

 

        美國是一個有階級的社會

 

       不可否認,美國是一個有階級的社會。這是美國FOX電視台共和黨籍節目主持人比爾.歐萊利(Bill O’ Reilly)的原話。他認為,美國社會作為階級社會,可分為富有階級,中產階級以及勞工階級。但他忘了,勞工階級之下,還有很大一個階級失業者階級,而這其中,多數是黑人,住在貧民窟里。紐約和洛杉磯的貧民窟是其他社區的居民不敢前往的。一位當導遊的紐約市民告訴筆者,曾有一度,有的大陸訪團被安排前往參觀紐約貧民窟,令訪者十分吃驚,後來被黑人居民發現,用石頭和泥團攻擊旅遊車,再也沒有人敢前往。可見窮苦地區的黑人的自尊心極強。黑人的奴隸時代,連偉大的總統華盛頓接待客人的客房堛熄瞻H侍女,只有十二歲,卻做著成年人的端水送咖啡,洗刷便桶的工作。黑人受壓迫凌辱甚至被虐殺的歷史至今仍然是黑人社會憤怒的庫藏火藥,一旦有歧視事件成為導火索,就會引爆。

 

        有階級就有階級斗爭和階級摩擦,加上族裔的因素,情形就更複雜。當然,必須肯定,美國的階級矛盾和階級摩擦,因為尤其是林肯總統解放黑奴,羅斯福總統新政、肯尼迪總統批准民權等很多總統的此後許多努力,使得美國的階級矛盾不斷在調和中,緩和中。不過,中外論壇的華人讀者朋友,千萬不要誤認為這是個別人濫用“反種族歧視”的司法權在發財那麼簡單。今天的美國的階級斗爭尤其是摻雜著族裔歧視的階級斗爭還在發生,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形式更加文明,是司法斗爭的形式,但是緊張度(degree of tension)毫不低下, 充滿戲劇性,充滿智力較量,充滿族裔社區力量的踫撞。

 

        從歷史再來看這場司法戰的主角泰尼,你就會有同情心。他說,慘遭種族歧視,他內心充滿痛苦。他當上一名消防隊員,至少需要高中文憑,又要各種培訓和考試。他母親辛辛苦苦打三份工,撫養他,教育他,“才使得我有了今天”。如果你了解美國是一個社區界限分明的社會,從黑人窮困區要跳到“消防隊員”很體面的工作,也需勤奮的努力。在美國,對于窮人來講,跳出自己所難以自拔或者多數無法拔出的惡劣家庭和社區環境,要跨越階級,談何容易。

 

        今天的美國,好在司法獨立,階級族裔的雙向歧視,發生摩擦爭斗,就可以拿起司法斗爭的武器。很多黑人始終認為自己的前輩受壓迫太深太久,自己現在也面臨歧視。正如十一月華府的馬丁.路德.金紀念碑園奠基儀式上,杰西杰克遜就認為美國的今天還有“壓迫者”。曾經有過著世代被欺凌被虐殺的苦難,再加上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是“被謀殺的”(前國務卿柯林鮑威爾語)三十八年的仇恨。因此,如果你看到1129日洛杉磯時報封面照片,一張張憤怒的黑人社區領袖的臉,你就知道,賠錢不是全部因素,這場訴訟案,從黑人族裔的角度,是一場歷史上被虐待和現實被歧視的集體憤怒的爆發。

 

      “我們期待在法庭上見”

 

        如果說十分誠實的話,拉丁裔骨子民眾堜M華人一樣,以為自己的種族身份比黑人要高一等,拉丁裔市長貿然否決,挾持著一種“我是少數族裔,我就不怕你說我種族歧視”的潛心理意識。這恰恰就是危機所在。反而在潛在中,激發黑人族裔的更大反彈﹕白人欺負我們,還有怕惹上種族歧視的麻煩和訴訟,而你們拉丁裔佔著也使少數民族的“優勢”,也來欺負我們。拉丁裔市長的貿然否決,無論今後法庭上的裁決如何,都埋下了引發沖撞的隱患。

 

        一場歧視捉弄,向市政府索賠270萬美元,是否太離譜?有人激烈地說,多少代的白人社會對黑人欠下的血淚債,可不止270萬。也有人說,白人壓迫過黑人的罪過,不是我們拉丁裔和亞裔的事,卻要我們拉丁裔亞裔在內的所有當代納稅人來償還,這不合理。市政府的經費,是我們大家的錢。但是富有同情心的議員覺得應該同情,而精明的議員卻想花錢消災,不想在法庭上賠更多錢和出現暴動。

 

        洛杉磯司法監察界也有很理性思維的人士,如洛杉磯市檢察長畢竟是個司法資深專業人士,既研究法律又計算金錢,他懂得上法庭,賠償額將會增加。因此,他努力勸說市長和市議會同意這場庭外的270萬賠償,看來他的話雖然重要,但畢竟影響力沒有達到三分之二。市議會的幾度辯論投票,雖然都文質彬彬,但是緊張度卻是讓人感受得到的。

 

        這場反歧視的故事劇情不斷在發展。既然庭外和解賠償未果,政治是無情的。那麼,市長總得表示一個姿態,說明市政府十分重視這項歧視案,因此,洛杉磯市消防隊長Bamattre就成了眾矢之的。1130日洛杉磯時報刊登了他痛苦不堪的照片。畢竟,作為3千多人帶有警徽和穿消防警服的大部隊,消防隊隊長的權威`工資和待遇也是令人羨慕的。于是,消防局長流淚辭職,有人為他抱冤,認為在他十一年任上,解決族裔問題,有很大的進步。但在12月3日,披露出,3625人的消防警員中的95名女警中百分之八十經歷或者意識到性騷擾。

 

        這將是一場以司法為武器的反歧視戰爭,雖然沒有硝煙彌漫和刀光血影,但也是美國現實族裔社會摩擦較量的活生生的電視連續劇。黑人消防隊員的女律師冷靜地說﹕“我們期待在法庭上見”。看看這個滿懷被歧視痛苦的黑人消防隊員,在他的口舌伶俐,辭鋒凌厲的美麗白人女律師的主攻下,能不能在1219日開庭的法庭上,“翻身得解放”,打贏反歧視這一仗,攻下超過270萬美元的賠償高峰?

     

        事情並不僅僅是賠償金問題。泰尼案不僅向全美國和全世界提出一個極為嚴峻的人權和司法的問題,而且引發各界對後現代社會出現的人的精神健康的強烈關注。人的尊嚴應該視為人權在人的自尊上的最高表現。人之所以成為人,是創造精神的偉大,是受到文明的影響和社會秩序的規範,是流動的良知—自尊、自律、互尊和互律的成長壯大。一方面,一個公民的個人的權利,個人的選擇是不可剝奪和凌辱其他人的權利、選擇和尊嚴,另一方面,公民個人的權利和選擇是不可剝奪不可凌辱的。生命是無價的,但生命的尊嚴更是至高無上的。而人的精神健康也是不容侵犯和損傷的。侵犯人的尊嚴就是犯罪。損傷人的精神健康,同樣是一種錯誤或者犯罪。再推導到人際關係包括友情和商務世界,踐踏誠信互尊,也是一種錯誤或者罪惡。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